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感悟 网络日志 浏览微感悟内容

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8:51:23 100

花束19朵玫瑰看着不是特别新鲜,米秋忍不住想笑,这男人骨子里的吝啬是改不了的。

  “新店开张,哪有送玫瑰花的?你还是拿去送给喜欢的人吧。”米秋双臂抱胸,打定了主意不接受。

  谷云涛尴尬了一秒,“我喜欢的人不就是你吗?”

  米秋指着自己的鼻子,颇有些不可思议,“我?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你不是喜欢我表姐么?怎么?追不上她换我替补?”

  旁边看热闹的客人啧啧有声,八卦都这么生猛的吗?

  谷云涛进门前还冷得瑟瑟发抖,这一会儿功夫,脑门子都见汗了,“秋秋,你误会了,我一直都喜欢你,只是因为她是你表姐,所以我才多看了两眼,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理她就是了。”

  米秋笑了,“你这脑子里又开始算计什么了?”

  谷云涛直接单膝跪地,把周围人吓一跳,米秋后退两步,侧身不搭这一茬,“你可别跪我,受不起。要么站起来好好说话,要么走人。”

  谷云涛可不是轻易放弃之人,跪地到米秋面前,满脸诚意地送上鲜花,“秋秋,我喜欢你,你可以当我女朋友吗?”

  旁边有人起哄,“接受,接受……”

  米秋扫了一眼过去,立马噤声了。

  “哦?你就准备拿这十几朵蔫儿巴的玫瑰花来哄我?没有诚意啊。”米秋深刻了解他的无赖和厚脸皮,这会儿也懒得躲,还是打直球来得更爽。

  “秋秋,只要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以后我的工资卡全部上缴。”

  米秋摇头,“四年后的工资卡看不见摸不着,诚意不够。”

  谷云涛捏着花束的手越来越用力,反问道,“秋秋,你不是一直都喜欢我吗?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世俗了?”

  米秋蹲下来看着他,“现在是你在跟我表白,当然,你也可以放弃……”

  谷云涛赶紧打断,“不,我不放弃,我喜欢你。”

  呕~五月差点儿吐出来。

  “喜欢?喜欢这两字儿最廉价,你用什么喜欢?你一颗所谓的真心?让秋秋陪着你过够了苦日子,有一天发达了,哭着喊着原来爱和喜欢是不一样的,你找到了真爱,不得已,要把喜欢踹了?”

  米秋给五月伸大拇指,简直就是自己的嘴替,一开口就是惊喜。

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

  谷云涛一听见五月的声音,心里就咯噔一声,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她这张嘴,自己肯定是说不过的。

  “秋秋,你说,要怎么样才能接受我?”

  “你有房吗?”

  谷云涛猛地抬头,旁边的人也跟着倒吸一口冷气,现在学生谈恋爱都这么现实了吗?

  情侣男生下意识想跑,被旁边一双手死死揪住衣服下摆,只见自己女朋友一脸钦佩地看着被表白的女生。

  男生心中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简直恨死谷云涛了。

第41章 当面对峙

  谷云涛听见米秋这句话,一时间愣住了。

  “你没车没房,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

  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米秋,谷云涛不敢置信,“秋秋,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因为她?”

  说着,爬起来指着五月的鼻子,“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秋秋以前多么纯洁懂事的人,自从认识你就变了。”

  五月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你也不照照镜子,秋秋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她是挣不到钱吗?她是没有追求者吗?”

  谷云涛摇头,拒绝相信她的话,“秋秋从小的愿望就是嫁给我,一定是你在她耳边灌输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她才变得如此物质。”

  米秋笑了,“先不说车子和房子,你能给我什么?情绪价值?”

  谷云涛拍着胸脯,“我能给你爱。”

  旁边原本同情他的人听了这番话,也忍不住想笑。

  “用嘴巴爱吗?从小到大,你说说看,为我做了什么?”

  谷云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秋秋,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我对你不好吗?小时候为你打了多少次架?手里有点儿好吃的,一定分你一半,你刚到涧水镇,不熟悉环境也没有朋友,是谁每天陪着你……”

  听着他一点点细数过往,曾经被埋进深处的记忆一点点被翻了出来,见他说得有些嘴干了,米秋递给他一瓶水。

  “你为什么要打架?难道不是因为嫉妒?你手里好吃的从哪儿来的?别跟我说是谷奶奶给你钱买的,因为你我都知道不可能。有一件事去一直很好奇,就是你为何总是与我形影不离?我那会儿脾气也不好,听说你性格也不是很好,突然对我好得好像话,可以说百依百顺?难道就是为了靠近我,取得我信任后再PUA我?”

  米秋自言自语,谷云涛脸上的汗珠子成串地往下落。

  旁边看热闹的人越听越觉得这个故事好听,一波三折,比看电视还过瘾,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在脑海中脑补剧情。原本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的小孩理应情感深厚,实际上中间别有内情。性格孤僻,家境贫寒的男孩儿为何要对女孩儿殷勤备至?中间的故事又是怎样的?

  店铺里的人舍不得走,因为有人现场直播,闻讯而来的人更多。

  等谷云涛意识到事态失控时,店铺内外已经围满了人,有些赶不及到现场的人干脆找个避风的地方在手机上看直播。

  见谷云涛一直不说话,米秋干脆拎了把椅子坐下等,站了大半天累得够呛。

  “他真的PUA你了吗?”举着手机直播的女生问米秋。

  米秋一直背对着摄像头,这会儿听见对方说话,也没有扭过头去,只是点点头,“以后如果你们遇到那些不停打击你们的人,一定要离得远一些。他们总是打着为你好的幌子,以肯定表否定质疑你,让你一点点变得不自信,越来越在乎他的想法,甚至依赖他。哪怕很痛苦,也无法离开,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灌输“离了他,你什么都不是的,再也找不到比他更爱你的人”。这种爱情只会不停地消耗你,直到你干瘪枯萎,可这就是他们想看到,操纵别人情感的乐趣让他们像犯了毒瘾一样可怕,一开始只是精神折磨,到后面会越来越不满足,直到你用生命来证明对他的爱忠贞不渝。”

  谈恋爱的女孩子们下意识将自己带入进去,有些人脸色大变,“真的这么可怕吗?”

  “过来人提醒你,不要去证明什么,只会陷得更深。”

  米秋回答了那个女生,视线回到谷云涛身上,本想从他口里掏点儿消息出来,没想到这人嘴严得像蚌壳,无奈只能下杀手锏了。

  “你今天来跟我表白,江恺沣知道吗?”

  所有人眼睛一亮,耳朵都竖起来了。

  又一个人名出现了,听着是个男的,难道这是段三角恋情?

  谷云涛身子一抖,下意识问道,“他为什么要知道?”

  米秋笑了,拿出手机。

  正往沪大赶的江恺沣一看电话号码,嘴角的笑怎么都压不下去。

  毕雨侬见了,忍不住嘟囔,“谁的电话啊?笑得春心荡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心上人呢!”

  毕雨侬正为过年找不到女朋友犯愁,来的路上吐槽一路了,结果对方愣是一句话不吭,气得他差点儿将人丢下车去。

  不对,是差点儿弃车而去。

  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估计还没靠近对方,就被扔出去了。

  “喂~”

  米秋见对方接起电话,直接开了扩音器,“谷云涛拿了一束玫瑰花来跟我表白,你要不要来处理一下?”

  江恺沣听见这话,牙龈都差点儿咬碎了,“他哪来的脸?”

  “我很忙,没空陪你们玩过家家的游戏,麻烦是你惹出来的,你负责收尾吧。”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米秋走到谷云涛面前,从二人接通电话的那一刻,谷云涛整个人都萎了,跌坐在地上,所有的盘算想法在真相被曝光的那一刻,全都化为云烟。

  “你够狠。”

  米秋被他气笑了,“谷云涛,这句话应该是我送给你才对吧?利用他对我的愧疚,你从中拿了多少好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们自己去清算。如果交通顺畅,他还有五分钟到这里,要不我给你搬把椅子等?”

 


本微感悟为铁扇美文网微感悟频道网络日志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