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句子 励志名言 浏览微句子内容

庄晚霍清寒全文免费(庄晚霍清寒)全集小说完整版大结局-庄晚霍清寒全文阅读无弹窗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8:51:15 42

一刻钟后,霍清寒才挣扎着起身。

殡仪馆内。

“死者是在珊瑚海海岸边发现的,身上无任何创伤,像是突然猝死,具体……”

警察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歇,可他的脑子里却听不见半分。

直到走到停尸房的时候,霍清寒的脸瞬间白了起来。

在看到庄晚的瞬间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霍清寒的手微微抬起,又垂了下来,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

他的眼眸失去了色彩,如同被抽走了所有的希望,内心的苦痛无法被抑制,眼泪从眼角划过,无尽的悔恨和挣扎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晚晚。”他唤道。

庄晚就那么平静的躺在床上,她的唇瓣微微张开,眉宇见宛如山水间的一丝云烟,美不胜收。

就这么一个人啊,怎么会,就这么从他生命中离去了呢?

霍清寒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不管事出何因,他就是忘了她,伤了她。

当第二个巴掌即将落到脸上时,霍清寒的手却被人拉住了。5

他有些惊愕的看着来人,声音里带着嘶哑:“妈,你怎么来了。”

“我若是不来,你还想待在这里多久。”霍母皱着眉头,看向儿子的眼神里满是心疼。

霍母继续说道:“早知你会喜欢她,当初就不应该带她回来的。”

“妈,她救了我。”霍母说的话让霍清寒有些抵触,看向母亲时眉头不自觉得皱了起来。

从前他的错,忘记了她,也没能保护好她。

可现在他就在她身边,他不想设想没有庄晚的日子,也无法接受任何人再说庄晚的不是。

庄晚霍清寒全文免费(庄晚霍清寒)全集小说完整版大结局-庄晚霍清寒全文阅读无弹窗

就算……她已经听不见了。

霍清寒的手轻轻握住了庄晚失了温度的手。

低头看过去时,只见她素白一片的手腕。

似是突然想起什么,霍清寒将庄晚的手轻轻抬了起来。

那条灼烧过他的红线不见了。

霍母看着他对着庄晚尸体陷入回忆的样子,心下对于庄晚越发不满起来。

连死了也要勾着她儿子。

心里暗自啐了一口,霍母便拉着霍清寒准备带他离开:“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看的,这种地方老待着晦气的很。”

霍清寒将霍母的手扯开。

听着霍母的话,心里也浮上几分怒意,却因为面前是他的母亲,只能克制住了躁动的情绪,道了句:“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妈,你要不喜欢就先离开。”

霍母还想再说几句,但看他态度坚决,也只能软了口气,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霍母走后,霍清寒看着庄晚的尸体,心里的悲伤再次涌了出来。

“晚晚,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霍清寒便打算现将遗体取出先带走,后面再给庄晚安排一场葬礼。

然而到准备走时,却被告知他非直系亲属,暂时不能认领。

工作人员表示联系到了庄晚的父亲,不日就会将庄晚领走。

闻言,霍清寒有些怅然若失。

这时他才想起,他曾对庄晚说过要娶她的。

明明很快他们就能成为最亲近的人。

而现在,他甚至不能带庄晚回家。

甚至想起自己还曾还将他与别人的请柬送到庄晚手中。

霍清寒感觉自己的心疼到痉挛。

四周的人早已散去,空寂的空间里,霍清寒的悲伤几乎无法藏匿。

“晚晚,对不起……”他的身体突然泛起颤栗,双手紧紧捂住眼睛,然而泪水还是从指缝溢了出来。

直到霍母走到他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霍清寒才慢慢从情绪中抽离。

霍母在车内等了很久也不见霍清寒出来,才重新寻了过来。

却不曾想见到的便是他这般萎靡的样子。

有些心疼,但也庆幸庄晚死了。

不然以后他的儿子只会被影响得更多。

两人一同上了车。

回家的途中霍母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

大意就是让他忘了庄梦,和林以梦好好生活。

霍清寒闭了眼,不愿在听,心里繁杂不已。

母亲……似乎对于他恢复真正的记忆,喜欢上庄晚这件事情并不吃惊。

母亲不喜欢晚晚,也难怪那时一直在他面前说庄晚的不是,引起他误会。

他怪母亲,但更多的是怪自己。

霍母一直说着,在她多次提及林以梦时,霍清寒想起一件事。

林以梦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并且取代庄晚。

谁在帮她?他们又想得到些什么呢?

第12章

霍清寒心里叹了口气,又想起庄晚。

工作人员虽说直系亲属才能带走,但是也跟他说了特殊情况下的其他方法。

霍清寒让手下的人在联系庄晚师父并办理手续。

就让他在最后自私一回吧,他想带她回家。

他好想她呀。

他怀念每一个清晨她的怀抱和陪伴。

他想念每一个黄昏她述说的坚定不移的爱意。

可是这一切他再也不会拥有了。

想得越多,霍清寒觉得胸口越来越闷。

直到透不过气,他才努力克制内心的痛楚,直到稍微平静些,他才睁开了眼睛。

看儿子油盐不进的样子,霍母也有些泄气。

索性先回了家,给霍清寒一些空间,好让他自己冷静冷静,想想清楚。

末了,说了句:“你的感情妈也不多说了,但是你要记住,你身后还有整个霍氏,那么多人还指望着你呢。”

霍清寒应了声便离开了。

母亲的心思无外乎就是哪些,他让她安心便可,现在的他还有其他事情要解决。

一路畅通无阻,车很快就来到了霍家。

林以梦的房门被敲响,在她打开门的瞬间,一双大手便扣住了她的脖颈。

在车里隐忍的情绪,在看见林以梦的瞬间爆发出来。2

霍清寒不复以往的冷静,质问道:“林以梦,你对我做了什么?”

林以梦扯着脖子上的手,面容有一瞬间的扭曲,嘴里说着:“放开,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霍清寒虽然有气,但还是恢复了理性,将脖颈处的手收了回来。

他再次问道:“明明从一开始我爱的就是晚晚,可为什么记忆里的人都变成了你。”

说道这里,霍清寒有些恼怒:“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也没做,你一开始莫名其妙认成了我,我也只是顺其自然而已。”林以梦喘着气,快速给自己找好了理由。

林以梦泫然欲泣,看向霍清寒的眼里满是受伤:“我也只是喜欢你,才没有戳破真相,而且我哪里不如庄晚。”

霍清寒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林以梦:“你的工作性质让我无法相信你的辩白,我会一一调查清楚的。”

他盯着林以梦继续说道:“你最好希望我不要查到什么,在这之前,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

霍清寒说完便将门关上了。

林以梦在屋内将门敲得作响,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阿清,你要做什么!”

听外面没有任何动静,林以梦才收敛起面上的情绪,拿起手机将一通电话打到张景天那去了。

张景天不是别人,正是庄晚的师父,林以梦的父亲。

他常年用化名,只有林以梦才知他俗名为张景天。

手机在打了第3通时才被借起。

那边声音懒散,问道:“乖女,什么事啊。”

“霍清寒记起来了,今天跑过来质问我。”林以梦捂着手机,小声的说着:“我现在被困在霍家出不去。”

林以梦听见那头传来噼里啪啦的碰撞声,半晌才听见张景天的声音:“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里没了半分调笑,说出的话也多了几分气势。

林以梦白了一眼,直接问道:“你有办法带我出去吗?”

“这……”张景天声音有些迟疑。

事出突然,林以梦也没了别的法子,只能找他,听他这般含糊语气里才带了几分急:“你之前来去自如,可别跟我说你现在不行了。”

“这倒也不是……”

林以梦这下反应过来了,不是不能,是不够:“百分之三。”

“哎呀……这有些难办啊……”

“百分之五,最多了,不然我找其他人。”林以梦牙齿快要被咬碎了。

林氏现在正一路涨红,张景天看中这块肥肉好久了。

要是平时别说百分之五的股份了,一个点她都不想给。

要不是事出突然,加上他们还有其他东西捆绑,怎么轮都轮不上他。

见听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张景天也不含糊了。

笑着说:“乖女,等我,老夫今晚就来带你回去。不过,那霍清寒那边你不能就这么放着啊……”

“我知道。”不等张景天再说,林以梦就把电话挂上了。

现在,她也该想想后面的安排了。

第13章

霍清寒回到房间后,才将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些。

躺到床上才感觉身体沉重得像铅块,一寸一分也无力一动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看见桌面上有一张信封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哪里。

似乎有所感应一般。

他想,这封信会不会是晚晚留给他的呢。

除了这个之外,他在想不到会是其他别的人,他也不愿意想是其他人。

拿到信的瞬间,他的心脏似乎马上就要停止跳动。

霍清寒将信拿出来,仅仅一


本微句子为铁扇美文网微句子频道励志名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