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感悟 网络日志 浏览微感悟内容

庄晚霍清寒(庄晚霍清寒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庄晚霍清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庄晚霍清寒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qingyan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8:51:10 33

“你要带我去哪?”庄晚不解问道。

霍清寒没说话,只等她上车后便进了驾驶座。

车门关上的瞬间,庄晚身上的沉香味在车内扩散,熟悉的气味直冲霍清寒鼻尖。

他脑袋里面隐隐浮现出一些和庄晚相处的画面,但很快就消失了。

霍清寒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将车开动。

“你先跟我回去,明天带你去医院跟梦梦请罪。”

他语气冷淡,没有给庄晚一丝回绝的余地。

庄晚感觉自己有些心力憔悴,只能再次解释:“修行人不妄语,她流产一事是她自己的因果。”

可霍清寒根本不听她的解释,而是一脚油门踩到底。

到霍家的时候,夜已深。

霍清寒将庄晚安顿在原来的房间,便不再理会。

夜里,霍清寒做了个梦。

梦里,他和一个女人约会、拥抱甚至亲吻。

明明看上去十分甜蜜,可他却看不清身边人的脸模样。

他奋力奔跑,不断呼喊,穿透重重迷雾,他终于看到了。

那个人是——庄晚!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霍清寒喘着粗气醒了过来。

梦里的画面让他心脏不受控的剧烈跳动,他甚至一度以为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可他向来无梦,偏生庄晚一来,他就梦到她。

霍清寒逼自己从刚刚的情绪中抽离,大口喝了杯凉水。

庄晚霍清寒(庄晚霍清寒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庄晚霍清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庄晚霍清寒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大概是那个女人用了道家的手段,迷乱了他的记忆和心绪。

这样想着,霍清寒的神色逐渐恢复冷冽。

次日一早,两人来到了医院。

霍清寒将庄晚带到了病房,便去医生那了解情况。

病房内,林以梦瞥了她一眼,便看向窗外。

“这里不欢迎你。”她语气淡凉。

庄晚走近几步,隐隐觉得今天的林以梦有些不对劲,面上似乎有黑气萦绕。

她仔细看了几眼,神色大为惊讶:“你犯了杀戒?”

庄晚这一句话,让林以梦神色僵滞了一瞬。

但片刻,她随即便笑了起来,只是笑不达眼底。

“庄天师怕不是学道学疯了,法治社会,谁敢杀人。”

庄晚眼睛微眯,捏指掐算了起来。

越算庄晚眉头拧得越紧,手腕处的红线也隐隐发烫,似乎在提醒她马上停止算卦。

直到气血上涌,手腕的红线倏地消散了一根,她退了一步才堪堪站稳。

“林以梦!孩子是你自己打掉的,你怕生出来之后霍清寒发现不是他的血脉!”

她的话,让林以梦脸色一阵慌乱。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被子下的手越攥越紧,“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这个算命棍!”

庄晚站看着她,冷声开口:“你的孩子不是霍清寒的,我会如实告诉他。”

那孩子虽然和霍家有亲缘,但却不是霍清寒的血脉。

这一点,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只是良缘也好,孽缘也罢。

世上一切,都是因果。

庄晚最后看了林以梦一眼,转身准备离去。

“林以梦,你既然已时日无多,告诉清寒真相又能改变什么呢。”

身后,蓦地传来林以梦破罐子破摔的嘲讽。

庄晚身形一顿,缓缓转过身。

她看向病床上的女人,似乎想从中看出个究竟:“你怎么知道我……”

这事分明除了自己和玄灵,便无人可知。

见得她的反应,林以梦得意一笑。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是劝你不要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

“清寒现在爱的是我,林家现在掌权的也是我,跟我在一起对他没有任何坏处,你要是真爱他,难道不希望他越来越好吗?”

她的话,让庄晚的脸色一点点变白。

都说姊妹情深,但自己和林以梦之间却看不到一丝亲情羁绊。

从小,她就什么都就喜欢跟自己抢,父母买新玩具是她先挑,福利院里林阿姨想收养她,也被她哭喊着求自己放手,试问这辈子,她真的对这个妹妹还不够好吗?

“林小姐,从前每一次,你想要的我都让给了你,但这一次,我不想让。”

庄晚面色平静如水,一点点将自己的态度表明。

她所求不多,只想遵循道心,不让霍清寒陷入林以梦的骗局。

林以梦本想蛊惑庄晚,未料她竟如此理智,一时间表情都扭曲了几分。

“你就是个扫把星,害了父母还不够,现在又想害我,害清寒!”

她一字一字,是控诉也是警告。

“庄晚你别忘了,当年爸妈是怎么死的!你又是怎么答应他们的!”

音落,庄晚的脸色一阵煞白。

第8章

林以梦的每一字每一句,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了她脸上。

要不是年幼时她在车上争夺玩具,父母也不会出车祸而亡。

父母确实算是被她给害死的!

庄晚的脸上失了神,脑海里不断重复着父母离世时的画面。

看庄晚再一次陷入到情绪里,林以梦的声音又平缓起来。

“姐姐,别挣扎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在乎你的。”

“就算你告诉霍清寒,他也只会相信我,因为他已经认定这三年是我在照顾他,陪伴他。”

林以梦从病床上下来,一步步朝庄晚走去。

“爸妈死的时候你可是发过誓,会好好照顾我,什么都愿意让我的……你看,他们在天上看着呢,我相信姐姐身为修道之人,是不会违背誓言的。”

林以梦一句句的说着,平淡的语言再次将庄晚扯进了绝望的深渊。

过往的种种,不断在她头脑里浮现。

见庄晚神色恍惚,林以梦将语气放缓继而引诱劝说:“姐姐,你既然时日无多,陪不了清寒多久了,何不将错就错把清寒让给我呢,反正他现在的记忆里只有我。”

林以梦的声音一点点蛊惑着庄晚做出选择。

她感觉自己被什么困住,挣扎着想解开束缚,却不得脱身。

病房门被人从外推开,吹进一股冷空气。

庄晚打了个激灵,骤然清醒过来。

霍清寒自门外走进来:“梦梦,出院办好了,回家吧。”

“好,”林以梦笑吟吟的看向霍清寒,而后又说道,“庄天师说心里有愧,想照顾我,带上她一起回家吧。”

为了防止庄晚乱嚼舌根,还是得将人放在自己跟前才好控制。

林以梦的说辞让庄晚眉头一拧,她正要说话,却见霍清寒点了头。

想着能有机会跟


本微感悟为铁扇美文网微感悟频道网络日志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