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感悟 热门小说 浏览微感悟内容

苏穗宋齐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穗宋齐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穗宋齐臻)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8:51:01 93

像利刃扎进宋齐臻的心里:“她说,放手是一种解脱,你们都没有错,只是不该困在原地。”

第17章

出了政委办公室。

宋齐臻回家的步伐变得格外的缓慢,曾经家里会有一个做好饭菜等自己回去的妻子。

可如今,什么都没了。

警务员小江匆匆赶来:“简营,现在回家吗?”

宋齐臻浅浅点头,又缓缓摇头:“我去办公室一趟。”

小江尊敬的点头,又离开。

灰暗的办公室里,炽色的灯光亮起。

宋齐臻站在门口,忆起那日苏穗在等办公室等自己时,脸上苍白却又掩饰着自己的笑容。

他识人这么久,怎么就瞧不出来她的不对劲。

她就站在自己放日记本的面前,自己却根本没有察觉到。

宋齐臻慢慢走近。

从底下的柜格子里掏出那个小小,已经落了灰的樟木箱子。

这还是陈袅袅送给他的。

结婚后他怕苏穗发现,到时候和自己吵起来,误会才放到办公室积灰的。

他自己也有三年没有打开过了。

“阿颜,你怎么什么都不说?”宋齐臻捻摸着没有上过锁的箱子,眼眶逐渐红透。

打开的那瞬,里面弹出一张纸,崭新的很。

苏穗宋齐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穗宋齐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穗宋齐臻)

宋齐臻愣了下,疑惑伸出手拿出那张纸。

再往里面一瞧,躺着的那本发黄的日记本,上面的署名还是十年前的自己名字。

宋齐臻将那张折叠了几层的纸缓慢撑开,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眸子里满是紧张。

纸很新,还是自己办公室经常用的办公纸。

是最近才放进去的。

纸撑开,是一封简短的留言。

宋齐臻,我刚刚发现了你和表姐的秘密。

我知道了你们的过去,也知道无法将这份错怪在你的身上。

可你为什么要娶我,还不告诉我你心里的人是表姐。

若是告诉我,我绝对不会答应嫁给你的。

你什么时候会告诉我?

或者说,你心里有我吗?

短短的六行字,直戳宋齐臻埋藏在心里的秘密。

落款的日期是农历腊月十五。

正是那日她因为阮言吵架闹离婚的事情来找自己。

原来,她是那天发现的。

宋齐臻攥紧纸张,抱着头坐在柜子前,他的心跳的格外的快,是对苏穗止不住的歉意。

一行清泪落下,月光透进屋子里,落在他的脸上。

显得凄凉。

“阿颜,我真的错了,你别走。”

……

“你是怎么将那封留言放进办公室的,你怎么确定他一定会打开那个箱子。”苏穗躺在床上,脸上写满了虚弱。

但疑惑的神色却一直没有消失。

“先把药喝了。”浅浅的声音传来,轻巧的身影坐在床边。

脸上写满了淡然的表情,好像胸有成竹般。

“你先告诉我。”苏穗推开那碗药。

床边的人顿了顿,嘴角一弯:“身体好了才有功夫纠结这个事情。”

“你想让他后悔,那就听我的。”

苏穗一怔,表情陷入沉默。

宋齐臻会后悔吗?

她想不出来他会为自己后悔的样子。

苏穗自嘲出声:“但愿如你所愿。”

床边的人轻笑出声,伸出手揉了揉苏穗的头:“苏穗,你真傻。”

苏穗接过药碗,小鹿般精明的眸子只剩疲惫:“是啊,我真傻。”

若是聪明点,就应该直接去广州,还非得去拿什么衣服。

那人摇摇头:“所以,他就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啊!”

第18章

第二日。

宋齐臻找到警局,拜托他们找苏穗的踪迹,有消息一定要及时的通知。

“您放心吧,您夫人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警察冲着宋齐臻经历。

宋齐臻浅浅颔首:“谢谢。”

“老大,这消失都不够24小时,怎么找啊?”说话的警察身边凑过来徒弟,好奇地问。

警察瞥了他一眼:“没点儿眼力见,这可是部队的人。”

“人家要找人,咱们难道还能拒绝不成?”

“当然是等24小时之后再发起寻找啊!”

徒弟撇撇嘴:“那不就耽误了吗?”

警察摇头,耸肩:“那能咋办,上面的规定是这样的。”

火车站。

宋齐臻找到昔日的好友秦子逸,他退伍后被安排在铁路工作。

“放心吧,我会传达下去的。”秦子逸还没结婚,一心扑在工作上,听见宋齐臻说的话后,更加排斥结婚这种事情了。

“拜托你了。”宋齐臻的眼里都是红血丝。

但秦子逸也没同情他,只是缓缓道:“人我会替你看,但你这是活该的。”

宋齐臻没反驳:“嗯,谢谢你了。”

秦子逸蹙眉,曾经一身正气的宋齐臻竟然也会有这么颓废的一天。

都是因为所谓的爱情tຊ?

“火车快发车了,你走吧。”秦子逸抿唇,声音弱了几分。

他和宋齐臻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即使讨厌他的做法,也不能把这份情抛舍开。

宋齐臻提起箱子,点头转身,眸子里只剩下坚定:阿颜,我来找你了。

秦子逸望着凄凉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婚姻究竟给人带来了什么?

随后拿起对讲机:“全体注意,检查的时候注意一个叫做苏穗的人,女人。”

“照片稍后会发给你们,遇到就把她留下。”

话落,对讲机那边传来手下激动的声音:“是罪犯吗?抓住了有一等功吗?”

秦子逸:……

“我看你像一等功!”

“是简营妻子,帮他找人。”

秦子逸挑着眉说完话,不理会对讲机那边的十万个问题,朝着站里来来回回的走动,注意着每一个人的面容。

……

三日后。

苏穗被戴上了假发,画上了大浓妆,穿着不合时宜的高跟鞋和蓬蓬裙,外面套着羊绒大衣。

“这样真的好吗?”苏穗无比局促不安的看着镜子里奇怪的自己。

“他已经开始后悔了,现在整个火车站都是找你的人。”

“去广州要躲开这些人,只能这样了。”身旁的人耸着肩说这些话的时候,苏穗还不信。

直到在火车站附近看见里里外外的警察还有检察员时才终于确信。

“他,真的后悔了?”坐在出租车里的苏穗表情复杂。

“是啊,你姨妈和念衍当天就被送回去了。”

“他已经去广州找你了。”身旁的人揣着胸脯,像是叙述一件平淡的事情一样,听的苏穗蹙了下眉。

“你一点儿也不在意吗?”

旁边的人没说话,苏穗看过去的时候,已经睡着了。

夜晚。

苏穗捂着胸脯不安,她看了眼吃饭的人,犹豫开口:“我能不能去见见阮言。”

说好的一起去广州,她先违约了。

吃饭的人放下筷子,淡淡撇头:“不许,阮言那儿有个苏鹤云的一直不走。”

苏穗愣了下:“她的丈夫。”

面前的筷子突然间被拍了下,不悦地声音响起:“错!是前夫!”

“还有宋齐臻,也是你的前夫!”


本微感悟为铁扇美文网微感悟频道热门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