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小说 小说排行 浏览微小说内容

【新书】《苏穗宋齐臻》苏穗宋齐臻全文全章节免费阅读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8:50:59 54

宋齐臻的脸上写满了怒气,像血口大开的狮子,无穷的压迫感传向吴水红。

吓的念衍也没忍住松开了宋齐臻的胳膊。

这样的简爸爸,比打自己的爸爸还要可怕。

吴水红抿着唇,后退两步:“玉衍,你在说什么呢?”

宋齐臻:“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我一字不落的听完了。”

吴水红脸色一白,侥幸全都消失。

她吸着鼻子,哭腔响起:“玉衍,我为了念衍什么都能豁的出去。”

“当年要不是你回来迟一点,袅袅也不会嫁给那个人渣!”

吴水红的语气里全都是抱怨,听的宋齐臻忍不住发笑。

宋齐臻冷笑的反应,还有那长上位者面孔的严肃面容,看的吴水红头越来越大:“你,你笑什么?”

“陈袅袅嫁给别人,是你们逼的。”

“我对她的愧疚是因为我忙着保卫国家,赶不回来保护她,这是我的错。”

“但现在,我娶了苏穗,理应该对她负责。”

“吴水红,我现在给你留最后的面子,是自己离开,还是我请警务员送你们离开?”宋齐臻一字一句,说的无比坚定。

是啊,他对陈袅袅的愧疚是没有办法的。

可明明自己可以好好对待苏穗,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应该的。

他应该早点意识到,该珍惜的人早就到了自己的身边。

是他错了,错的彻底,错的太离谱。

他要把苏穗找回来,哪怕是跪下道歉,哪怕是她打自己,要做什么,他一定照办。

【新书】《苏穗宋齐臻》苏穗宋齐臻全文全章节免费阅读

吴水红要说的话哽咽在喉咙里面。

宋齐臻平日里的性子沉稳,可生气起来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就像他从部队回来,得知陈袅袅被自己逼着嫁给别人后,找上门来时的怒气又因为是军人不得不负气离去的场景,如今依旧历历在目。

她以为可以靠着死去的袅袅沾染宋齐臻一辈子。

这样念衍才会越来越好。

她们陈家也会越来越好。

可谁知出了个苏穗,竟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望着宋齐臻略过自己和念衍疾步进屋的背影,吴水红不甘心,却又只能甘心。

半个小时之后。

吴水红带着念衍就要朝着火车站出发。

宋齐臻站在院子里,表情冷漠。

念衍咬着唇,走进宋齐臻,七岁的年纪,眼里写满了迷茫,却也知道开口说:“姨夫,对不起。”

七岁的孩子,已经是什么都懂的年纪了。

可还是一个别人如何教导才能成长为什么样的孩子的年纪。

宋齐臻沉声开口:“回去之后,好好做人。”

“别跟你的外婆学这种算计伎俩,你的妈妈不希望你变成这样的人。”

袅袅是个好女孩,可是自己没有办法让她幸福地活着。

纵容着吴水红只是想弥补。

可是这种弥补却伤害了另外一个人,住在自己心里的人。

现在才意识到对她深刻感情的人。

宋齐臻无比的后悔。

身后的吴水红表情一僵,恶狠狠地嘀咕:“真不是个东西,可惜了我们袅袅那份感情。”

可在宋齐臻看向自己的时候,又飞快露出歉意的笑容:“那玉衍,我们就先走了。”

宋齐臻没说话,转身进了屋。

冷漠又决绝,只是眼里悬着的泪水出卖了他。

第14章

吴水红二人离开之后,宋齐臻匆匆朝着阮言的家里赶。

这些日子,苏穗一直都待在阮言家。

会不会她不想看见自己,自己找了车去了阮言的家里?

宋齐臻开着车,无比的担忧和烦躁。

担心苏穗出事。

烦躁自己就把事情搞成了这样。

他亏欠苏穗的,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路上喧闹一片,人来人往,开着车的宋齐臻连油门都不敢大踩,只能小心翼翼的行驶。

步行三十分钟才到阮言家的距离,宋齐臻都开了二十分钟。

……

“什么,苏穗不见了!”阮言尖锐的声音在屋子里爆发。

她急促地想从床上起来,却被苏鹤云拦住:“你现在身体还没好,不能下床。”

阮言狠狠地瞪了一眼苏鹤云:“你给我滚!”

苏鹤云表情一僵,却没有停手地将人给推了回去:“听话。”

脸上一丝怒气都没有。

站在屋子里的宋齐臻看的神色紧促。

他记得苏鹤云后悔的那天找到自己说:“他好像要失去阮言了,还有办法能挽回吗?”

那天,苏鹤云喝了一堆酒,脸上红的不像话。

宋齐臻不解地问他:“为什么又后悔了?”

苏鹤云一米八的大男人,头一次哭出声:“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没有早点儿认清楚自己的内心,把过去的人当成心里头的最重要的东西。”

“却没有珍惜现在拥有的东西。”

“过去的早就过去了,是我没有认清现实。”

宋齐臻那个时候愣了一下,过去了吗?

他和袅袅的事情,真的过去了吗?

没有,若是自己早点回来,袅袅也不会死,不是吗?

他的亏欠一辈子都还不完的。

可现在呢?

他的犹豫不决和惦念,把事情搞成现在这副烂样子。

他真的后悔了。

“苏鹤云,你给我滚,我不需要你来照顾我!”

“离婚了,离婚了,我们离婚了你懂不懂!”阮言崩溃地看着苏鹤云。

她现在对苏鹤云的做法赶到迷茫和难受。

可最难受的是,宋齐臻告诉她:苏穗流产了,人不见了。

“我不会滚的,你打我骂我都行,别赶我走。”苏鹤云低声下气的样子,让宋齐臻看不清自己的未来。

他后悔了,阮言还在。

可自己后悔了,苏穗却消失了。

阮言别开眼,瞪向宋齐臻:“你真不是人!”

“你们果然是好兄弟,吃着碗里的,想着碗里的都一模一样!”阮言说起话来狠毒又难听。

说的两个大男人都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阮言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几分:“呜呜呜,阿颜,阿颜,她那么喜欢的孩子没有了,她肯定会崩溃的。”

“宋齐臻,你现在这样又算什么呢?”

“和苏鹤云一样,令人恶心!”

阮言挣脱开苏鹤云的手:“放开我,我要去阿颜!”

“她只有我了。”

“她只有我了,你放开我!”

她真的只有自己了。

这个城市里,只有她们才是真心的对待对方的。

阿颜她,定然是绝望的。

但她肯定不会寻思的,她说过,要去广州闯荡一片天地的。

还说了要带上自己。

可她又为什么要一个人消失?

阮言想不明白。

宋齐臻看着阮言难受模样,眼里泛起泪花,他有些颤抖的问出口:“她有没有说过,离了婚,要去哪里?”

第15章

阮言嘴一僵,别过头:“我不知道。”

和苏穗去广州,这是她们两个人的秘密。

她答应过苏穗,不会告诉任何人。

宋齐臻是兵王,阮言这副模样,显然是撒了谎,他一眼就瞧了出来。

可是宋齐臻的眼神却越发的落寞了,自己为什么之前就没有看出来苏穗的不对劲呢?

难道自己真的和政委说的那样。

感情上面拖泥带水,分不清对错吗?

苏鹤云瞧见氛围太低沉,缓缓开口:“小言,苏穗现在消失,她拖着生病的身体,很危险,你就告诉阿衍吧。”

阮言眉心一紧。

苏鹤云说的也对,现在最重要的是苏穗的人身安全。

可一想到宋齐臻做的,她就生气骂出声:“他连自己亲生的孩子都能推到,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说不定他知道了,我们阿颜的生命安全还更差了!”

阮言的名字和苏穗的名字很像。

一个颜,一个言。

一个三声,一个一声。

当时自我介绍的时候,都说好巧。

她和苏穗是在买菜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她和买菜的人吵架,卖菜的收多了自己的钱。

可商贩巧舌如簧,没有人相信自己。

她笨拙的回应让周围的人更加不信自己,说自己为了两分钱冤枉别人。

就在她要急哭的时候,还是一脸稚气的苏穗站出来,声音温柔:“老板,您多收了她两分钱,我瞧见了。”

她年纪不大,却沉稳温柔。

后来,她才知道苏穗是在军人丈夫的感染下促成的性格,实际上,当时的苏穗心里也害怕极了。

毕竟买菜的可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她唤她阿颜。

阿颜唤自己小言,是为了更好的区分名字。

这一叫就是三年。

她们的关系愈发的亲密,就连自己的对象,也是按照自己的要求介绍的军人。

可现在,却变成了最糟糕的模样。

阮言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两个人,经历的事情竟然都一模一样。

宋齐臻的眸子更加暗淡,他tຊ缓缓走近阮言,看着她满脸怒气的模样,连反驳的勇气没有,只是轻声开口:“阮言,我很担心她。”

“我知道自己错了,不该为了一个死去的人纠结到现在。”

“阮言,求求你,我真的想找到她。”

阮言呆了几秒钟,眼泪落了下来。

苏鹤云伸手想去擦,阮言飞速躲开:“她要是早一点听见你说这些话该多好。”

是啊,苏穗和自己唯一不一样的是。

宋齐臻的白月光是一个死去的人,还是一个什么错都没有的人。

甚至是一个比她们两个还要可怜的人。

阿颜说过,她的表姐是被丈夫打死的。

日记本写的表姐温柔如水,善解人意。

这样的人,被逼嫁


本微小说为铁扇美文网微小说频道小说排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小说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