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名言 名言名句 浏览微名言内容

大小姐逃婚后,被戏精大佬宠上天(沈晟季挽慈)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晟季挽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8:50:51 45

  季轻盈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脸上全都是不可置信,“疯了,全都疯了。”

  怎么可能有人心甘情愿做备胎呢。

  这人还是沈家的太子爷。

  是那个年少成名,桀骜不驯的沈晟啊,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俯首称臣。

  经过刚才不愉快的小插曲,季挽慈悄咪咪的看了一下沈晟,谁知道还被正主抓个正着。

  “想看我光明正大的看啊。”沈晟慢悠悠的补充道,“我又不给你收费。”

  “......”

  被季轻盈这么一闹,季挽慈完全没有了逛街的心思,她订了家餐厅,和沈晟一起吃了顿饭。

  吃完饭后,季挽慈就借口有事先离开了。

  沈晟看着季挽慈离开的背影,微微沉思,也许最近逼她太紧了。

  季挽慈离开后直接去了时柒家里。

  “顾总没在家吗?”季挽慈好奇的问。

  “没有,去医院做复健了。”时柒轻轻叹气,刚才和顾寒深又小吵了一架。

  她说要陪他去医院做检查,可是顾寒深非不让,但是自己不去,他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开心。

  而且又莫名其妙的提出了离婚。

  明明之前都沟通好的,这次又出尔反尔,时柒没忍住,和他吵了一架。

  其实这根本算不上吵,因为顾寒深的性子就是不说话,只会沉默着看着她,时柒就是有脾气也发不出来。

  “唔,顾总的腿怎么样了?”季挽慈昨天见顾寒深的时候看起来恢复的挺好的啊。

  时柒喝了口水,脸色稍有缓和,“恢复的还好,现在可以脱离拐杖了,但是还是要定期复健。”

  随口又问道,“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大小姐逃婚后,被戏精大佬宠上天(沈晟季挽慈)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晟季挽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季挽慈皱眉说,“我有一个朋友,她对一个异性不排斥也不喜欢,你说要不要进一步发展?”

  时柒一听乐了,“这个朋友叫季挽慈,那个异性叫沈晟对不对?”

  “不是。”季挽慈心虚的立马否认。

  时柒看破不戳破,给她分析,“要是这样的情况的话...那个异性如果像沈晟一样帅气有钱,其实可以发展发展。”

  “......”

  季挽慈舔了舔嘴唇,“其实也是有一点点的喜欢,只有一点点。”

  时柒调整了下姿势,忽然认真起来说,“慈慈,你不要因为一个贺渣男就不相信爱情,不要走我的老路。”

  “你记住,你很优秀,你很好,你值得被爱。”

第42章“疼不疼?”

  时柒一字一句的说,季挽慈轻轻的点了下头。

  季成甫来了电话,让季挽慈晚上回家吃饭,季挽慈不用想也知道,是季轻盈回家告了状。

  “要不要我陪你?”时柒有些担忧的说。

  季挽慈摇摇头,“不用,小团子快要放学了,你接他放学吧。”

  话音刚落,时柒看了下手机,闭了闭眼,“来不及了。”

  季挽慈疑惑,“什么来不及了?”

  门口处传来动静,小团子自己背着书包,换好鞋,看到季挽慈后先是乖乖问好,对着时柒声泪俱下的控诉说。

  “妈妈,你今天又忘记接我放学了。”

  时柒讨好笑笑走到小团子跟前蹲下,“你放学的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妈妈还不习惯,妈妈刚想要去接你回家呢。”

  顾暮时嘴角抽了抽,“可是时间已经改了一个月了,妈妈你还没有习惯吗?”

  最后一句好像真的只是一个孩子的单纯发问。

  时柒转了转眼睛,将目光放在季挽慈身上,“今天慈慈阿姨来了,妈妈要陪她,所以才没去接你,下次一定去接你回家。”

  小团子看向季挽慈的眼神,瞬间充满了幽怨。

  季挽慈看着时柒冲她疯狂使眼色,只能无奈的附和着,“啊对对对,都怪我,我现在就走。”

  季挽慈拿起包包就打算离开。

  小团子看季挽慈真的要走,想起慈慈阿姨每次看他的时候,都会给他带来很多糖果,也有点愧疚。

  抓住季挽慈的手,奶声奶气的说:“不怪慈慈阿姨,都怪我们幼儿园提前放学。”

  时柒在一边看的傻眼了,这儿子怎么区别对待呢。

  季挽慈忍住不笑,揉了揉小团子的脑袋,“那慈慈阿姨也要先回家哦,乖。”

  等季挽慈走后,时柒站起身,瞬间变脸,“你是不是故意的?”

  小团子将沉重的书包拿下来放在沙发上,眨了眨眼睛天真的问,“故意什么?”

  那懵懂的眼神,让时柒愧疚不已,在心里痛斥自己。

  时柒,你怎么能怀疑一个四岁的孩子纯洁的心灵呢。

  季挽慈给沈晟发了微信,告诉他今晚不回去吃饭了。

  对方很快回复了一个好。

  季挽慈将车子停在外面,她没打算在这里吃饭,简单说几句就离开。

  走到客厅,已经摆好了一大桌子精致的饭菜,却让人没有一点食用的**。

  季成甫沉声说,“全家人都在等你,你真是好大的脸面。”

  季挽慈坐在座位上,对面坐着的是她的继母还有季轻盈。

  见季挽慈不说话,季成甫皱眉想到什么又忍下去,“听说沈家独子正在追求你。”

  季轻盈挑衅的冲季挽慈扬了扬眉毛。

  “上次和贺家闹的这么不堪,爸爸也不说什么了,毕竟是贺家有错在先,有爸爸在,你还不必这么委曲求全。”

  “我看这个沈晟不错,你也别太挑了。” 听着听着季挽慈不可控制的笑出声。

  她觉得这一大家子太可笑了。

  墙头草都没有倒的这么快的吧,明明前段时间还非要自己嫁给贺星野,现在觉得沈晟比贺星野更有商业价值,就让她嫁给沈晟。

  “你笑什么?”季成甫皱眉不悦的说道。

  季挽慈冷哼一声,“笑你年纪不大就老糊涂,我还挺好奇,你这样的人怎么能把创下的季氏。”

  “哦,我忘了,季氏是我妈妈打拼下来的。”

  可是小三和小三的女儿却在这里坐享其成,还计划着将她卖出去。

  季成甫听到这句话,像被人戳到了痛处,拿着手边的碗就朝着季挽慈砸过去。

  季挽慈没躲,也知道自己躲不过去,硬生生的扛下来。

  额头被砸


本微名言为铁扇美文网微名言频道名言名句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名言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