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名言 格言名言 浏览微名言内容

秦铮黎青姝(秦铮黎青姝)在哪免费看-小说(秦铮黎青姝)秦铮黎青姝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xiaohua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7:41:01 50
秦铮黎青姝(秦铮黎青姝)在哪免费看-小说(秦铮黎青姝)秦铮黎青姝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村子不远处有一条不大的集市,虽然不能和遮云城相比,但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菜肉果蔬还是能买到的。
  至于要是村民们发现李氏又活过来了,就说她在黎青姝和军医的救治下,和阎王爷抢回了一条命,但是耗费了大量的名贵药材,她们母女三人一辈子给黎青姝当奴婢还债。
  交代清楚,黎青姝吃过早饭后,便和秦铮一同出门了。
  早晨的乡间空气十分清新,路边开着各种颜色不一的小野花,让人看过去,心情都随之变好。
  黎青姝和秦铮并肩走着,时不时聊上两句,气氛很是和谐融洽,四周静寂无人,只有枝头的鸟儿在婉转啼叫。
  黎青姝大胆的将自己的小手塞进秦铮的手心里,然后牵着他的大手,抬眸对他展颜一笑,像只做了好事得逞的小狐狸。
  秦铮是个古人,从没想过能和女子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亲密,不由耳尖微红,但那温热的大手,却将手里柔软的小手握得紧紧的,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意思。
  两人心照不宣,就这么牵着手往军营走去,到了军营门口,黎青姝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男人牵着她不放。
  两人在小兵们明明震惊得瞪大眼睛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表情中走进了军营。
  黎青姝眉眼带笑,唇角上扬,这种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的事情,她一个现代人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秦铮,这个傲娇纯情的古代男人,却是已经耳朵通红。
  虽然尴尬不好意思,但该秀的恩爱还是要秀,该撒的狗粮还是要撒,秦铮就在这种得瑟傲娇又害羞的情绪中成长了。
  和秦铮分开,黎青姝先去了一趟军医处,军医处的众人已经接到了秦铮关于改革的命令,就等着黎青姝来安排相关事宜。
  黎青姝让军医老头们将目前治疗营帐内的所有病人按病情分类,等之后入住不同的营帐,然后便去了辎重营找人来干活。
  辎重营分管后勤,战马管理、伙食安排、军服整备这些都由他们负责,所以营地有些杂乱,而且辎重营的士兵不上战场,多为老弱残兵。
  黎青姝刚进营地,远远的便听到一阵杂乱的吵闹声,她寻声走去,就见马厩旁围了一群人,有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有不嫌事大拍手叫好的、也有满脸气愤想要干架的。
  她快步走了过去,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双手叉腰,腿岔开,一副高高在上tຊ的神态,嘴里说着些侮辱人的话。
  而他的跟前,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被两个兵按在了地上,眼圈气愤得发红,拳头捏得死紧,手背上的青筋一根一根鼓起。
  “小爷再说一遍,今儿只要你从我胯下钻过去,小爷我就既往不咎,不然,你可以尝尝得罪小爷的下场,我让你在这军营一天都待不下去!”
  那耀武扬威的年轻男人神色俱傲,说着还踩上那中年汉子的一只手,用脚重重碾踩,中年汉子疼的脸色扭曲,但是眼中的不甘、愤恨愈发浓烈。
  年轻男人的狗腿跟班们拍手叫好,说着风凉话。
  “张瘸子,钱爷给你钻胯的机会那是抬举你,你们这辎重营,一个个吃软饭的,连养马这种小事都做不好,瞧把我们钱爷的爱马养的瘦的,我要是你们早撒泡尿把自己淹死了!”
  说话的男人长得瘦小,嘴角有一颗大痦子,看着便贼眉鼠眼。
  被叫张瘸子的中年汉子咬紧牙关,神色愤恨地瞪向瘦小男人,咬牙切齿的嘲讽:“呵,我再怎么样也好过你这种狗杂碎,你既然那么喜欢捧他的臭脚,那这胯你来钻啊?”
  瘦小男人气的神色难看,嘴里骂骂咧咧,而那被叫做钱爷的年轻男人也没了耐心,对着身后的跟班挥手:“给我上,既然他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小爷我今日就好好给他个教训。”
  四五个跟班闻声出动,对着地上的张瘸子拳打脚踢,而一旁的几个辎重营小兵,拳头捏紧,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想要上去帮同伴,可被钱昊一瞪眼,还是没敢上前。
  黎青姝看不下去了,推开人群,厉声呵斥:“住手!”
  在满是男人的军营里,突然听到一声女人的声音,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了过来,打人的那几人也停了手。
  钱昊见一个明媚娇艳的女人走到视线内,眼神顿时一亮,流露出猥琐的光。
  他上下打量黎青姝,神色挑逗,啧舌道:“哟,军营里除了云娰那个母夜叉,何时又多了这么个小美人?”
  “小美人,你是谁家的,不如跟了我,哥哥现在就上你家提亲!”
  钱昊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对军营里的事并不关心,所以他不知道黎青姝的身份,还以为他是军营中谁家的女眷来探亲。
  黎青姝冷笑一声,对于这种轻浮猥琐的男人,她一向不会多费口舌,所以直接抬手,一巴掌呼到了他脸上。
  “你娘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没给你生脑子?再敢用你猥琐的眼神看我,我挖了你的眼睛去喂狗!”
  她使的力气极大,毫无防备的钱昊被她一巴掌呼到了地上,脸上出现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他捂着脸,一脸不敢置信,还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的小跟班们见老大被打了,忙呼啦啦跑到他跟前嘘寒问暖,黎青姝视而不见,拉了一个围观的人询问事情经过。
  被问的那人脑子晕晕乎乎,但黎青姝的气场太过强大,便不偏不倚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那叫嚣着让人钻他胯的年轻男人叫钱昊,是京中长宁伯之子,在骁骑营任一千人将。
  他有一匹汗血宝马,养在辎重营的马厩里,今日他来遛马,看喂马的张瘸子不顺眼,便强行给他加了个照顾马不利的名头,对他进行羞辱,还要让对方从他胯下钻过去。
  他不但骂张瘸子,还连辎重营的所有人一起骂,说他们是吃软饭的,是没用的废物。
  黎青姝越听越来气,看向一旁缩着脑袋装鹌鹑的几个辎重营的小兵,厉声骂道:“他欺辱你们辎重营的人,骂你们辎重营吃软饭,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本微名言为铁扇美文网微名言频道格言名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名言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