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名言 名言名句 浏览微名言内容

苏棠溪傅臣屿(苏棠溪傅臣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棠溪傅臣屿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qwq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22:07:51 51

而宾客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礼台下身形单薄的傅臣屿,窃窃私语。

“真没想到啊,竟然是私生子,怪不得性子一点都不像傅兴诚呢。”

“这傅老爷子的脸都气青了……”

……

有人惋惜,有人看笑话,有人心里暗爽。

但这些话落在傅臣屿耳里却是不痛不痒。

他要的从来不是傅氏,他要的一直都只是苏棠溪。

傅臣屿的目光只直直望着苏棠溪离开的方向,原本心里的那份欢喜,此刻更像是一场笑话。

他用真心终究没能换来她的一句‘我愿意’。

苏棠溪一来,他的世界晴空万里。

苏棠溪一走,他的世界沦为炼狱。

因为突然的变故,精心筹备好的订婚成了一场闹剧。

回到傅宅后。

傅老爷子铁青的脸色都没有变过,给秘书下了命令:“去A市把那混球和陈佩云找来。”

秘书不敢耽误,诚惶诚恐的连连点头。

一时间,整个魔都风起云涌。

从众星捧月,到满盘皆输,傅臣屿只用了一天。

同时在帝家的苏棠溪也不好过。

帝老爷子将手里的茶杯怒砸在苏棠溪的脚边,滚烫的茶水四处飞溅,沾在了她的脚踝。

可她硬是眉头都不皱一下。

苏棠溪傅臣屿(苏棠溪傅臣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棠溪傅臣屿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帝老爷子看向苏棠溪怒斥着:“你这样做有没有顾过两家颜面?”

苏棠溪表情淡漠,无悲不喜:“在这之前我已经提醒过您了,是您不听而已。”

“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值得你这么恨他?”帝老爷子沙哑着嗓子质问。

苏棠溪掩下眼里翻滚的血色,字字泣血:“他和我,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前世,她沦为蝼蚁受尽屈辱。

而如今那些刽子手就该付出代价。

三天后。

看着傅臣屿失神的望着窗外枯黄的大树,周华生终是开口劝道:“少爷,你这腿上的绷带都渗出血了,还是叫医生来看看吧?眼下他们还没从A市回来,一切的事还没定呢。”

闻言,傅臣屿只淡淡摇头,丝毫不在意。

周华生只好默默闭嘴,候在一边。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傅臣屿似想到什么一样,转头看向了周华生。

“帝家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周华生早就料到他会问这个,一五一十的回答道:“帝老爷子派人把棠溪小姐看管起来了,看起来应该是不好过的。”

他原以为少爷听到这个消息能舒心些,但没想到傅臣屿手攀着床边蹒跚起身。

周华生吓得心一惊,急忙跑上前扶住了傅臣屿:“少爷,你这是想去哪儿?”

傅臣屿神色定了定,缓缓吐出几个字:“去帝家。”

这话一落,周华生的脸色微变,正当他绞尽脑汁想要拦下傅臣屿时。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来的人正是傅老爷子身边的秘书。

“少爷,老爷让您去客厅一趟验血认亲。”

第六十一章

这天的来临,傅臣屿并不奇怪。

他打开门带着周华生一起来到客厅。

到时,就看到偌大的客厅坐了好几个人,在旁还站着几个白大褂的医生。

陈佩云一见到傅臣屿,情绪便立马激动起来,眼里泛着泪光:“臣屿。”

傅臣屿听到声音却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没有过多表情,只走向傅老爷子微微俯身。

“开始吧。”

他的从容淡定让傅老爷子倒是有些诧异:“你不怕等这个出来,属于你的一切都成为浮云?”

傅臣屿抬起头摇头:“我来魔都从来都不是因为傅氏来的。”

身世这件事如今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从很久以前,当他发现了那张出生证明后,心里早就料到了眼前的一切。

本来就从未拥有过,又谈什么失去呢?

傅老爷子也不再多浪费时间,视线看向了在场的医生:“开始验吧。”

医生点点头,上前各取了一滴血,当取到陈佩云时,她却有些反常的不肯配合。

“这些东西测不准的,要测就该去医院。”

傅老爷子被这话气的红了脸,胡子都翘起:“你还嫌不够丢人吗?大张旗鼓的去医院是嫌笑话还不够多吗?”

一家之主的压迫感吓得陈佩云立马闭了嘴,不情不愿的让医生取了血。

相比陈佩云的浮躁,傅兴诚则平静的多,一言不发的坐在原位上。

“结果大概要两个小时才出来,各位稍等。”医生说完,便拿着血液样本走出了客厅。

待人一走,陈佩云的惶恐不安便越发强烈,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惊吓。

在场的人各怀心思,唯有傅臣屿目色清冷,好像事不关己。

在客厅的石英钟指向三点整时,医生拿着血检报告走了进来。径直交给了傅老爷子。

傅老爷子没有接单子,只看向医生:“你简单明了的说了吧,这些我看的头疼。”

医生点点头,目光分别看了眼傅臣屿和傅兴诚启唇道:“从验血来看,傅少爷和傅先生确实是父子关系,但陈佩云不是傅少爷的亲生母亲。”

此话一落,陈佩云激动的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指着医生就骂:“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可能不是臣屿的妈?这检验肯定有误!”

傅兴诚嘲讽:“都嫁进二十多年了,还是Ӽɨռɢ个泼妇性子,还好你不是臣屿的妈。”

“都闭嘴!”

说话间,傅老爷子将视线又看向自己那烂泥儿子傅兴诚,语气恼怒:“臣屿到底是你和哪个女人的孩子?”

傅兴诚也疑惑起来了,但还是回答道:“儿子在外面就只养了一个,江兰。”

“去把人带过来一起验。”傅老爷子一声令下,傅兴诚便快步出去找人。

没一会儿,傅兴诚果真带着一女一男走了上来。

江兰拉着儿子的手,诚惶诚恐的低下了头。

虽然已经中年,但不难看出女人年轻时的美艳。

当陈佩云看到这对母子时,眼里的情绪翻滚的更加厉害,似恨不得将人撕碎。

傅老爷子只轻轻扫了眼,没有多大起伏:“测吧。”

医生会意,便上前分别取走了两人的血。

傅臣屿看着站在客厅间的母子,眼里的眸光明暗不明。

这一切和他知道的区别相差极大,不是陈佩云的孩子,那他又该是谁的呢?

就在他想的出神之际,医生拿着接过出来了,只不过脸色比刚刚复杂的多。

“怎么ʟʋʐɦօʊ样了?”傅老爷子追问道。

傅臣屿的视线也直直凝着医生,像在等最后判决结果的囚徒一般。

医生捏着手中的的血检单,定了定神:“从生物学来说,江兰才是傅少爷的亲生母亲。”

第六十二章

此话一出,激起万丈巨浪。

医生的话还在继续:“再者,江兰身边带大的孩子该是傅夫人的孩子。”

埋藏多年的真相在这时露出了斩角。

傅老爷子顾不上其他人的震惊,直接吩咐:“臣屿,跟我去书房!”

这场变故,傅臣屿自始至终都不该脸色。

他们离开之后,傅兴诚那三人在客厅闹了起来,“泼妇”、“贱人”的谩骂声,哭嚎声不绝于耳。

陈佩云再也没了往日里贵妇的从容优雅。

……

当傅臣屿和傅老爷子再从书房出来后,窗外的天色已近黄昏,外面争吵的三人已经被傅老爷子派人赶走了。

傅老爷子如释重负般的拍了拍傅臣屿的肩膀:“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我这把老骨头也是时候退休了。”

傅臣屿微怔:“您不是说要后辈里选吗?现在还没正式开始不是吗?”

傅老爷子轻轻一笑,伸手摸了摸花白的胡子:“从叫你回魔都开始,我心里的顺位继承人一直是你,我也相信你会带领傅氏更上一层楼。”

傅臣屿眸光一沉,没有马上回答。

傅老爷子以为他犹豫不肯,便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听说陆氏那边陆锦年即将继任陆氏,近日来陆家那小子也时不时都往帝家跑。”

言以至此,傅臣屿黑目蒙上一层寒意,垂在两侧的手也攥成了拳头。

半响后,他闷声答应下来:“好。”

傅老爷子的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来。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激将法更有用。

翌日一早,傅臣屿的名字以新的身份出现在魔都之上。

——傅臣屿成为傅氏集团新任总裁!

当苏棠溪从慕慎那里听到傅臣屿继任傅氏时,疑狐的皱起眉。

“傅臣屿不是傅家的孩子怎么还会继任傅氏?”

慕慎耐心解答道:“大小姐,你有所不知,傅少爷已经确定就是傅家的血脉了,只不过生母不是陈佩云,而是傅先生在外养的情妇江兰。”

这个答案让苏棠溪瞳孔一缩,心猛地下沉。

傅臣屿难道骗她?可回想起那天他的表现又不像。

一时间,苏棠溪没了底。

就在她想得头痛时,仆人突然走了进来:“大小姐,陆少爷来了。”

苏棠溪眼前一亮:“快请进来吧。”

没一会儿,陆锦年便被仆人带了上来,但慕慎却站在一旁迟迟不走。

苏棠溪早已习惯被眼线包围的生活,她能做的就是无视,直接将视线看向了陆锦年。

“你也是为傅氏的事来的?”

陆锦年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你往后有什么打算吗?我总感觉傅臣屿不会善罢甘休。”

从前他一直都只当傅臣屿只是一时兴起才为了追苏棠溪如此疯狂。

可如今经历了一番下来,他只觉傅臣屿的对苏棠溪的执念是根深蒂固的。

这根无底,只会以疯狂的速度繁衍生长。

苏棠溪目光移向窗外飞在空中的鸟儿,轻声一笑:“我没有打算,也没有后路。”

大不了同归于尽,这是她能想到最差劲的结局。

陆锦年动了动唇,似想说上面,但看到慕慎站在墙角,他又将话又咽了下去。

千言万语在他心里


本微名言为铁扇美文网微名言频道名言名句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wq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名言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