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名言 格言名言 浏览微名言内容

余妙音陈今弛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余妙音陈今弛免费观看(余妙音陈今弛)完结版_笔趣阁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16:28:40 39

  直到后劲涌起,余妙音两眼发直,红着脸嘟囔着要洗澡。

  早在余妙音劈柴的时候,陈今弛就将浴池里蓄满了水。

  陈今弛一把将余妙音捞起,面无表情地将余妙音剥了干净,就塞进了浴池里。

  “乖,自己攀着池壁,别沉水里了。”

  余妙音认真地点头。

  可陈今弛一松手,余妙音就沿着池壁滑了下去,陈今弛无奈,只能将自己也剥了干净沉入池水中,紧紧地拥着余妙音,竭力克制住颤抖的手给余妙音清洗。

  余妙音整个人挂在身上,隔着水雾看向陈今弛。

  云里雾里,她好像又回到了前世……陈今弛贴心地给她洗澡,洗着洗着两人又会忍不住再来一次……

  思及此,余妙音浑身发软,蹭着陈今弛:“阿弛,我好难受……”

  陈今弛的克制力瞬间倾塌。

  “音音,看着我。”

  余妙音听话地仰头,看着陈今弛,一口咬在了他的喉结处。

  两人俱是一抖。

  陈今弛闭上眼,脑子迅速地闪过他表哥江涣偷偷给他弄来的避火图……

  书里说,女人的第一次会更为难捱。

  为了让女人不留下阴影,男人要格外心疼女人。

  陈今弛将人送到池边后,人就沉入了池水中……

  浴池里,响起了余妙音断断续续的哀求声,和欢愉的哭声。

  等声音止了,余妙音瘫软在陈今弛的怀里。

  陈今弛拿了边上挂着的毛毯将人包了起来,打横抱到了房间……

余妙音陈今弛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余妙音陈今弛免费观看(余妙音陈今弛)完结版_笔趣阁

  陈今弛起身去煮了碗醒酒汤,余妙音已经沉沉睡去。

  陈今弛无法,只能嘴对嘴喂她,好不容易喂了半碗,才抱着余妙音满足地睡去。

  第二日,余妙音扶额醒来。

  头有些疼,身体更疼,那胳膊差点儿没抬起来。

  “嘶——”

  余妙音一动,陈今弛的声音就从头顶响起:“醒了?”

  那一瞬,脑子里昏昏沉沉的记忆自动复苏,她、他到底在浴池里干了什么!

  电石火花之间,余妙音决定装傻。

  反正她昨晚没少喝酒,忘了发生什么也很正常。

  “已经快中午了,你今天还要去县里吗?”

  “完了,要迟到了!”余妙音撑着手就要坐起来,手一软又瘫软回了床上!

  “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

  难不成,趁她睡着的时候,陈今弛这狗东西用她的手做了什么?!

  “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昨天劈柴劈多了?”

  余妙音:……

  好像也有这种可能!

  余妙音干笑着,“好像是这样的,就这条右胳膊酸胀得厉害。”

  她尴尬地眼神乱瞄,然后就看到了陈今弛穿戴整齐地睡在她身边。这厮,什么时候起来的?

  “等你起了,我给你揉揉?”

  “啊,好。”

  余妙音打发陈今弛出去后,一骨碌地爬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家小院。

  “奶——”

  “别叫我了,我知道你什么也没干成。”

  昨晚,陈今弛穿戴整齐,头上还带着水汽,还找她报备,余妙音喝多了睡在他那。

  今早,陈今弛也穿戴格外整齐,眼底下也没乌青,睡得极好地来安排人下地干活。

  “这么点事儿都干不成,赶紧吃完饭回去上班吧。”

  余奶奶将结婚申请递给了余妙音,“万一哪天能成,你就自己去领证吧。”

  年轻人的事儿,她一个老婆子是管不上了。

  但是,陈今弛这般,却让他格外高看一眼。

  余妙音在家里吃完午饭后,就由陈今弛骑着自行车送她去镇上坐车,余哲由陈东奎载着。

  正巧,陈东奎要去镇上买点东西。

  陈东奎载着余哲一路狂奔,余哲屁股都快被颠tຊ成了四瓣:“陈东奎,你得了失心疯了吗!老子要被你颠下去了!”

  “你懂什么,咱们得给阿弛小俩口提供个恩爱的机会!”

  余妙音坐在陈今弛的后座,双手揽着陈今弛的腰,“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我这还有点儿事,快的话十天,慢的话半个月。”

  余妙音还以为陈今弛说的是田里的事,也不催促,“那我在县里等你。”

  再长的路,两人说着话的功夫也到了。

  余哲已经买好了票,揉着屁股等在车站门口。

  客车已经开走好一会儿,下一班车马上到了。

  “我去买点儿吃的。”

  陈今弛说完就往外走,他刚刚看到了车站外头有几个小摊贩。

  “我跟你一起去。”

  余妙音将行李都丢给了余哲,追上了陈今弛。

  车站外。

  有好几处摊子,有卖馄饨饺子面条的,也有卖水果的。都是放在箩筐里,一挑就能走。

  都是刚吃完饭,余妙音也不饿,就挑了些瓜子等零嘴。

  陈今弛刚要付钱,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便衣来了——”

  小摊贩们挑上扁担,一溜烟地跑没了。

  “我的钱!!!喂,你别跑呀!!!”

  余妙音转头望过去,就看到了一个女人护着肚子追着小摊贩跑。

  “这不是聂倩倩吗?!”

  可聂倩倩不是应该在县一院里吗!聂倩倩喝农药自杀后,被他们协力救了回来,按照他们商议的治疗方案,聂倩倩怎么也不可能出院啊!

  难道是有人长得像聂倩倩?

  那未免也长得太像了?

  余妙音下意识地追上去了几步,喝了一声:“聂倩倩,被跑,小心肚子。”

  前面追着小摊贩跑的女人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看到余妙音后,扭头就跑!

  是聂倩倩!

  余妙音拔腿就追,但是被不知情的便衣给抓住了胳膊,“不许跑!”

  余妙音眼瞧着聂倩倩跑进了小巷子里不见了踪影。

  陈今弛请便衣同志松开手解释道:“同志,我们没摆摊。”

  便衣同志这才发现余妙音和陈今弛两人空着手,什么也没拿。“那你跑什么!”

  余妙音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三言两语地讲述了自己刚刚遇上自己的病人了,“她应该是自己偷跑出院的,要不然也不会见了我就跑。”

  便衣同志一听,忙表示自己会汇报组长。

  “那麻烦便衣同志帮你我留意一个叫聂倩倩的孕妇,我不知道她是刚来河浦镇还是住在这附近。”

  余妙音因为要赶车,留了县一院的电话后就先走了。

  “车来了——”

  陈东奎气喘吁吁地跑出来,“阿哲已经在排队了。”

  余妙音小跑了一路才赶上了车。

  挥手别了陈今弛和陈东奎后,余妙音又懊恼因为聂倩倩,自己都没跟陈今弛说上几句话。

  到了县城后,余妙音将东西都交给了余哲后,就直奔住院部。

  果然,如她所料。

  聂倩倩跑了。

  医院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方家人已经将所有聂倩倩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

  “我看到聂倩倩在河浦镇的车站门口,正跟小摊贩买面条。”

  方校长可不记得方家和聂家有什么亲戚在河浦镇,但是人还是要找,方校长拜托亲戚们跑一趟河浦镇。

  余妙音不解,询问内科主任,“人怎么会跑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内科主任已经被章院长骂了一顿。

  方嘉誉:“不关医护的事。是我大意了,我昨晚都已经跟倩倩哄好了,只要她拿了这个孩子,我们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好好过日子。她都答应了,没想到我就是去上个厕所,她竟然跑了!”

  大概聂倩倩也知道方嘉誉就是哄她拿了孩子后,再跟她分道扬镳,所以才跑了。

  等到天黑,方家亲戚打电话来了,没有在河浦镇找到聂倩倩。

  他们还报了警,打算在河浦镇多留几日再找找,一边等警


本微名言为铁扇美文网微名言频道格言名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名言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