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名言 格言名言 浏览微名言内容

慕晚傅晏北全本资源(慕晚傅晏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晚傅晏北最新章节列表(慕晚傅晏北)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15:54:46 38

慕晚其实也挺无助的,状态也不是很好。

新大学这边的军训,和她之前参加过的不太一样,被同学这样集体排挤得多了,慕晚后面就主动避着了。

最后教官也没办法了,让她一个人完成任务。

徐薇和她不是同一个专业,但他们两个专业的人军训的地方隔得很近,慕晚每次被人排挤的时候,徐薇就在一旁和人笑着,闹着。

每当这种时候,慕晚的眼眶就会有点红,而且人也有点憔悴。

但是很快,她又会调整好自己,慢慢变得平静下来。

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家有十分钟和家人通话的时间,慕晚站在那儿,过了很久,给江谌发了一条信息。

【慕晚:江学长,你睡觉了吗?】

江谌很快回了信息过来。

【江谌:没有,怎么了?】

【慕晚:我有点睡不着。】

江谌这会儿正在租房里看书,他是在外面租的房子,徐薇偶然会过来,但不会在这里过夜。

手机响起来,他低头看到是慕晚的信息,心都紧了不少,这会儿慕晚说睡不着,他想了想,就明白了。

【江谌:是不是在那里被欺负了?】

【慕晚:他们都不和我一起做任务。】

【江谌:被排挤了吗?】

他这句话发过去,过了好久,慕晚也没回他。

江谌心里就有点急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也只是比慕晚大一界,但是就感觉慕晚还是个小孩子似的。

江谌想了想,打了个电话出去。

慕晚接了起来。

慕晚傅晏北全本资源(慕晚傅晏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晚傅晏北最新章节列表(慕晚傅晏北)

“江学长。”她的声音小小的,乖得不行。

江谌的声音很温柔:“睡不着要和我聊聊天吗?”

慕晚说:“可是我们要交手机睡觉了。”

江谌问:“可以偷偷拿手机吗?睡不着的话,我陪你聊聊天?”

慕晚静了一会儿,说:“会被教练发现的。”

然后又说:“江学长,我先挂了,要收手机了。”

江谌只好说:“那你先挂吧。”

江谌挂了电话后,就没怎么看进去书了。

而慕晚那边,发了那一次信息后,就没再发过信息给江谌,她把聊天记录删了。

后来江谌又发了两条信息给她,她晚上打电话的时间都看到了,但没回,把信息给删了。

后面两天,徐东林明显能感觉到江谌的心不在焉,徐东林问:“你怎么回事?”

江谌说:“没事。”

徐东林约他打篮球,他也没去,说:“我回租房,要看书。”

江谌在学校学习都很认真,是少有的,家庭条件好,还认认真真读书的有钱人的少爷。

他要回去看书,徐东林也没再留着他。

而慕晚那边,军训的时候,一直都规避着和同学的相处,可即便是这样,最后还是出了事。

出事的那天刚好是晚上,那天军训完,大家都很累了,慕晚等大家洗完澡去浴室洗澡,洗完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和一个女同学撞上。

那女同学叫杨慧。

杨慧是东西掉在浴室了,回去拿的,没想到会撞到慕晚。

两个人身体都软,而且杨慧要比慕晚胖很多,大腿几乎是慕晚的两个粗。

撞在一起的时候,慕晚被她压在了地上,她手被擦破了血,又刚好被杨慧的手给摁住了。

杨慧是那种很尖锐的性格,一看见是她,脸都白了,闹得很厉害,要找教官,然后哭着打电话给父母,说碰到了一个患有艾滋病的患者,要回去做检查。

周围很快,就有人围了过来,场面一度很混乱。

教官也没有办法,这毕竟只是学校的军训,而不是正式的训练,最怕的当然是学生的安全,杨慧这么闹,教官这边也只能通知学生家长来接人。

而慕晚站在那儿,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脑子有些发懵。

她的手上还在流血,但是这会儿也没人管,她自己也没管,只是懵了好一会儿,小声的朝着杨慧说:“我没有艾滋,你不用担心。”

杨慧却根本不买她的帐,道:“你这种人,怎么不去死啊,知道自己有这种病还不去死,还要来祸害别人,你安的是什么心!”

“得了这种脏病,你还怎么好意思活着的啊?”

慕晚听杨慧这么骂,细白的手指狠狠的攥着。

后来就一直有些混乱。

杨慧就是本地人,她的父母来得很快,来了以后就开始推搡慕晚。

慕晚一直垂着头。

后来军训的日子,慕晚都不是很在状态,军训结束的时候,慕晚跟着车回去,先回的学校,回了学校,再统一放假。

放假后,慕晚出了校门,还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慕晚低头看了一眼,心脏都跟着一窒,是傅晏北。

第094章军训2

慕晚将电话接起来。

傅晏北问:“军训是不是结束了?”

慕晚说:“是。”

傅晏北道:“你在学校等我,我过来接你。”

慕晚静了一瞬,就在那儿站定了。

她很久没见傅晏北,感觉要比从前还要紧张。

慕晚在学校没等多久,傅晏北就开着车过来了。

慕晚远远看到他的车,黑色辉腾,和傅晏北给人的感觉一样,沉稳,却内敛。

车子停在慕晚面前,傅晏北下了车。

他不知道是从哪里赶来的,身上穿的是制服。

他平时穿西装的时候,气势都凌人,这会儿这么穿,只会显得气势更甚。

而且那种禁欲感,是真的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衣服一穿,就更甚。

他只是这么站在慕晚面前,都有种泰山压顶,要将慕晚包裹的感觉。

慕晚其实很憔悴了,但看到他,就紧张得有些过头。

傅晏北说:“先上车。”

慕晚就跟着他上车。

一路上慕晚没敢说话,傅晏北问:“军训得怎么样?”

慕晚其实很累了,但还是打起精神,道:“还好。”

傅晏北还记得她说交不到朋友的事情,他道:“这么久,有交到朋友吗?”

慕晚张了张口,说:“交到了。”

傅晏北说:“说实话。”

慕晚也不知道他这话是习惯性这么说,还是看出来什么,她安静了好一会儿,又怕傅晏北一直盘问,最后还是小声的道:“没有交到多少朋友。”

傅晏北就沉默下来。

傅晏北开了一段路,慕晚才发现,车子不是朝着臻悦小区开过去的。

慕晚就有些紧张起来。

傅晏北说:“江葎他们从海城那边过来,你上次借过他的钱,所以这次带你过去请他吃饭。”

慕晚就没说话了。

车子一路到达饭店,傅晏北停好车,从车上下来,慕晚就给跟着他从车上下来。

两人到达包间门口,傅晏北这边刚好接了个电话,他让慕晚先进去,自己去一边接电话。

慕晚站在门口,刚要准备敲门,却听到了房间里的交谈声。

应该是她没见过的人。

那人道:“晏北带着的那个女孩,要是哪天知道她妈妈那个病是怎么来的,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想。”

慕晚脑子里嗡了一声,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

“傅家的那些事,他也不参合,知道了她还能恨他不成?”

慕晚站在那儿,脑子里嗡嗡作响,全是那人的声音。

她忍不住想,那个人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妈妈,不是被变态伤害的吗?

那个时候,她其实有一点记忆,她妈妈出事后,她有听到家里人打过电话,说半夜,她被人尾随,那个男人应该是跟在她身后很久,然后在她开门的时候,闯了进去。

后来那个男人也被判了刑。

她妈妈的事情,当时还是傅敬业和陈素一起去处理的。

可是那里面的人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慕晚站在门外,很久都回不过神来。

而房间里面,江葎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他道:“这些事,你们还是不要


本微名言为铁扇美文网微名言频道格言名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名言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