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名言 名言名句 浏览微名言内容

慕晚傅晏北(慕晚傅晏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晚傅晏北全文免费阅读)慕晚傅晏北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慕晚傅晏北)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15:54:32 38

人欺负作为外人,又怎么可能对她上心,江谌问:“他怎么会突然过来?”

慕晚说:“我也不知道。”

“那他会管你吗?”

慕晚却有些犹豫起来。

她其实并不想和江谌聊傅晏北,哪怕她害怕傅晏北,可她对傅晏北的感情,却也是特别的,她并不想对任何人编排他。

但她想了很久,反问道:“江谌哥哥,你说的是哪种管?”

江谌便沉默了下来。

他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问:“你好歹流着傅家的血,他们就一点也不在乎你的死活吗?”

慕晚沉默了一会儿,低声的道:“江谌哥哥,他们都说,我是小三的女儿,是原罪,可能是真的不应该活着。”

“谁跟你这么说的?”

慕晚说:“好多人。”

江谌说:“你不是,慕晚,那些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哪怕你的出生,有再多的错误,可他们生出你的时候,并没有给你选择,你不用为此背负这些罪行。”

慕晚很乖巧的说:“好。”

江谌坐在车里,很久都没说话。

慕晚说:“江谌哥哥,我要挂电话了。”

江谌说:“好。”

但电话还没挂断,慕晚又想到什么,道:“江谌哥哥,我的书包……”

她的书包还放在会所,没拿出来。

江谌说:“我等会儿帮你拿回去,明天上学的时候,我给你送过去。”

慕晚说:“好。”

慕晚傅晏北(慕晚傅晏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晚傅晏北全文免费阅读)慕晚傅晏北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慕晚傅晏北)

顿了顿又说:“谢谢江谌哥哥,那我先挂了。”

江谌说:“好。”

慕晚于是挂了电话。

然后朝着商场外面走。

她去到商场外面的时候,远远就看到傅晏北的车。

他已经下了车,正站在车边上打电话。

慕晚过去,傅晏北像是感应到什么,目光朝着她落过来。

慕晚心里紧了紧,朝着那边走过去。

傅晏北的电话很快就ᵂᵂᶻᴸ挂断,等慕晚走近了,他问:“弄好了没有?”

慕晚低着头,说:“好了。”

傅晏北于是转身上了车。

慕晚跟着他上了车。

她身上一直围着傅晏北的衣服。

路上的时候,慕晚疼得有些受不了,但她一直忍着,没怎么说话,后来索性靠在了车窗上。

可她刚靠过去,傅晏北的声音便突然响了起来,他问:“很疼?”

第154章

慕晚愣了一下,说:“有一点。”

傅晏北问:“是肚子疼,还是怎么回事?”

慕晚没想到傅晏北会问出这样的话,神经绷得有点紧,说:“都有一点。”

“以前也痛的时候也这样?”

慕晚这回倒是没敢撒谎,“嗯”了一声。

傅晏北就没说话了。

等车子开到停车场的时候,慕晚疼得已经没了半点力气。

她以前疼得狠起来的时候,在课堂上一趴就是一整天,饭都吃不下去。

傅晏北也没想到她来个月事,会疼这么严重,他想了想,弯腰便将她抱了起来。

抱起来的时候,还没忘记,要把给慕晚买的东西带上楼。

慕晚心里还是蛮畏惧和他的肢体接触的,可又疼得没半点力气。

傅晏北刚开始是一手放在她的膝弯,一手环在她的背上,公主抱着她。

但是慕晚蜷缩着,他不太好抱,便又面对面的,像是抱小孩一样,抱着她。

慕晚穿着的是到膝盖以上的白裙子,这衣服还是傅晏北帮她买的,他这么抱着她,这种时候了,慕晚都畏惧着,说:“xs会弄脏你的衬衫。”

傅晏北说:“没事。”

慕晚说:“脏。”

傅晏北还是说:“没事。”

慕晚就没说话了,她双手环着傅晏北的脖颈,因为疼,环得紧紧的,身上全是汗,像是从水牢里放出来的一样。

然后很快的,慕晚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她哭得很压抑,说:“xs你不要对我……那么好。”

傅晏北顿了一下,他声音放得有些温和,问:“为什么?”

慕晚说:“不想要。”

“不想要,还是不敢要?”

慕晚很坚持,她说:“不想。”

傅晏北说:“可是我想。”

可能是傅晏北这会儿的声音,显得很轻,哪怕还是沉,声音的穿透力还是强,但依旧透出几丝温柔。

慕晚的胆子大了一点,她整个人都有些发抖,说:“可是我会害怕,你朝我靠近,我就害怕,我适应不了的。”

傅晏北说:“总不会一辈子都这么害怕。”

慕晚却打了一个寒颤。

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慕晚有了一种像是被锁死的感觉,这种感觉,简直让慕晚害怕到了骨子里。

傅晏北说:“这么疼,你就少废点力气。”

慕晚就不敢说话了。

而且她其实不想抱着傅晏北,但不知道是不是太害怕了,反而抱得更紧。

她抱的是傅晏北的脖颈,傅晏北其实被她勒得很不舒服,但他没说话,任她勒着。

两人进了电梯。

电梯里面没人,就傅晏北和慕晚两个人,密闭的空间里,周围全是傅晏北的气息,那种将人缠绕侵入的感觉,强势到让人心底发颤。

两人到了家,傅晏北开门的时候,慕晚还是害怕的朝着他说:“你放我下来吧。”

因为刚刚哭过,她的声音带了点鼻音。

傅晏北没搭理她。

等进了房间,他却没有马上开灯,很快黑暗就将两人包裹,慕晚心里更害怕了,她是真的特别恐惧这样的环境。

慕晚声音都颤抖着。

傅晏北却将她放在了沙发上。

慕晚抱着傅晏北的脖颈,没松手。

双腿也环着他的腰,没从他身上下来。

傅晏北说:“坐好,我去开灯。”

慕晚说:“脏。”

她是真的很注意,不敢弄脏傅晏北的任何东西。

傅晏北半弯着腰,一手托着她的屁股,一手护着她的后背,是半放下去的姿态,说:“没关系。”

慕晚却不敢,她今天已经废了傅晏北两件衣服了。

傅晏北倒是也没坚持,她知道慕晚害怕他,便让她站在沙发旁,自己去开了灯。

慕晚脸色白得厉害,说:“我先去洗澡了。”

傅晏北转过身朝着她看过来,问:“自己能不能洗?”

他一转身过来,慕晚看到了他的衬衫。

衬衫上果然染上了血。

慕晚很快移开目光,生怕傅晏北说要帮她洗。

慕晚说:“可以的。”

傅晏北想了想,抱着她去了浴室,然后从外面拿了一条慕晚的小内裤,又拿了一件自己的衬衫过来,说:“先穿这个。”

第155章

慕晚知道傅晏北给她拿自己的衬衫,是尊重她的隐私空间。

除了上次慕晚忘记拿睡衣主动叫他外,平时的时候,如果不是慕晚生病,他几乎不怎么进慕晚的房间。

而她外面,今天没晾着睡衣。

但慕晚却没接,她说:“会弄脏。”

傅晏北问:“那我进你的房间,去给你拿?”

傅晏北要是不问,慕晚其实也不会有那种他进入自己私人领域的感觉。

因为这套房子,本来就是傅晏北的,里面所有的房间和陈设,也全是他的。

但他这么正儿八经的问了,反而那种感觉强烈了起来。

慕晚说:“好。”

傅晏北于是就进了慕晚的房间。

慕晚的房间依旧和原来的差不多,能感觉到她每天是认真收拾了的,但对于傅晏北而言,却依旧显得有些乱。

但他依旧没动她的东西,只是去柜子里,给她拿了一套睡衣。

他去的时候,慕晚坐在马桶上。

裤子没脱,傅晏北给她围着的衣服也没取,但马桶盖却掀了起来。

大概是怕血迹染到马桶上面,可又确实没力气站着。

但傅晏北一朝着这边靠近,她就下意识站了起来。

傅晏北把衣服递给慕晚,道:“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慕晚说:“好。”

傅晏北说:“是真的好,还是假的好?”

慕晚局促着,心脏都跟着一窒,说:“xs是真的好。”

傅晏北便没说话了,去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着。

他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江葎。

江葎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刚从手台下来,在洗手。

助理把手机手机递给他,道:“江教授,你的电话在响。”

江葎看了一眼,是傅晏北。

他用消毒液把手消了一遍毒,把口罩给摘了,单手插在白大褂里,一遍往外面走,一遍接了起来:“晏北?”

傅晏北问:“女孩子痛经,要怎么处理?”

江葎很快反应过来。

“慕晚?”

傅晏北“嗯”了一声。

江葎道:“你对她,也太上心了吧?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了?”

傅晏北没回他这个话,问:“怎么会疼那么厉害?”

江葎说:“有些是原发性痛经。”

“什么原因导致的?”

“原因很多,受


本微名言为铁扇美文网微名言频道名言名句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名言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