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诗歌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语录 > 故乡诗歌
  • 法医室。褚鹿柠的尸体从福尔马林里被取了出来,此刻正躺在医师的解剖台上。宋廖京和穿戴整齐的法医站在解剖台的两边。宋廖京望着褚鹿柠苍白的面容,紧抿着唇,唇色苍白的颤抖。“宋队,我要开始解剖了。”直到法医征求他的意见。宋廖京才回过神来。2“死者,褚鹿柠,28岁,死亡原因,腹部身中18刀,伤及肝脏,脾肺,失血过多而亡……”褚鹿柠的死因和死亡过程一步步在宋廖京面前摊开。宋...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她就知道,有些东西,真不是她能肖想的……回到病房,黎燕川紧锁的眉头更深了几分:“你是去地球另一端取药了?”“什么?”林烟怔怔的不在状态,听到他的意思也没听话本能地反问。“魂找回来了再跟我说话!”黎燕川见她都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更恼火。林烟咬咬唇,将药送上前去:“药我拿来了,给!”方冉已经紧跟进来,看到那药,连忙跑上前,殷勤地接到手,对黎燕川笑嘻嘻道:“黎大哥,我去倒水,待会...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小成,是姐姐对不起你。 夏如虞蜷缩在无人的角落,只剩无尽的冷。 隔天,夏如虞才知道夏建明潦草办完了小成的后事。 他不作为,但她一定,会给弟弟讨回一个公道。 夏如虞找去了小成兼职服务员时被打的星辰酒店。 她走进去,问前台:“请问一下,一周前你们这里是不是举行过一场单身舞会?” 前台没多想:“是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夏如虞指着他们酒店的监控,说:“能麻烦您调...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江川的心里,永远都不会有她。 沈栩知浑浑噩噩的回到家,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盯着桌上她精心准备的纪念日蛋糕发呆,回忆着过去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只觉得自己的心揪起来疼。 沈栩知小口吃着眼前的蛋糕,混合着滑落的眼泪一起咽下。 蛋糕很甜,沈栩知却只尝到苦涩。 她发泄似的一口接一口往嘴里喂,胃里像是有一只手在狠狠的抓着,疼到她止不住抽搐。突然,沈栩知只觉得一阵反胃,迅速冲到洗手间。 吐了好一会儿后,沈栩知喉咙火辣辣的疼痛。 她瘫坐在地上,抚过手上的戒指,这是结...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嗯,好玩。”陆彦礼佯装自嘲道,“被老板追着赶更好玩了。”“……”闻娇也跟着笑,斜他一眼:“陆彦礼,你别逗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陆彦礼眸色微敛,漆黑的瞳仁更深处,似泛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深情。他心惊了一下,意识到那是什么,不由地摇摇头。他唇角勾着笑,拍了拍她脑袋,转身离开:“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孩。”“……”闻娇不满,赶紧追上去——“我都告诉你,不要拍我脑袋!会把我...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莹莹妈,莹莹的医药费很充足,已经交到下个月了!”缴费台的林护士查了下,友好告知。 苏馨雨捏着钱包愣了下,“已经交到下个月了?谁交的?” 其实问出来,她自己心里也隐约有了底。 果然,护士笑起来:“还能是谁!当然是莹莹爸了!” 苏馨雨一愣,有些不知如何接话。 护士靠在缴费台,满脸笑意:“莹莹妈,你这男人可找对了!可别糊涂,好好抓紧!” 她们平日里就爱互相八卦聊天,这...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男人好心的提醒。   “哦,有时候顺手拿错了,呵呵。   她以笑掩饰尴尬,心不在焉的重新拿起牙膏。   “不过我不介意宝贝用。他笑道。   她介意好不好?   冉梨洗漱完毕,他拿出软膏,为小女人擦拭唇角。   “痛吗?”他玩过了火,懊恼不已。   “还好。   两人靠的很近,冉梨总觉得他的指尖带火,快要烫着自己。   “下次,我轻点。   “······”   “宝贝,今晚陪我参加晚宴。   “嗯?我去不好吧?这种不该是...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这就是他身体里的毒,但是一次性不能弄太多出来,只能慢慢来。等什么时候他的手指扎出来的血是正常的,鲜红色,那么他身体里的毒就证明已经是没有了。”两个孩子都好奇的看着碗里的黑色血,但是刚才他们都听到范老头在说什么了,所以也就没再问。其实范老头也就从傅修右手的五个手指都只各扎了一滴血出来。“好了,接下来给他穿上衣服就行,我去接着看熬的药。”范老头一边说一边收拾好银针,然后就去厨房继...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他们每周都会有军车在早上六点准时送军嫂们去集市。   以前白清月都嫌晚从没去过,现在听向墨川这么说。   忽然就来了脾气:“你看不起谁呢?”   她想去赶集还不是为了他,他受伤了失血过多,想给他补补。   向墨川见此,只能连连道歉。   翌日一早。   鸡叫了一遍之后,白清月看了下手表。   发现已经四点半了,于是再稍微眯了会儿,就起床收拾起来。   今日赶集,军队食堂开的很早。   等她到食堂的时候,打饭的窗口已经围了一圈人。   她挤到窗...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   裴砚辰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青棠。   青棠是不可能安心待在二皇子府的,她肯定也在寻我。   二皇子估计早已裴府达成了某种协议。 第29章   当晚裴砚辰披着斗篷再次来到了我的院子。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凑近我的脸颊亲了一口。   “姝儿,我回来了。他的神色像一个在外忙碌了一天的丈夫看见妻子的模样。   我的笑容却有些僵硬:“我要见青棠,明天就是青...

    浏览全文故乡诗歌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故乡诗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