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最新文章
  • 这些日子的不甘好像积蓄到了极点。“阿珩,你在看什么?”林瑶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我没看什么,我只是在等电梯。”林瑶走到了前方,却不想看到了苏婧晚和周栩深,瞬间有点明了。“现在没你的戏,你先回房间休息吧。你下一场戏要到9点才拍,抓紧时间休息吧。”“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顾清珩走进了电梯。“嗯,我知道了。”林瑶也跟在他后面,还有两个助理跟着他们。到了顾清珩的房间以...

  • “不了!这东西听着就没意思,我觉得没几个观众会想看这样的电影。”西装男子把他的剧本扔在了桌子上。“我对这个没兴趣,所以不会投资你的电影。”“华总,你再考虑一下吧,这个剧本绝对有意思,我们会把钱花在特效上!”“别说了,我还有其他项目要投资。”被唤华总的男子很快就拒绝了他。接着,起身就往门口走去。“华总,你可以看看我们的特效质量,再考虑投资也无妨。”灰衣男子追上去,并没有放弃。...

  • “怎么了?”苏婧晚问了句。“我先消毒再绑绷带。”喷上碘伏,脚还是有些痛的,苏婧晚闷哼一声,有觉得有些矫情,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顾清珩对她的声音异常敏感,心中冒出一股邪火,越想抑制越疯狂,令他烦躁难受。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手下的动作有些重,让苏婧晚忍不住“嘶”了一声。“忍着点。”苏婧晚点点头。她甚至觉得,这个男人是在报复她。“行了吗?”“可以了。”...

  • 门口的侍卫见她都敢直接放行……旁边,赵平津看她的眼神越发奇怪了,沉默不言的盘膝坐在一边。许妙妙毫不怀疑,下朝后,他又要拽住自己的手将自己抵在墙角。等官员都匆匆的离开后σσψ,许妙妙立马往公主府走去,去寻阿嫚公主。穿过漫长的回廊,一踏入阿嫚公主的殿,她便只觉一阵暖意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殿内的摆设很奢华,似乎皇帝把当年征战六国得来的珍宝都送给了他的女儿。稀奇古怪的珍异...

  • “阿初。”许妙妙语气微顿,转移话题,“上郡至咸阳可不是几日路程就能到的……”沐云初低头看着她,观察着她的表情,轻笑了一声。“因为想见你,所以我连夜赶路。”许妙妙轻轻敛眸,转身的时候眼中忍不住流露了一丝笑意与泪意。一炷香后,她将沐云初安顿在了西厢房。在他门前的树下站了好一会,她才回过神,转身回自己的房中。翌日天还未亮,许妙妙便出了府邸,朝宫门前走去。侍卫在门口逐一查看...

  • 许妙妙一愣,不会真的有鬼吧?她顺着阿嫚指的方向看去。一个黑色的影子悄悄的走到假山后,四处张望,似乎格外的不安。不对,许妙妙眼神一冷,按住了阿嫚激动的手。阿嫚不解的看她。下一刻。另外一个矮一些的少年走近了那个黑色的影子,明月的微光下,许妙妙和阿嫚清晰的看到了那个少年的脸——秦始皇的小公子胡亥。至于背对着她们的人是谁,许妙妙本还在猜想。下一瞬间,那人出声了,她抿了抿唇,...

  • 如果说甜言蜜语是男人撩妹的必备技能,那我愿意沉醉在陆知琛的甜言蜜语里,他对我的确不错。我俩决定把情侣恋爱期间应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一遍,到度假前的这几天,我俩看了几场电影,档期上有的电影,我们都看了,本来他想包场的,被我拒绝了,毕竟还是人多的电影院更有氛围。也像其他情侣一样在路边的小吃摊品尝着各式各样的美味,有一次我俩到了一个人气非常高的餐厅,我假装去买点别的东西,留他一个人在座位上,然后躲一边远远的...

  • 本来肖丰雅是执意安排司机送我俩回来的,可是被陆知琛拒绝了,他说可能要在我家住几天,司机跟着不方便,自己开车的话也比较省事。就这样我俩开车回到了我家,到家门口,全家人都非常在门口等着我们,下了车,我直接扑到了母亲的怀里,父亲向我点了点头就拉着陆知琛的手往屋子里走了。进了客厅,我想起端木立雄交代我的事,我把文件找出来递给父亲,他打开后看了看就叫上陆知琛去书房了,我挎着母亲的胳膊,跟她讲这几天发生的事,...

  • 我无奈只好妥协:“好好好,我答应你。”我使劲推着他。“真的呀!太好啦!”陆知琛的眼神都开始放光了,“我们一起洗澡澡吧~”他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果然没好事!我使劲推着他:“我不要!我拒绝!”他突然站起来,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我赶忙遮住了眼睛,这人怎么就这么喜欢裸奔,他直接把我横着抱了起来,我来不及遮掩,整个人赤身裸体的展现在他的面前,我赶紧胡乱的用手遮挡着重要部位,陆知琛看着我慌张的样子哈哈大笑。“...

  • |她看着徐宴的一只手死死的摁住路念婉,另外一只手探进衣领,咬着路念婉的嘴,后者尽力呜咽却发不出声。那种侵略性跟狠劲叫人看着都心惊胆战。楼下人声鼎沸,自然听不见任何响动。这事情其实也能悄无声息的发生下去,只要她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往楼下走。但这不合规矩。沈母心底只有这句话,这太不合规矩了,徐宴是不应该对路念婉做出这种事情的,他俩都各自有伴了。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如果这意外一出,可能到时候要怎么收场...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