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日志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感悟 > 实践日志
  •   这八年,她一个商户女被他当作世家千金养。   他对她,确实是恩重如山。   她深吸一口气,挺直了脊梁,强行扯出一抹得体的微笑:“小叔说的是,公主误会了,我和小叔之间只有恩情。   “赏花宴我自然要去,只是……卫小侯爷会去吗?”   此话一出,一旁喝茶的谢霄辞,霎时间抬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李云裳眉尾上扬,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卫岑?你怎么独独问起他,难不成你喜欢他?”   温年年巴不得被误会。   她现在只想和谢霄辞撇清关系,恨不得昭告天下,...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还有这些金子和银子你收好,到了西凉国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自己身上有钱总是有底气一些,   我问过将军了,中晋的银票在西凉不通用,要不然就多给你一些了,至于这些小礼物,你带回去送给家人吧,毕竟第一次回去,总不能两手空空是不是?”   姜颜一样样交代着,白芷跟了她那么久,她不会亏待她。   白芷看着小姐给她准备的东西,也不明白,就一晚上的时间,小姐从哪里得来那么多的东西。   这哪里是什么小礼物啊,都是好东西。...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随后便径直的走出了房间。不想,一道身影正等在外面,不是别人,正是大长老:“辰儿!”古辰一愣:“大长老?有事吗?”大长老顿了顿:“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看出大长老欲言又止的样子,古辰隐约也知道大长老想要说什么。微微摇了摇头,道:“大长老放心,我古辰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是吃古家饭长大的,以后古家有事,我不会坐视不理的。”说完,古辰便对大长老深施一礼,随后告辞转身离开...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双秀的描述,听上去很不合理,客人既没睡她,也没吃完酒菜,却给她讲笑话逗乐,还给了一袋银子……客人图什么?正想着,忽听一个弱弱的声音:“我……我也遇到过这样的客人。”甄玉猛然抬头!第二个姑娘叫周双燕,按照她的描述,几乎是经历了和双秀一模一样的事。甄玉心中一动,抬头高声道:“你们谁还接过这种客人?快告诉我!千万别瞒着!”接连好几个姑娘举起手。甄玉只觉头皮阵阵发麻,直接告...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然后点开了录音笔,里面传来温知意的声音。 “小叔,其实我有时候挺讨厌你的。 “因为你总是在该狠心的时候心软,在该心软的时候狠心。 “我以为你是喜欢我的,因为你真的做了很多让我感觉你喜欢我的事。 “可惜我现在才明白,那只是我的自以为是。 “有时候我在想,要是从一开始我意识到这份感情时就告白,那么现在就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你可以早点拒绝我,我也不会付出六年...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莫名有点不好意思呢。   “你把钱都给我了,自己怎么办?”   “我手头上还有点钱,在部队也不用花什么钱,足够了。   我每个月的津贴有八十块,以后我每个月身上留五块钱,给爹妈十块。   我还资助了战友的几个孩子,孩子们的父亲牺牲了,家里条件很不好,我每个月资助他们五块钱,五个孩子就是二十五块。   剩下还有四十块,我会每个月按时汇给你,以后有什么补贴和奖金,我也会交给你。   没想到他还资助烈士遗孤。...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她很想知道里面的是什么人,但在大理寺面前她还是不敢也不能够胡作非为的,只好默默等着。   良久后,率先从里面踏出一个人影,随着越走越近,沐春瑶定睛一看。   这不是黄氏么?!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后紧接着在她身后,跟着低着头的柳岳石和昨晚的徐媚娘。   三人走到大理寺口,看见沐春瑶和方芷若二人,黄氏立刻咋呼道:“来,来人啊!把她抓起来!就是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三番五次阻挠夫君纳妾不说,还到处在...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她跟沈时简的婚约是皇帝亲自赐婚,可不是沈时简想毁就能毁的。   这么一想,她心里所有的烦躁瞬间就消失了。   就算孟婉玉死了,沈时简心里难受,但只要这段时间过去,也就没事了。   沈潇潇松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自己整齐的鬓角:“叫御医来见我。   “是。   旁边的婢女福了福身,离...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他说:“有些事,我不能瞒你,我们家最近一个项目失利,导致资金链断裂,你继父他允诺,只要我们俩在一起,他会帮我家度过难关,所以,云烟,如果你对我没意见,可以……嫁给我吗?”   乔云烟愣住,呆呆地看着他。   “你不愿意吗?”林启宵担忧。   “没有,我愿意,我愿意的!”几乎是脱口而答。   只要能嫁给他,乔云烟自然是欣喜的。   可在得知这些事后,...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 他只得将所有的疑问都吞进肚子里,应了声:“好,我都听你的。 太阳落山之后,白日里还有些冷清的京郊街道,立马便热闹了起来。 饮食街的霓虹灯纷纷点亮,桌椅也被摆到了门口,是久违的烟火气。 孟雨带着顾时浔进了一家吃川菜的店,这家店的老板是个地地道道的乐山人,口味做得十分正宗,因此他的手艺在整个影视城都有名的很。 孟雨之所以来这家店,就是因为时隔半个月,她有点馋老板做得跷脚牛肉了。 孟雨扫了眼菜单,按照老规矩点了份跷脚牛肉,还加了份烫锅毛肚,随即将菜单推...

    浏览全文实践日志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