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散文 > 叙事散文
  •   三辈子积攒起来的委屈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弄得顾望北手足无措:“烟烟,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慕岁安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哭着。   如果顾望北是她,他也是会哭的。   活了三辈子,每一世都没有好结果,任谁都不会开心的吧!   车子很快疾驶而去,慕岁安望着窗外渐渐陌生的街道。   将心情慢慢收敛,此后,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   军区和信阳市虽然不远,可他们也不是随时都能离开部队的。   只希望此后,母亲...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陆琴走后,现场只剩下三个人了。   苏婧晚也没想到顾清珩会陪着她。   颜梳英不时找话题跟顾清珩说话,可是顾清珩的态度比较冷淡,只是很敷衍的,“嗯、哦、呃”应着,让颜梳英觉得越发无趣。   苏婧晚看着颜梳英吃瘪,也挺有意思的,精神也没那么紧张了。   最后颜梳英受挫以后,就说回车里休息去了,让苏婧晚有事在找她。   实际上就是找机会溜而已。   到了三点多的时候,苏霁风终于从手术室里出来了,就被送去了重症...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杨秀华不乐意了,“什么一大把年纪,我比你还小五岁呢,我要是一大把年纪,那你是什么?”   “我也就大你五岁,你就天天挂在嘴边。   沈安念看见杨秀华准备张口回怼,跟她说道:“奶奶,咱们做面膜呢,别说话。   爷爷就是嫉妒咱们,怕咱们变得年轻漂亮,咱们就是要打扮,天天漂漂亮亮的。   叶老将军准备张口,又给沈安念打断了,“爷爷,我有个重要任务交给您,二十分钟以后提醒我们一声,省得我们错过时间。   这算什么重要任务。   叶老将军不情不愿地...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不是做梦,也不是幻听。 那是不是她对林郁尘刚才那句话的理解有错误? 他该不会是真的想要娶她吧? 手心突然就沁出一层黏腻的汗,沈竹心咽了口口水:“林郁尘,你的意思是我想的那样吗?” 林郁尘视线再次落在她脸上,见她满脸的不知所措,弯了弯眼:“是,我想娶你。 “如今说这样的话可能会显得很唐突,但是我心意如...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犹豫间,楼上传来轰隆声。   沈清清一惊,现下已避无可避。   傅梃却突然出声,嘴巴朝着一个方向努。   “去那里,有个小隔间。   沈清清弯着腰,努力把自己塞进去。不一会,密室里就亮起了灯,隔间也亮了起来。   才刚进去,傅庭砚冰冷的声音便传来。   “傅梃,敢骗我?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紧接着,是拳头打在肉体上的声音,惨叫声敲打着沈清清的耳膜。   “傅庭砚,你当初杀沈长青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用力?”   傅梃故意的,故意让沈清清...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陛下闻言更加喜闻乐见,笑着看向皇后:“你瞧瞧,咱们浚儿这是有心上人了,在这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人家来呢。”皇后笑得慈爱:“浚儿,是哪家的姑娘?怎从未同母后说起过?”季听浚思索一番,还是说了出口:“回父皇、母后,儿臣确有心仪之人,且倾慕许久。”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季听浚身上,容怀晏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握成拳。陛下爽朗地笑出来:“好!正好你也到了成家的年纪,告诉朕,朕做主赐婚提亲。”未等季听浚回答,大门外便响...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桑宁月在他耳边嘀咕:“你做什么?我还没开始卖惨呢。 季听浚一听险些笑了出来,在桑宁月威胁的眼神下勉强收了回去。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中,俨然是耳鬓厮磨的暧昧场面。 两人举止亲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桑宁月就是季听浚倾慕已久的那位心仪之人。 可是桑宁月同容怀晏成婚三年,难不成两人早已暗度陈仓? 君后的神情也开始严肃起来,陛下不悦开口:“浚儿!回来!” 季听浚循声看过去,眼神坚定:...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啊?”我妈扯了扯嘴角,大概都被我整得有些尴尬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笑了笑掩饰。   “妈,你跟宋夫人慢慢聊,我上个洗手间。我直接开溜。   结果我刚出洗手间就碰上洛思雅,她应该是特意来找我的,“聊两句,南希。   于是我...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人带了上来。 是宁泽旭。 虽然早已有所预料,但真看到他身影的时候,我多少还是有点无语。 你们这群颠公颠婆闹来闹去的,别带上我行不行。 宁泽旭从上来开始,眼神就深情地粘在我身上。 我被看得浑身不舒服。 洛闻川上前一步,不动神色地挡住他的目光:“宁先生,我们谈谈。 “我同意你的要求。宁泽旭斩钉截铁。 “把她还给我。 “……”洛闻川似有一阵的无语,“那,先来签字?” 身侧俞...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我说错话,自罚一杯。”将面前的一杯洋酒一口吞入。卫景深笑得更欢了。“看来淮年动真格了,你们都识趣点啊,不要撩拨不能撩拨的人啊!”江淮年横了他一眼,抽了口烟:“少瞎说,不想明年生日变成忌日的话,那请便。”卫景深眼底略过一丝诧异,满脸委屈道:“你居然为了女人要干掉我,淮年你变了,你最爱的人不是我吗?”“再胡扯,别怪我翻脸。”江淮年白了他一眼。康施嘲讽道:“景深,你去卫生间...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