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励志 > 哲理故事
  • 瘦子率先反应过来,立刻提出质疑。锐利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封瑾修,下一秒便直接冲了过去,拿着手里的刀,朝着封瑾修的方向刺。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只见眼前一个黑影闪过,封瑾修轻而易举的躲避了攻击,一抬腿,他手里的刀应声而落。啪的一声。刀掉落在地。瘦子被踢倒。胖子想要攻击封瑾修,可下一秒也被轻而易举地制服。楚璃呆呆的站在原地,倒是没有想到封瑾修居然会这么厉害。本以为封瑾修养尊处优,处处需要保镖,可没有想到居然...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配文是:“别浪费时间找褚鹿柠了,我们要睡了。 第4章   宋廖京紧紧盯着照片,心底像是有一团火在烧!   他捏紧手机,不知道是该庆幸亲眼看到褚鹿柠没死。   还是恰恰说明,褚鹿柠是叛徒。   出于职业素养,他咬紧后槽牙摁耐住杂乱的想法,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你是谁?”   那头没回。   宋廖京一边拨通对方的电话,一边给警队发信息,让信息技术科查这个号码的IP地址。   等待的几秒,宋廖京呼吸凝滞。   他害怕听见褚鹿柠的声音,又希望听见褚鹿柠的声音。 ...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苏水瑶听后不以为意。“解决了就好。今天下午要去谈合作,就不回家了,你记得好好吃饭。”“嗯。”林远舟挂断了电话,看着左手上包扎的绷带出神。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下午两点的时候,肇事车辆主人来赔偿。可是来的人,却不是宋嘉,也不是苏水瑶。而是苏水瑶的助理。李助理在看到林远舟的那一刻,呆住了。“夫人,和宋嘉小姐发生车祸的人是您吗?”林远舟听到他的话,提醒他道:“李助理,...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楚青沅,你自己作死,可不能怪别人。   楚晓晓念叨了一句,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一旁的芍药眼神微动,“小姐,这位周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楚晓晓眉眼微冷,“这位周大人在任职期间娶妻生子,借助夫人娘家的势力,敛了不少钱财。   “但这位周大人成为举人之前已经娶了妻子,妻子在家孝敬公婆,抚养儿子长大。   周大人中了状元之后,抛妻弃子另娶。   前世这件事爆出来之后,官也做不成了,因为贪污被判处流放。   一屋子的人震惊...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滚——”   盛凛一把夺过酒精,冲着整只手倒了下去。   刺鼻的酒精味,在他手上腐蚀出大量的泡沫。   盛凛的手狂颤不止,额头冷汗密布,嘴角却绷起一个瘆人的弧度。   徐景年都快看傻了。   陆怀瑾将他一把薅起来,火速远离现场。   两人靠在二楼的围栏上,看着脚下翩翩起舞的男男女女。   “你说这盛家的基因是不是有点问题?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变态?”   徐景年喝了口橙汁,忍不住吐槽道。   陆...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一定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让值班的护士调出监控,眼神死死的叮嘱屏幕。 霍父霍母走进病房,在病床前坐下。 她带上耳麦听里面的声音。 霍父浑厚的声音传来:“您年纪也大了,原本我们不想让把小辈的事情闹到您前面。可现在我们家那个小子执迷不悟,还请您劝一劝星洛这孩子,让他们好聚好散。 “这是她们之间的事情,我一个老婆子,怎么说的上话。外婆靠在病床上,微微喘气。 霍母闻言,忍不住插话:“我们老霍家已经三代单传了...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乌龙事件发生后,忠义侯害怕殃及池鱼,无情无义地扔下一纸休书。”“行刑那日,他更是将妾室抬为正妻,并非是平妻。”桑宁月错愕地看向季听浚,她没想到他会这般利索地将这些事情全盘托出。君后闻言皆是这般神色,但他们的错愕是来自于容怀晏。当初是容怀晏千求万求才得来的一纸婚约,而如今却毫不犹豫地就选择抛弃结发妻子。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这件事发生从头到尾不过仅仅两日的时间,尚未查明真相他就弃之...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单薄的身影在大山之中,显得格外单薄。山火漫天,就连吹来的风都带着滚烫的气息。叶昕彤记不得自己走了多久,才来到孤儿院。林木搭建起的房子被焚烧的一干二净,只剩下钢条还在苦撑。叶昕彤一路找人,终于在狭小的角落找到了躲在一处的院长和孩子们。他们身上全是被火烧过的伤痕,有的还在涓涓流血。瞧见叶昕彤来,他们眼中升起希望的光!“我是蓝天救援队的救援医生,我先为你们包扎伤口,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你们出去。”叶昕彤三言...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知道林舒洛今天出院,其实不用林万坤说他都会去。他开着车缓缓停在了医院门口,邹妈一手扶着花落,另一只手拖着一个行李箱。花落其实感觉自己都已经好了,不需要她扶,但邹妈很坚持,她无奈,只能把自己当成病号。王廷勋见着出来的两人,下车径直过去接走邹妈手中的行李箱。花落见到他,礼貌地朝他点头。王廷勋有些怪tຊ异的看了她一眼。车子一路开往辛淮远的别墅……车内,没人说话,气氛莫名有...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 沈清琦淡笑道:“沈家九族里头年轻的郎君可不只有沈璧一人。”严泠疏脸颊通红道:“那与你最亲近的也就是沈璧了,我能想到的自然也只有沈璧,你可不要贼喊捉贼,你分明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休想伤得太子殿下半分!”沈清琦笑了笑,先前那个端庄自重的严丞相家的姑娘,这会儿可是羞赧得脸上都能滴出血来。“泠疏妹妹啊,那沈璧可不是什么好玩意,你得擦亮了眼睛……”“我对沈璧从未有过什么心思!”说罢,严...

    浏览全文哲理故事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