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日志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感悟 > 网络日志
  • “姜同志你就带张嫂子去医院看看吧。”“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姜玉以前就知道,家属院里好些嫂子们认为她是资本家的女儿,觉得她成分不好,再加上之前她闹腾的那些事情,众人对她的看法都不好。所以张玉此时才敢碰瓷她。“昨天好些嫂子都在,也都听到我说那东西太辣,不能直接吃,要加水煮菜煮肉的话了吧?”姜月的话一出,张玉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她当时确实听到了,可姜月做的那东西太香了,又放了那么多...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不过…   简欢张眼望向身侧娄枭跟黑暗融为一体的轮廓。   如果他明天不来,今晚,就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晚了。   或许,从今往后,他们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躺在一张床上。   正出神着,腰间忽然紧了紧,被提挂到男人身上。   “睡不着?”   临别将至,简欢难得的顺从。   头搁在他胸膛上,长长的发顺着他肩膀往下流,散在床上,搅乱了床单的纹理。   “嗯。   简欢怕娄枭多想,补了句,“有点怕明天会不成功。   头上一声笑,“你还有...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一会儿我去外面找找。林绮道。   徐鹤霄点头,“找到了别急着拿回来,等晚上的时候再去拿。   就怕外面一块石头都是集体的,不给拿。而且绮绮一个纤细的女生扛着一大块青石走街串巷,太引人注目了。   “行。林绮应下。   林绮吃了早饭就出门,徐鹤霄则留在家,一边看孩子,一边做木工。木头是林绮昨天晚上刚催生出来的楠木,一共五棵楠木,每一棵都比水桶还要粗壮。   因为刻意控制,楠木只是普通的楠木,没有变成金丝楠木。不过即使是普通楠木,那也是木材中比较珍贵的品种了。   徐鹤霄打算...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这演技,堪称影后级别……   黑羽见她这种反应,放心了,冲她一笑,示意她,“达培罗,过来……”   他满以为达培罗会过来。   结果,对面的“达培罗”只是看了他一眼,猛地转身,呼的一声化作黑气,从他身边飞过,冲出了客栈。   黑羽猝不及防,转头看着门口,愣了几秒钟。   反应过来之后,他嘴角一笑,跟着出来,化作淡淡的黑气,呼啸着离开了客栈……   ……   黑羽去追达思罗的时候,我和达培罗已经来到了外蒙古沙漠。   不是我有多喜欢这里,...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灵堂只剩了陆枭礼一个人。一身简单的黑色西服,被他穿起来,也显得英俊挺拔。我不得不再次肯定自己挑老公的眼光,死心塌地地爱了他这么多年,也是有原因的。“但是,陆枭礼。”我轻声开口道:“如果有下次,我不要再选你了。”再俊美的皮囊,里头那颗心不属于我,日子过起来,也没什么滋味。就在这时,一阵风吹了过来,长明灯的火焰微微晃动着。陆枭礼疾步走上前,小心翼翼地用手护着灯。那副紧张的模样,是我从没见过的。我苦涩地...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其实她约摸了一下路线,来这里蹲守,果不其然,只有这一条岔路,他想干点什么也只能等小胖子跑到这里,或者逼小孩来这里,毕竟外面也不是一个人看不到。   怎么会这样?!   柳蒿芽死死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第110章不是肩膀拍不到,而是大腿更省劲。   等人走了,柳蒿芽一点不敢耽搁,冲出屋子,一路狂奔先去了公安局。   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她肯定稳不住,要是被高温的男人发现了点端倪,她可就完蛋了,尸体扔哪儿都不知道。   ...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而徐煜章看都没看顾凉月一眼,仿佛两人只是陌生人。就带着王吟湫坐下。顾凉月心头刺痛,坐下时满脸落寞。他们明明是最亲密的爱人,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陌生?之后的一顿饭吃得格外不自在。何副司令和顾凉月聊,和徐煜章聊,唯独冷着王吟湫。而吃到一半,何副司令忽然气定神闲地开口:“承泽,你去给我买包白糖糕。”“青禾知道店在哪儿,你俩一起去吧。”没叫王吟湫,她就只能坐着。楼下的街道是顾凉月和徐煜章以前最常走的那一条。那...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如今他摇身一变,成了尊贵无比的东宫太子。而她,亦从正妻变成了他带回京城的一名侧妃。侧妃说得好听,可实际上却也只是妾。来京城前,父亲曾语重心长拉着她的手说:“东宫险恶,若你不愿,爹拼尽全力也能将你留在扬州。”可她还是义无反顾跟着裴望廷来了这举目无亲的京城。外人都说她贪慕权势,挟恩图报逼着裴望廷带她入东宫,妄图飞上枝头变凤凰。对于这些,姜秋叶却全然不在意。她依偎在裴望廷...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邵铭瑄对乔馨的偏爱,勾起她许多不美好的回忆。好像她从来都是被家人和丈夫放弃选择的弃子。“邵铭瑄,她生不出孩子,难道你也不想要孩子了吗?”江眠吼起来。乔馨眼底的冷意转为讥讽:“妹妹,你若是真想为顾家添香火,又怎么会在两年前任性的打掉临渊的孩子?”提到这个被流产的孩子,空气瞬间变得静止。江眠咬着唇,唇色惨白。藏在衣袖里的手忽然在不停的颤抖。“妈妈。”“妈妈,我疼。”她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一个隐绰的画面:一...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 梅尊者一愣,想起一开始时内门中对晏岁的流言蜚语,那个时候自己确实是有些不待见这个弟子。“白青莲说几句话掉几滴眼泪你们就都不要我了,只有我师尊要我,让两位师兄大半夜堵门也要把我带回去。”晏岁轻轻地说着那些往事,“现在你们都想要我了,我也只要我师尊。师尊平日里确实公务繁忙没空指点我,但是我在师尊那边很快乐。我可以干一切我想干的事情,我不管做什么,哪怕做了坏事师尊也会找理由夸我。而在梅尊者那边,...

    浏览全文网络日志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