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散文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散文 > 游记散文
  • 于心把手搭到韩皓的肩上,轻声说:“你先别激动,我有很多办法让她在这个家待不下去,不过,你要是愿意跟我联手,我保证我不会伤害她。”韩皓挪开她的手,生气的说:“于心,你不要再妄想了,我不会答应你的,陆知琛要是知道你要害他们,你就不会再这么趾高气扬的跟我说这些了。”“韩皓,你太天真了,你真的以为陆知琛喜欢小璃是因为喜欢她那个人么?你错了,陆知琛喜欢的只是她的身家。”听了于心的这句话,我的心震了一下,她说...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吃过了,你呢?”“还没呢,刚开完会。”“……那赶紧去吃饭吧!别把胃饿坏了。”“嗯,一会就吃。”陆景泽顿了一下又说:“老婆,我想你了!你有没有想我?”“有多想呀?”安妍笑着问道。“恨不得马上飞到你身边。”“这样啊,怎么办呢?要不你瞬移到我这里来?”“好啊,等我把时光机研究出来。”“那还是算了,坐飞机都比你那个快。”……安妍跟陆景泽聊得火热,没有注意到一旁...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顾时浔忍不住抬头看向那道瘦弱的背影,眼眶微微有了湿意。秦意的背影瘦弱而坚决,仿佛再也不会回头,一如那日在除夕夜离开的孟雨。顾时浔靠着门框,有些颓废的跌坐在地上,只觉得心中一片荒芜。在同一天,他弄丢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也告别了真心爱他的女人。……此后整整一周,顾时浔没迈出过家门一步。还是听闻公司的手下说起了顾时浔一周没去顾氏集团上班的消息,顾父才带着顾母强硬的撬开了顾时浔的别墅大门。在满地的酒瓶中央,...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还来不及想太多,自厌的情绪和罪恶感,已经开始啃食她的良心。   无论是怎么和骁爷发展到这一步,一时好奇也好,一夜露水也罢,或者……还有其他,总之,她现在就是该死的劈腿了。   而身后凌乱的床,都彰显着昨晚她和骁爷有多疯狂。   曾经最瞧不起这样的人,每每在生活中遇上这种人,总要和冯染在心里默默鄙视一番。   可是,没想到,如今,自己竟也变成了自己最厌恶的人!   不敢再有任何留恋,难过的抓过地上的睡衣,胡乱的套...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冉梨如约到达,对方已经在等候,他带着黑色的鸭舌帽,黑色的口罩和黑色的眼镜,显然是不想让她看到容貌。   “陈先生?”她走到他们约定好的b11桌询问。   “嗯,坐。鸭舌帽男淡然的瞥了眼面前的女人,又快速环视四周一圈,没看到什么可疑人物。   冉梨同样带着墨镜和口罩,她缓缓入了坐。   对方仔细打量她起来。“梨姐做事风格,我喜欢。   “陈先生,老实说,你要的一千万,我们璀璨没有,就算有,也不可能给,要知道就算是当红明星,这笔巨款也不一定愿意出。冉梨直截了当的切入...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当务之急,是要先保住我的小命!   可关键时刻,黄申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一掌拍了过来!   半空中,这妖怪笑的极其恶劣。   “神女是吧?我看你这次要怎么逃!”   “老子早说了,你法术再高强,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受死吧!”   我刚刚从上面跳下来,姿势都还没摆好,就被人暗算,眼看着一掌是躲不开了,我随便抬起右手,咬牙接了上去。   不管怎么说,我不能折在这黄鼠狼手里!   再说,这精怪短期内,连续在我手里受伤两次,念他也没多大本事!   ...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安婧赤脚一步步走入屋内,如入无人之境。   客厅中,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老鹰早已暴毙身亡。   而另外几名男子也虚弱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废物。   安婧伸手,老鹰身旁那根名贵的鹰首拐杖立马化为灰烬。   她歪头看了看右前方男子身侧的甩棍,再次抬手,接着拿着棍子猛地砸向身旁这人的膝盖。   四名男子,无一幸免,当场断了双腿。   安婧丢下甩...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导演您放心,我肯定随叫随到。 …… 三个月后,孟雨杀青了在剧组的戏份,告别了詹姆士导演,决心回国。 和她一起的,还有两年前和她一起出国的苏恒。 两年前,苏恒决心陪着孟雨一起出国念书,自己也攻读了研究生学位。 所以一年前,孟雨之所以打算去好莱坞影视基地找个场记的工作,就是为了等苏恒结束学业后一起回国,谁知道却误打误撞的进了演艺圈。 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二人终于到了京北机场,苏恒一手推着自己的行李箱,一手推着孟雨的行李箱,问道:“孟雨,回...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藏书阁内。祁尧不断翻找着上古秘法。三日后,他终于找到了一本记载着命灯追魂的法术。祁尧激动的捧着古书,双手止不住颤抖。锦汐,他的锦汐马上就要回来了!祁尧拿着古书火速飞回到烈阳殿。回到烈阳殿后,他习了古书中的秘法后,开始对着冰棺中的白锦汐施法。祁尧反手结印,一团赤红的火焰从他身后散出。“浮生梦,赤火立,凌神入体,归!,”话落,一缕缕战神魂元从他指尖流出,慢慢注入...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他伸出手轻轻探了一下她额头,发现她果然出现了林院使说的发热情况。当下,他又拿了湿帕子,敷在她的额头,为她降温。他本就腿脚不便,清宁守在屋外,听到动静询问是否需要帮忙,一一都让闻淮声给拒绝了。现在,他只想亲自照顾她。半个时辰不到,疏影回来说带回来的黑衣人已经招了。闻淮声同他出了主屋,在外边问道:“是谁?”“是,是招了,但跟没招差不多。”闻淮声回头,只一眼看得疏影浑身发颤,扑通一声跪下,“王爷,对方只...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