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散文 优美散文 浏览散文内容

秦默淮夏鸢全文免费阅读(秦默淮夏鸢无弹窗大结局)_秦默淮夏鸢全文免费阅读

qingyan 铁扇美文网 2024-06-18 16:05:19 15

的蓝宝石戴上,意外的不显老气,反而为她平添了几分养尊处优的贵气,真就像一个被他供奉在神坛的小祖宗。

  秦默淮低磁性感的声音夸她几句,随后闭了嘴,阴鸷的目光死死盯着她的脚。夏鸢挑了一双黑色细带凉鞋,精致雪白的小脚完全暴露,连粉润私密的脚心都可见一二。

  “这双凉鞋不好看,我帮你选一双。”他道。

  夏鸢:“可是我觉得很好看,而且穿着它不累脚,当初还是你给我买的呢。”

  秦默淮眼神沉了沉,只让你穿给我看,没让你穿出去给别人一饱眼福。

  “乖,就穿我选的。”

  “秦默淮,你好爹哦,我又不是你养的芭比娃娃,穿什么衣服都要受你操控,收一收你那气焰冲天的控制欲ok?”

  “你是我的芭比娃娃,也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所以我有资格决定你穿什么。抱歉,我就是这么爹,你忍一忍。”

  他目光锐利又温沉,像敛着利爪的巨狼,用吻部拱小白兔,一点一点把她拱进自己窝里。

  “我做什么你都要管,没自由啦,要被你气晕。”夏鸢翻白眼,老老实实坐在公主凳上,打量着给自己穿凉鞋的男人。

  这男人该死的甜美,连死亡视角都帅的不一般。

  “你怎么这么帅呀。”

  被老婆夸了。

  秦默淮抿着薄唇,努力不笑出声。

  一会儿讨厌他,一会儿又夸他,何止夏鸢捉摸不透秦默淮在想什么,他也同样捉摸不透她在想什么。

  但不可否认的是,秦默淮很吃夏鸢的欲擒故纵。

  例如前一天晚上弄得狠,夏鸢哭着说讨厌他,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秦默淮无奈去书房睡,而害怕打雷下雨的夏鸢会偷偷溜进书房找他撒娇。

  “你不抱抱我吗?”

  他根本没有办法抗拒,次次都会被老婆钓成翘嘴。

  -

秦默淮夏鸢全文免费阅读(秦默淮夏鸢无弹窗大结局)_秦默淮夏鸢全文免费阅读

  库里南开进了金秋小区,去夏家拿户口本,再去民政局领证。

  夏家夫妻接到夏鸢的电话后,就一直在家里等着。

  梁敏有点焦虑,时不时走到阳台的窗户边,看看他们来了没。

  “来了!我看见秦总的车子了!”

  夏懿表现的很淡定,这次他拿出了金瓜贡茶招待秦默淮,秦默淮觉得上次待遇那么差,是被裴矜臣这个倒霉蛋害得。

  他明明很受伯父伯母的欢迎。

  梁敏满脑子问题,话到嘴边只简单一句,“为什么突然想结婚?”

  秦默淮正色道:“我和鸢鸢交往了十个月,对彼此都有了深入的了解,既然认定了彼此,结婚只是顺水推舟的事。鸢鸢是伯父伯母的爱女,以后她也会是我的掌上明珠,即使有了小孩,我也最爱她。”

  梁敏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也不是阻止你们,就是希望你们考虑清楚。鸢鸢今年才21岁,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婚后肯定需要你处处操心,一日两日还好,一年两年也觉得新鲜,可是七年八年呢?”

  “你没有办法保证待她始终如一,你有试错的资本,可鸢鸢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你不要她了,她会从云端跌落尘埃。”

  “你会补偿她一些金钱,可金钱不是万能的,万一她受不了抑郁呢?死于抑郁症的有钱人也不少。”

  这话说的太满,秦默淮几乎找不到突破的口子。

  “伯母,您和伯父结婚二十多年了,您应该相信爱情的力量。”

  天爷。

  堂堂秦氏集团的总裁,怎么是个恋爱脑?

  相信爱情,不如相信野猪会上树!

  “…我从来不相信爱情的力量。”梁敏今天特意盘了头发,从小自强自立令她眉宇有几分英气。

  端着茶杯,岁月静好的夏懿看向妻子,慌乱道:“敏姐姐,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梁敏白了他一眼。

  小小的房间,少少的人儿,居然足足有两个恋爱脑。

  秦默淮终于知道夏鸢翻白眼是遗传谁了。

  梁敏:“鸢鸢,你跟我过来,我单独跟你说几句。”

  夏鸢屁颠屁颠跟了过去。

  夏懿端着茶杯,神色落寞。他身材清瘦,灰色的衬衫轻盈,牛仔裤搭配一双小白鞋,像是气质干净的日系帅哥。

  敏姐姐说过,最喜欢这样的他。

  现在不喜欢了吗?

  他有点难过。

  像是月宫里一瞬间垂垂老矣的仙兔,难受得想死一死。

  伯母太强势,秦默淮决定从伯父下手,于是出言宽慰,“伯母可能在说气话。”

  夏懿看向秦默淮。

  “就算伯母真的不相信爱情,她还是跟您结婚生子,这证明在她心里您是比爱人更重要的存在。”

  秦默淮的声音平缓、温和、冷静,充斥着令人信服的力量。他是厚黑学的实践者,善谋攻心的计策信手拈来。

  夏懿目光幽幽,“你就是这样哄鸢鸢的吧。”

  秦默淮:“很多时候都是她在哄我。”

  夏懿:“……”

  母女俩待在卧室久久不出来,两个男人不由起身过去,夏懿抬手想要敲门,却听到夏鸢欢快的声音:“我才不是恋爱脑,我要向妈妈学习!”

  夏懿看向秦默淮,眼神促狭。

第50章 领证,聘礼单长达两米

  “就算鸢鸢真的不相信爱情,她还是决定跟你结婚生子,这证明在她心里你是比爱人更重要的存在。”

  夏懿把这句话还给了秦默淮,并且握住了秦默淮想要推门的手腕。

  “你现在进去,不仅鸢鸢尴尬,敏姐姐也会尴尬,一个好男人要懂得维护妻子的脸面。”

  “……”秦默淮被教育了,却无法反驳。

  雾蓝色西装营造着淡淡的忧郁氛围,秦默淮敛着眼,分析夏鸢话里的意思,是真的不够爱他、还是受了梁敏的影响?

  夏鸢清脆的声音又响起,“我才不会被秦默淮吃得死死的,我那都是哄他,我要是惹他生气或者跟他吵架了,我就会跟他说怕黑怕打雷怕下雨,他火气再大都会消,很好哄哒。”

  一双小脚穿着浅蓝色小羊皮高跟鞋,精致的尖头缀着碎钻像繁星,脚背清瘦白皙,弯起一道优美的弧线。

  夏鸢正用鞋尖‘啪嗒’地面,像活泼欢快的POP曲风,却搅的秦默淮心烦意乱,恨不得冲进去找她质问,是不是真的把他当成了疯狗,而不是爱人。

  梁敏和夏鸢手挽手走出卧室,看到秦默淮和夏懿端坐在客厅里,脸色一个比一个严肃。

  特别是秦默淮,无机质般冷漠的眼神,转瞬即逝,朝夏鸢温沉微笑,“过来坐。”

  梁敏坐到了夏懿身边,夏鸢强行挤在了爸爸妈妈中间。

  QuQ爸爸妈妈再爱我一次。

  秦默淮瞧了她一眼,只敢背后放狠话的小怂包,他优雅从容地拿出一份聘礼单,像是变魔法一样,夏鸢都看呆了。

  洒金红纸,用毛笔蘸了墨汁,落笔是瘦硬又优雅的瘦金体,裁成长方形的纸张摊开足足有两米长。

  光是撰写这份礼单就要耗费不少时间,更别提上面一笔一笔的彩礼,令人触目惊心。

  夏鸢轻眨睫毛,看向秦默淮,他什么时候写的这份礼单?

  想必不是一日之功,是早早就开始准备了。

  秦默淮撩起眼眸跟她对视,把她的惊讶和忐忑尽收眼底,呵,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等他把人娶回家,再好好料理这只负心薄幸的小兔子。

  梁敏连忙站起身,捧着聘礼单子的一头开始看。

  纽约上东区联排别墅一套、圣地亚哥La Jolla豪宅一套及私人果岭、法国巴黎市中心两套公寓及坐落在Fourqueux的庄园。

  秦默淮考虑到夏鸢年轻,正是喜欢买买买的年纪,所以在巴黎市中心买了两套公寓,距离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道几分钟的路程,逛各种奢侈品专柜很方便。

  梁敏虽然不懂豪宅,但别墅和庄园一定非常贵,而且还是好几套。

  这只是礼单的开头。

  梁敏和夏懿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往后看是国内的资产,香州21间商铺、市中心洋房3套、海景房一套、半山腰别墅一套、迈巴赫一辆、宾利一辆、法拉利一辆…tຊ…

  梁敏看到‘蓝色私人订制飞机’的时候,已经被‘豪’的麻木了。

  世界上的有钱人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多我一个?

  仇富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强烈,但想一想这些东西都是她女儿的,梁敏就释然了。

  礼单最后用瘦金体写了很多珠宝首饰,粉钻、祖母绿、红宝石项链、钻石王冠全都是秦默淮之前送给夏鸢的,之所以写在礼单上不是显得多,而是证明这些全部都是她的婚前财产,谁都拿不走、分不走。

  除此之外,秦默淮觉得礼单不够妥帖,又购置了一条价值三千万的卡地亚蓝宝石手链以及101.5克拉斯里兰卡蓝宝石胸针,夏鸢喜欢蓝色。

  秦默淮已经拿出了他的诚意,再加上夏鸢愿意嫁给他,梁敏没有什么好反对的。

  但她心里也明白,秦家大概不同意夏鸢进门,否则今天送礼单的人应该是秦默淮的长辈。

  夏懿找出户口本,递给了女儿。

  “一转眼你就长这么大了,你背着小书包站在幼儿园的场景,似乎就在不久前。爸爸也没什么成功的婚姻经传授给你……”

  说到这里,夏懿幽怨地看了眼梁敏,继续道:“但有一条你要记住,婚姻里不需要善意的谎言,需要的是坦白。”

  他已经暗示的这么明显了,


本散文为铁扇美文网散文频道优美散文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