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青春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苏槿林牧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槿林牧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chun 铁扇美文网 2023-11-20 22:22:18 46

“阿月是不是你派去的?”

“楚皇,你这可就错怪我了,阿月是我那掌门师兄为了他的好徒儿特地派道你身边的。”

苏槿握紧鞭子:“所以,你们岭南派从十年前开始,就监视我,监视楚家?”

“不,比这要早得多。应该说至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岭南已经算到了一切,就开始为我的好师侄渡劫做准备了。”

苏槿心口一疼,她忽然想起自己从小到大被骂“灾星”,她从前也一直以为是她的出生害死了母妃。

可现在……

“当初我的“灾星”之名,是不是岭南派的人传出来的?”

“没错。”谷木一笑,万般肯定道:“那还是掌门师兄亲自下山给你“批命”呢,说起来,他原本是要你死的,可不知怎么的就变卦了。”

这样云淡风轻的语调。

可见他们当初是怎样不在意的心情

他们那样随便的一句话,却造就了她一辈子的苦难。

她原本是个公主,可因为“灾星”的批命,在宫中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五岁那年,她饿的不行,她想吃一个冷馒头,却要从狗嘴里抢。

知道外祖父打了胜仗回朝,她才勉强活的像个人。

外祖父为了她,答应了苏皇的无理要求,为元朝开拓,守护边疆,他每回京一次,都会带着比上一次更重的任务回边疆。

可为了不然她受欺负,他每隔三年都要回看她一次,每月都会书信问平安。

她小时候不懂,一直盼望着外祖父回去看她……

长大后,她拼命忍住思恋,只报喜不报忧。

看看啊,她拼死想留住的温情,原来从一开始就被人斩断!

她痛苦了半辈子“批命”——

竟然是他们随意的一个借口!

苏槿林牧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槿林牧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第四十一章 不敢念

绝情蛊在这一刻仿佛失效。

苏槿的怒意怎么也压不住:“你们这些人,可真该死!”

一字一句,她宛如咬牙切齿说出。

林牧捂住心口,他满眼痛苦望着身侧的背影,了解越多,他越没发现他和她之前的天堑越深。

他们之间,越无法挽回。

谷木仿佛没有看见苏槿的杀意,还笑着回应:“是啊,岭南派所有人确实该死,你看,我现在给你报仇了,你开不开心?”

“少颠倒黑白!”玄阳只是在看不下去,“你这嘴脸可真够恶心的,噬心蛊那种万虫啃心的玩意你都下到她身上,你比掌门更恶毒。”

“楚老将军身上的蛊毒不必噬心蛊常见,也是你搞得鬼吧。”

“不错嘛,你们既然都已经猜到了这里了,不若猜一猜,我这一次引你们来这里会做什么?”

说完,谷木还意味深长望了苏槿一眼。

林牧立刻警惕上前,不由分手把苏槿拉到自己的身后。

同一时间,院子空地上忽然亮出了一道血色纹路,而那纹路的尽头连接着就是那冰棺。

玄阳子扫了一眼地上的痕迹,脸色大变:“生死转换阵!”

而这个阵法的主线竟然连在了苏槿的身上。

生死转换阵,可不比九九杀阵规矩。

生死转换阵,会把活人的生机抽取干净,被抽取生机的人会干枯成枯木一般。

“阿槿!”

林牧当即拉过苏槿的手,果然在她的掌心见到了一条红色的纹路,只要这纹路蔓延道心口,苏槿的生机就会被转移。

生机转移,苏槿会死,一付苏槿生存的绝情蛊自然也会死,难怪绝情蛊刚才不对劲。

林牧握着苏槿的手都在抖,苏槿心口有股莫名的情绪萦绕,冲得她原本不安的心口更加不舒服。

她一把抽挥手,右手握紧鞭子,冷道:“把这人杀了,一切就解了。”

“要杀我,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林牧握紧玄冰笛站在苏槿的侧前方,盯着谷木的眼神,恨不得把谷木碎尸万段!

玄阳子瞟了一眼谷木身后的冰棺,他往门口那边稍微侧了一点,右手握着自己的兵器玄铁扇。

所谓擒贼擒王。

谷木现在就是个护主的兵卒,毁了那嗝冰棺里的人,谷木的一切都成空。

这家伙一会儿这个阵一会儿那个正,耍着整个玄门团团转,那得意的嘴脸实在太恶心人了。

这样的人,不配得到幸福

下一息,三人同时冲了上去,四人打在了一起。

苏槿三人虽然受了伤,但他们三对一,谷木也讨不到好。

来回交战,转眼已过三百回合。

小院子已经毁了差不多了,唯有那个放了冰棺的屋子还保存完好。

四人也都气喘不已,苏槿捂住心口,生生咽下嘴边的血腥,她死死盯着也吐血受伤的谷木,目光寒得如冰。

这人才是害死外祖父的罪魁祸首,她绝不会放过他!

接着,苏槿提着鞭子就冲上去,那谷木却不闪不避。

林牧心中一沉,却见一道银光自谷木的衣袖窜出。

“小心!”

林牧用尽力气上前,拼死拦在苏槿的身前。

“噗嗤”一声,那道银光没入了他的心口。

穿心而过。

第四十二章 叹

林牧疼得额头布满青筋,眼中瞬间弥漫血红。

他伸手拽住那逃窜的银光又猛地按进自己的胸膛,只见他大吼一声,一股劲气猛然荡开,生生把谷木弹开。

不远处的玄阳子也受到了不少冲击,她身边的苏槿反而没事。

等苏槿细看,却发现那银光竟然消融在林牧的心口,而他的心口处的鲜血,已经染透了他的白袍。

“林牧?”

苏槿心口一疼。

不同于绝情蛊躁动带来的疼。

她明显感觉这疼是为了林牧。

可她却不明白为什么。

等她反应过来之际,却见林牧替她拭泪:“……别哭。”

苏槿这才发现,只这么短短的时间,她竟然泪流满面。

不远处,谷木神色难看道:“林牧,你可真可以啊,噬心蛊呆在你体内三年非但没有弄死你,竟然还把我好不容易练出来的蛊蛇拖了进去。”

“这两蛊可都是天下至毒之物,两蛊在你的心中内斗,我倒要看看你是暴毙而亡还是沦为蛊虫的傀儡。”

随着他的话落,林牧的心口果然涌出更多的鲜血,他的眼睛也红的就要滴血。

“阿槿……离我……远一点……”

费力说出这几个字,他已经用掉了所有的力气,他眉心那走火入魔的竖纹也慢慢扩散扩散开来,隐隐有恶化成谷木眉心那种架势。

谷木见此,觉得林牧已经不足为惧,他握着剑冲着苏槿走去,口中还道:“很抱歉啊,又要让你忍受一次剖心的痛苦了。不过你放心,你好歹也替阿瑶养了这么久的绝情蛊,用你的痛苦和深情喂够了它,作为补偿,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苏槿捂住心口退后:“绝情蛊,也是你培育出来,故意送到外公身边的?”

“这倒不是,绝情蛊这样的灵宝是集天地灵气而生,可不是噬心蛊那样的毒物,随便杀几个人就能培养出来的。”

“不过,绝情蛊的位置确实是我暗中派人透露给楚老将军,那蛊是他老人家差点废了一双腿带回来的。”

苏槿不懂,明明自己已经断情绝爱,可为什么还是忍不住泪流。

林牧走火入魔不能动弹,玄阳子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苏槿也受绝情蛊强制,发挥不住力道。

谷木大概是觉得胜券在握,也不着急动手,像是胜利一般,说着自己这些年的计划。

“其实,岭南派预知了林牧的生死情劫之后,不就我就意外发现绝情蛊的存在,那时我就觉得天助我也。”

“绝情蛊可起死回生,但是需要食用感情才能激活,激活之后它就能代替心脏存活。但阿瑶已死,她激活不了绝情蛊,于是,我想到了绝妙的注意,”

不等谷木继续说下去,苏槿已然能猜到接下来的事。

“所以,你撑着岭南掌门寻我之际,就开始布置了你的计划,你养蛊,害人,玩弄权术,你一面刺激岭南派的人,一面挑起苏皇和我外祖父的不和……”

苏槿放下心口的手,眼角划过一丝血泪。

她冷冷盯着谷木,眼中是浓烈的恨意:“你这个杀人凶手,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话毕,她抬起手就要朝自己心口刺下去!

第四十三章 破

谷木脸色一变,瞬间冲苏槿袭来。

苏槿立马推后,把人引向了更远处。

而就在她快要被抓住之极,竹屋忽然传出道尖锐的似人非人的吼叫,刺得人耳朵生疼。

“阿瑶!”

谷木立刻转身,却见那冰棺已经被玄阳子毁得四分五裂。

“不!阿瑶!”

谷木再也没有心思抓苏槿了,他惊慌回到竹屋,捡起碎片旁边的一颗圆润的蓝色珠子就要往婚服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青春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u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