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散文 叙事散文 浏览散文内容

男女主人公叫唐彩萍陈山海的小说免费资源唐彩萍陈山海

chun 铁扇美文网 2023-11-20 22:08:11 42

陈山海她实在要不起,也招惹不起。

她这辈子没有多大的志向,只想和阿妈好好的,平凡幸福过一生。

唐母却不信,捧着唐彩萍的脸,凝着她问:“受欺负了就跟阿妈说,我帮你教训他,阿妈怎么说也是长辈……”1

“阿妈……”唐彩萍摇头打断,拿出两辈子的演技哄人,“我只是突然想通了,不想在陈山海这颗歪脖子树上吊下去。”

“我想找个爱我,宠我的男人,会陪我笑,陪我闹,我哭了呢他会来哄我,就像阿爸对你那样。”

“阿妈,我想离开沙安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或许,会碰到一个合适我的人……”

说着,母女两都沉默了下来。

一会儿后,唐母握了握唐彩萍的手,似乎想要给她一些力量:“好,你做什么阿妈都支持你。”

“可离婚这事你要想清楚。真的放得下吗?”

唐彩萍看向了门外,思绪飘远,想到了陈山海无数次留给她的背影。

“嗯,我不要他了。”

……

一周后,唐母出院。

母女两准备回家收拾东西,可没想到人一回到村子,就被唐奶带着一群不怀好意的村民堵住。

“呦,你们还有脸回村呐!之前不是得意洋洋说要参加高考?还夸口说比贝贝强,最后怎么考到卫生院去了?”

“啧啧,假冒高考生大闹考场,丢人都丢到镇上去了,可怜我埋在地上的大儿子,人死了还被人戳脊梁骨喂!”

刚出院的唐母气得脸色发青,但还不等她撩袖子骂架,唐彩萍却先一步挡在面前,冷冷威胁。

“奶奶,你可别忘了我现在还是首长孙子的老婆呢!要是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拖着一辈子不和陈山海离婚!”

话落,唐奶骤然收声。

唐彩萍冷着脸,带着唐母回了家。

男女主人公叫唐彩萍陈山海的小说免费资源唐彩萍陈山海

经过这么一闹,唐彩萍更加坚定要离开沙安村。

收拾好东西之后,唐彩萍来到书桌旁,从数学书里抽出一张被她捏皱了的离婚申请书。

【离婚申请人:陈山海】

申请书的最下端,‘陈山海’三个字写的干脆无比。

说了要放下,但此刻看着,她的心还是有些疼。

但唐彩萍很快压了情绪,拿起笔,在陈山海龙飞凤舞的笔迹后,也签上了自己娟秀的小字。

【离婚申请人:唐彩萍】

两种字体呆在一起,怎么看都不搭。

就像她这个人,无论几辈子,依旧和陈山海不相配。

叹了口气,她把这封报告放在了屋子中最显眼的位置,而后提起包袱,转身离开。

陈山海,再见了。

……

与此同时。

陈山海坐在归来的吉普车上,心口忽然一整悸痛。

唐彩萍对他说离婚的那一幕,莫名又闯入脑海。

疲惫,死寂……他从来不知道这种历尽沧桑的老年人情绪会什么会出现在十九岁的唐彩萍身上。

下意识将车速加快,心头有股莫名的情绪催着他——

再快一点!尽快见到唐彩萍!

这些天,他想了很多,也发现自己其实并不了解唐彩萍。

愿意豁出性命去救母亲,为了高考能带着伤熬夜看书看到晚上十二点……这样的她也不是无可救药。

不管两人是怎么结的婚,但是他们已经是夫妻,只要她没有大问题,跟她过完下辈子,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或许,这次归营的时候,他可以领一份家属随军申请书。

一路疾行,一路急切。

两个小时后,陈山海终于抵达了沙安村。

而就在他推开车门下车,想象着,把可以随军的消息告诉唐彩萍,她会是什么表情时,却发现从唐彩萍家围了一圈人。

他刚一停车,就听见村民议论——

“哎呦!你们是没看见,高考那天,唐彩萍被考官丢出考场的样子,真是好笑死了!她妈就是护着她才被人打进了卫生院。”

“依我看,唐彩萍就是一个灾星!活该不能参加高考!”

“她前段时间不还说她男人对她很好?我呸!她男人要是真在乎她,怎么会给她一张假的准考证!”

陈山海僵住,什么假的准考证?他明明亲自给唐彩萍报名了高考,他给的准考证不可能是假的!

电光火石间,他忽然明白唐彩萍为什么提离婚。

“让开!”

陈山海下车,第一次不顾礼貌急切推开人群。

而就在这时,屋内忽然冲出一个高举着一张纸的男人,嘴里还喊——

“大家快来看这张离婚申情书!原来唐彩萍跟陈山海早就签字离婚啦!难怪她拎包袱走的时候说永远都不回来了!”

======第11章======

陈山海冲上去,一把躲过男人手中的离婚申请书,才发现这上面签字的字迹是自己的。

“她去哪了?”

他突然回忆起,在和唐彩萍结婚的那一天晚上,这张报告就打好了。

可这张离婚报告早在结婚的第二天就不见了,怎么会在唐彩萍手里?

到底还发什么什么事?

他看向屋内,这才发现,院内零零散散都是之前在屋子里安置的家具。

唐奶和堂兄正颐指气使地要求村民们将屋子里的木柜搬动出来,唐贝贝就站在一旁,笑容满满。

可唯独没有见到唐彩萍。

这时,唐贝贝也扭头看见了陈山海,心头顿时咯噔一下。

他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山海哥!”

陈山海面色深沉,径直越过朝他迎上的唐贝贝,无视了那声甜软的呼唤。

也不管瞬间僵硬在原地的唐贝贝,陈山海快步穿过院门走到院厅中间。

他用冷冽得森然的眸光扫视一眼周围的人,周身的冷气似乎要将整个院子冻住。

看到陈山海向自己投来的眼神,好几个搬东西的都面面相觑,尴尬非常地停住了手。2

陈山海启唇,对院子里的人沉声喝一句:“你们在干什么?偷盗别人家中财物是违法的,是想坐牢吗?”

听到坐牢,来帮忙搬东西的左邻四舍这会都不敢动了。

没看到过这副阎罗模样的唐贝贝和唐奶也是站在院门口瑟瑟得不敢做声。

这时,刚刚拿着离婚申请书的男人,也就是唐彩萍堂哥,吓得又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支支吾吾解释。

“不算偷不算偷……这是唐彩萍她们母女俩的房契,唐彩萍将这个房子给我们之后,还拿了一笔钱呢。”

陈山海凝着房契,却没有接,只死死握紧手中的离婚申请书,手背的青筋鼓起。

一旁的唐贝贝见此,更是心虚。

这离婚报告是她从前偷出来,故意趁着陈山海不注意,夹在书里让唐彩萍看见的。

她瞒着陈山海做了很多事,这一切,就是为了让他和唐彩萍离婚。

只有自己,才配得上陈山海!

现在,唐彩萍好不容易被自己逼走了,她可要稳住陈山海。

决不能前功尽弃。

唐贝贝收起嫉恨的目光,再看向陈山海时已经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面容,看起来非常惶恐无措,毕竟曾经只要她摆出这一副表情,陈山海就会对她安慰几句。

“山海哥,我也不知道……姐姐扔下这个就走了。”

可是陈山海却连头也没有抬起来,只是看着唐彩萍落笔的离婚报告出神。

半晌,他一声冷笑,在众人面前将这份报告一撕两半,从营地回来时的心绪现在统统变成了不可名状的愤怒


本散文为铁扇美文网散文频道叙事散文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u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