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句子 经典语录 浏览微句子内容

周聿时姜楚盈完结版免费阅读-主角周聿时姜楚盈小说

xia 铁扇美文网 2023-11-20 21:44:49 43

我不大敢确定,长这么大,活了两辈子我好像一直在被扔下。

承诺谁都会说,上辈子周聿时也曾说过要娶我,可我们到底没有走到一起。

这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一个人的承诺。

承诺随时都会变……

因为抑郁症的缘故,其实我这人一直有些悲观主义。

悲观的看世界,悲观的看每一段人际关系,甚至是我的未来。

哪怕现在情绪平稳心态从容,我依旧抛不掉那些烦人的悲观主义。

“吃苹果吗?”

我错开他的视线,叉了一块苹果塞进他嘴里。

周聿时的话被我堵住,他神情有些无奈:“楚盈,那么多大事都能坚定不移的相信我,为什么这件事情不能?”

不愧是学过刑侦的男人。

我瑟缩着脖子,有种被他一眼看透的窘迫。

他见我不说话沉默了好久,也不再问。

手指被他握进手心,我忍着心间丝丝缕缕的涟漪,脑子里有点复杂。

“别想了,我不问了。”

周聿时伸出食指戳了戳我的脸蛋。

“时间还长,如果我们就走到了最后呢。”

“嗯。”

世界上有那么多如果,如果这事情就发生了呢。

我笑着应了他的话。

周聿时姜楚盈完结版免费阅读-主角周聿时姜楚盈小说

周聿时还想说什么,桌子上响起的手机却打断了他的思路。

我瞄了一眼,是他的上司。

周聿时避开我接的电话,我也没多问。

大概过了三分钟,他拿着外套匆匆从书房里走出来。

“我回分部一趟,晚上可能不会回来,你一个人在家记得我之前说的。”

他动作很快,我甚至没来的及说什么。

看着紧闭的大门,不知道怎么的,我隐隐生出了不好的预感来。第39章

周聿时果然如他所说,那一晚他都没回来。

不止那一晚,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星期过去,我都没在家里看到过他的身影,他信息也回的越来越慢。

心间的不安逐渐加重,我再坐不住,打车去了分部。

李楠站在门口,看见我来面上罕见的没有第一时间扬起笑意。

那一瞬,我的心便落到了谷底。

大概是和周聿时一起待久了,我也变得格外警惕,稍稍的异样都能在我眼底被无限放大。

“小嫂子,找周队啊?”

他愣了好半天嘴角才扯出一抹笑来。

我却笑不出来:“他不在吗?”

李楠顿了一下,笑容有点干吧:“周队这段时间接了个大任务,可能比较忙……”

“周队!”

他话还没说完,站岗的警司便朝着门口进来的人行了个礼。

我闻声回头,在第八天的上午终于见到了周聿时。

他面色不好,下巴上有些青胡渣,眼底乌青浓郁,手上的纱布不知道什么时候拆了,整个人的状态和他离开那天差了好多。

看到我,周聿时似有些错愕:“你怎么来了?”

我扣着手指等着他上前来,嗓子有一瞬哑然,无数想问的话涌到嘴边,却又变成了一句没事。

“没事,正巧路过,想着来看看你。”

他大概是真的累极,我这么拙劣的谎话,居然还真骗过了他。

习惯性的将大掌覆在我的脑袋上,周聿时含笑叮嘱我:“这段时间不大太平,你晚上尽量早点回家。”

话音才落下,屋里便有人将他叫走。

临走前,他不放心的回头看了我一眼,沉吟了好久,神情有些黯然:“楚盈,你是信我的吧?”

这话有些无头无脑,我脑子没转过来,嘴巴倒是实诚:“信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周聿时才放心的往屋里走。

我没了再待下去的理由。

出了分部,准备打车离开,柳清却将我拦了下来。

“聊聊吗?”

她的神情说不上多不友善,却也算不得舒服。

我微微侧身后退了一步,勾出了一抹还算得体的笑:“你们应该挺忙的吧?要聊什么微信也能聊,我会常看手机的。”

柳清大概是没想过我这温吞的性子居然也会这么直白的拒绝人,她面上有点挂不住。

缓了好久,她面上才重新扬起一抹笑,只是那笑,根本不达眼底:“姜姑娘,你在害怕吗?”

我乐了:“我有什么好怕的?青天白日,柳警官还能对我做什么不成?”

我特意咬重了‘柳警官’三个字,不出所料,她好不容易伪装出来的好脸色,顷刻间就崩了盘。

论气人这种事儿,其实我嘴挺毒的。

没人惹我还好,真把我惹急了,我不会给对方留情面。

“柳警官要是没什么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便是明面上的‘友善’都不想再维持了。

我转身要走,柳清却再一次将我拦下。

这一次,她眼底尽是势在必得的精光——

“我说过你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姜姑娘你猜,他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第40章

柳清这话是压着嗓子说的。

分部门口,她到底还是得避着那些来来往往的同事。

我漠然疏离的看着柳清,不懂她在打什么算盘。

“柳警官,虽然我不是你们这行的,可这些东西不能随便打听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你这么堂而皇之的开口,是示你们的组织纪律于无物吗?”

柳清全然不在意,耐着性子继续将先前的问题抛给我:“旁边有个咖啡厅,要进去坐坐吗?我请。”

她的眼神太过炽热,就那么直白的盯着我。

指甲掐进肉里,我有种被她看透的错觉。

……

咖啡店二楼,我到底还是跟着柳清来了。

我搅着杯子里的拿铁,和她面对面坐着。

她也不先开口,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

我瞄了眼墙壁上走动的时钟,按捺不住率先开了口:“柳警官叫我来,应该不只是想和我这么面对面坐着干瞪眼吧?”

柳清不置可否的颔首,抿了口咖啡后淡淡道:“我依然是那句话,姜姑娘,喜欢不能代表全部,你和周聿时在一起不会幸福。”

“你听我的,及时止损,或许将来你不会那么痛苦。”

“你什么意思?”

柳清这话说的怪异,我摸不透她想表达的中心思想。

柳清却不打算跟我过多的解释:“职业特殊,有些话我只能点到为止,姜姑娘,我敢笃定你和他绝对不会走到一起,趁早分手,对你对他都好。”

咖啡的清香在我鼻尖飘荡,我默然垂下眼眸,有些想笑:“有时候结果并不是那么重要,有些感情,能有一个美好的过程也是极好的。”

“柳警官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放心,这些话我不会告诉周聿时的。”

最后那句话,我是故意的。

因为她让我不痛快了,心间的报复心理作祟,我也想看她吃瘪。

如我所想,柳清的脸沉下来,她似是气恼极了,一张脸拧作一团:“你会后悔的。”

我顺着她的话点头:“不过,起码现在不会。”

一句话,将柳清接下来要说的尽数堵在了喉咙口。

咖啡没喝完,这场会面,不欢而散。

……

回家前,我去超市囤了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

今天见了周聿时后,我总有种预感,或许有大事要发生。

为了不添麻烦,这段时间我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的好。

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我犯懒不想做饭,点了个外卖。

睡觉前,周聿时主动给我发了条信息——

【楚盈,会好的,不会太久。】

我困顿的回了个问号,以表达我的不解。

那头却再没有回复,我捧着手机等到睡着。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还才蒙蒙亮。

手机一晚上没充电,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没电关机了。

翻出充电器给手机‘续上命’,开机后,我打开微信找到和周聿时的聊天框,最后的消息依旧是我昨晚发过去的那个问号。

不知道怎么的,我心头隐隐有些不安。

窗外的天阴沉的好像要塌下来,睡意全无,我抱着手机刷着视频。

在一众网红云集的短视频里,一条新闻号突然跳了出来。

视频中间有一张模糊的照片,像是隔着很远的地方偷拍的。

我手指猛然顿住,心头一坠,不安之感陡然放大。

就听振奋人心的BGM中,字正腔圆的男声一字一句的讲解——

“据国际新闻媒体报道,今日凌晨3时许,国际刑警在天字弯大桥成功击毙x犯罪集团首脑,为民除害,立下大功!”第41章

视频中央附带的那张照片模糊不清,我脑子里却猛然浮现出了我爸那张脸。

不会的!不会的!

我如梦初醒一般从床上坐起身,莫名出了一身冷汗。

周聿时说了,他会很快把爸爸送到我身边的。

他说了我能相信他的。

我捧着手机的手不受控制的发着颤。

好不容易找到周聿时的电话拨出去,听着电话里响铃的声音,我一颗心如坠冰窖。

冷,浑身都是冷的。

一直到响铃结束,电话都檸檬㊣刂没人接通。

为什么?

他不是说,他不会让我找不到他吗?

他为什么忽然就不接我的电话了?

我不肯放弃,一个接着一个拨过去,铃声响到最后,只有那道机械的女声回应我。

每一通都是如此,无一例外。

为什么?!

“周聿时,接电话啊!”

我身子发着抖,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来,


本微句子为铁扇美文网微句子频道经典语录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