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亲情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许清莞梁墨白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许清莞梁墨白最新章节阅读

chun 铁扇美文网 2023-11-20 21:06:58 14

对她来说,她跟段景珩是好友也是生意伙伴,但也仅限于此。

当初第一次见面,他是浑身是伤,奄奄一息出现在她房间里的。

那架势,追杀他的人显然是要治他于死地。

当时的段景珩也全然不是如今这副翩翩公子的模样,那时他的眼神她如今记起依旧心生寒意。

见到他的第一面,她本是准备惊呼大喊的。

谁料段景珩却突然开口说:“我认识你,许清莞。”

所有的恐惧堵在嗓子眼,许清莞定定看着他,眼底透出几分不解:“你是谁?”

“你救我,自然就能知道我是谁了。”

段景珩靠在门板上,脸上血迹斑斑,说这话时却透出几分笑意。

而这个答案,直到后来两人相交熟悉,许清莞也未曾得到。

但如今对她来说,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翌日。

天朗气清,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许清莞在府中待得久了,便想去郊外散心。

一切准备就绪。

马车停在府门口,正要出发之际。

旁边的段府大门打开。

段景珩的身影当即出现在她眼前:“莞莞,你这是要去何处?”

“去郊外散心。”许清莞答。

段景珩神色大为诧异:“真是巧,我今日也想去郊外散心,不如我们一同前往?”

许清莞梁墨白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许清莞梁墨白最新章节阅读

明眼人一看便是装出来的。

可今日许清莞心情好,便也就懒得揭穿他:“可以,但你要自备马车。”

“我骑马便行。”

段景珩将扇面一合,喜笑颜开。

城西郊外是不少盛京子弟来游玩之所。

抵达之时,已有不少人在。

刚从马车上下来。

许清莞就听身后传来阵阵马蹄。

竟是梁墨白驾马而来。

“好巧,许姑娘今日也来郊外游玩?”

许清莞眉头微蹙:“世子,我想我……”

似乎听出她又是要拒绝的话语,梁墨白翻身下马,忙开口说:“这次是真巧合,我没想到许姑娘你也会过来游玩。”

可梁墨白大概不知道,他此刻额头上还冒着细汗,显然是一路策马奔腾赶过来。

但他既然这么说了。

许清莞也就不再多言,只淡淡点头:“那便祝世子玩得愉快。”

梁墨白还想说什么。

随后却听见身后传来似曾相识的男声。

“莞莞!”

正是昨日他见到的那位身世不明的段景珩。

梁墨白不觉一冷。

而走过来的段景珩见了梁墨白,眸底带了几分深意,弯腰闭了一只眼凑身至许清莞面前:“莞莞,我眼睛不知是不是进了飞虫,你替我看看?”

真是拙劣的演技!

梁墨白嗤笑不屑。

可下一秒,许清莞竟当真凑身过去,温声道:“怎么回事?我看看?”

第20章

梁墨白一时笑不出来了。

他眼看着许清莞温和地替段景珩吹了眼睛,又眼看着段景珩笑吟吟站直了身子,同她嬉笑:“没事了,还是莞莞厉害。”

许清莞瞪他一眼:“你莫不是在戏弄我?”

“我哪敢呀?你这般聪慧。”段景珩眨巴着眼睛,满脸无辜。

这样的表情换作是其他人做了,定然是要让人觉得不适的,可段景珩长得好看,说着这样的话做着这样的动作,倒像是在跟她调情。

许清莞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忙别开了眼神,懒得与他多费口舌,正准备离开。

却听身后梁墨白忽地低呼一声:“许姑娘!”

她回头看去,只见梁墨白闭着眼睛拧着眉头:“我眼睛似乎也进了飞虫,你可否……”

“你家世子眼里进了飞虫,赶紧看看吧。”许清莞语气冷淡当即向一旁梁家的小厮说道。

小厮上前来忙对着梁墨白眼睛一通查看吹气。

等梁墨白睁开眼时,许清莞人早已走远了。

而他的眼中通红一片,是真的进了异物。

段景珩似笑非笑看着他:“世子,不好意思,让你白费心思了,莞莞只会替我看眼睛。”

梁墨白神色微沉。

随即,他讽笑:“要真比起来,我至少是她喜欢过的人,她将我当男人看待才会这样待我,可我见清莞对你,似乎并无男女之情,更像是将你当弟弟看待。”

话音落地,段景珩神色微沉,便也就收敛了笑意。

顿了许久。

段景珩也并不反驳,只勾唇轻笑:“是吗?那便等着看好了。”

他没有再跟梁墨白多言,动身追上许清莞。

两人背影一同走远。

不知为何,梁墨白心底竟生出前所未有的不安来。

……

三日后。

许清莞如段景珩所愿,将盛春楼停业借他一日。

谁料到了傍晚之际。

管事就匆匆赶了过来——

“小姐不好了!盛春楼出事了!”

一听这话,许清莞匆匆赶去。

只见盛春楼中一片狼藉,站在最中央的人,竟是梁墨白!

剩下几人,许清莞认识,是段景珩府中的管事。

而唯独段景珩不见踪影。

周遭静寂无声。

梁墨白先开了口:“清莞,我亲眼见一群黑衣人进了盛春楼,待我带官兵赶过来时,便听见这里面有打斗声,进门时,却不见黑衣人影,只剩他们这群人手持兵刃,我正要带回去仔细调查。”

“世子!”

许清莞匆忙上前,挡在了段景珩家的管事面前,替他开口:“他们都是我认识之人,今日也是我借段公子在此办事,你却在我的店里将段公子的人抓去府衙,之后等段公子回来,我要如何交代?”

听见这话,梁墨白脸色铁青:“你就这般信任他?你可知他底细?”

许清莞拧眉沉默不言。

梁墨白心底生出几分痛惜,他冷声道:“你可知他给的所有信息都是假的?我去查了他所谓的陆南县老家,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他不知是何人派来盛京的!”

霎时。

许清莞神色一怔,眼底浮现出几抹诧异。

“既然持疑,那老身走一遭便是了。”

一旁的管事看向许清莞,神色中带了几分焦急向她朝二楼使了个眼色。

直到一行人被带走,梁墨白也沉沉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周遭彻底安静下来的,许清莞缓了缓神,才终于下定决心,转身前往二楼。

此刻,阁楼昏暗无光。

许清莞站在了天字房门口,手放在门框边,迟疑不定。

可最终,她还是颤抖着手推开了房门。

下一瞬。

她便看见段景珩靠在角落,手捂着腹部,伤势严重,毫无血色。

许清莞心下一惊,匆忙上前。

“段景珩,你——”

话才起头。

冰凉的剑刃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第21章

抬眼看去,此刻的段景珩神色冷厉,与之前的模样截然不同。

这是许清莞第二次见到他这般模样。

心猛地提起。

她颤声开口:“是我,我是许清莞。”

“我知道。”

段景珩语气低沉,带着冷意,手中的剑却未松动分毫:“你不是听见了梁墨白说的了吗?我在盛京的身份都是假的,你还信我?”

许清莞沉默下来。

过了片刻,她轻声笑了下:“可我从来就没信过你所提的身份。”

“你忘了吗?第一次见面时,你出现的时机便不巧,寻常人家哪里会那么容易被人追杀?”

抵着她脖颈处的利刃终究还是松了下来。

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段景珩头靠在门板上,忽地又扯出一抹笑来:“所以,你还是会救我的对吧?”

他笑起来很好看。

即便此刻浑身带着血迹,也依旧很好看。

许清莞看着他,也不禁笑了出来:“这次,我再救你,你应该要回答当初的那个答案了吧?”

提及这个。

段景珩眸色一怔,似乎是想起来,不自在地别开了视线。

“我会告诉你的。”

许清莞仔细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口,拧了眉,原本准备送他回他府中。

可才扶起他,却听他张口说:“我不能回府,也不能让人知道我的踪迹。”

那就是要偷偷替他治伤了。

这进程她熟。

毕竟第一次,他同样是如此要求她的。

那时她将他藏在许府养了大半个月的伤,待他伤好后,只留了一封感谢信就消失无影无踪。

后来再见面。

就是他买下了她隔壁的府邸,以段景珩的身份出现在她身边了。

原本一开始许清莞还以为要与他装不认识。

可他却主动跟她说了话,借着要还她人情的理由,一步步与她相交熟悉。

只是对于他真正的身份,他向来只字未提。

许清莞虽有过好奇,却也从不多问。

两人就保持着表面的朋友之交。

真正熟悉,是在许清莞决定开盛春楼的时候,当时她为了开酒楼,受了不少挫折,有次还险些受了同行的打砸,是段景珩帮了她。

再后来,段景珩又替她为酒楼解决了不少麻烦,于是两人也就渐渐成了很好的伙伴。

有时候许清莞几乎要忘了他们之间的初见。

毕竟之后的这段时间,段景珩就如同一个最普通的富家公子,吃喝玩乐,无忧无虑。

直到今日这事,他又一次以她陌生的模样出现。

许清莞最终将他带回了许府。

将他放置在床榻之上,替他上药之时。

段景珩环顾周遭笑了笑:“这里倒是久违了。”

这些时日,他虽经常来许府,却也没理由要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亲情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u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