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感悟 心情日志 浏览微感悟内容

顾钟乐陆伯禹(顾钟乐陆伯禹)全文无弹窗大结局_顾钟乐陆伯禹在线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dong 铁扇美文网 2023-11-20 21:02:34 51

这是顾钟乐第一次一个人过年。

下意识的,她脑子里划过很多过去的场景。

上辈子的,这辈子的,都如走马灯般从脑子里闪过。

还记得有一次过年时,她一大早就开始准备。

打扫卫生,贴对联,挂灯笼,买烟花。

忙完又开始准备一大家子的年夜饭,一直肚子忙碌到六点才把所有的饭菜都准备好。

她满心欢喜,当着陆伯禹,顾母、顾俏儿回来吃饭。

可一直等到深夜,桌上的菜热了又热,始终没人回来。

直到过了12点,陆伯禹和顾俏儿、顾母才姗姗来迟。

顾俏儿看着一桌的菜,故作惊讶:“啊,姐姐,你怎么做了这么多菜,伯禹哥没告诉你,我们今天出去饭店吃吗?”

“那儿的菜可好吃了,我们吃了清蒸鲈鱼,东安鸡,那可是国宴菜呢……”

她喋喋不休。

顾钟乐看向陆伯禹,却没得到一个眼神。

她只能委屈的低下头,强忍着眼泪不流出眼眶。

正想着,锅里热水的咕噜声换回她的思绪。

顾钟乐这才发现,自己的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湿润了。

她按了按发红的眼角,安慰自己:“以后会有新的生活,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

顾钟乐安安心心的过了一个新年,空闲的时间就看书,或者去练舞。

等到年后,大伙陆陆续续销假。

顾钟乐也见到了自己的室友,一个两颊红彤彤的可爱姑娘。

顾钟乐陆伯禹(顾钟乐陆伯禹)全文无弹窗大结局_顾钟乐陆伯禹在线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两人刚见上面,还没来的自我介绍,楼下的大喇叭广播就传出通知:“请文工团的同志们到大剧院集合!”

室友赶忙拉着顾钟乐,匆匆忙忙往剧院赶。

“听说是我们这次是要北区表演,因为那边来了个新的参谋长,政委想让他帮忙看看指导指导。”

顾钟乐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忽然闪过陆伯禹的脸。

那天他也上了往肃州的火车,不会是要调到肃州任职吧?

可想了会,她又觉得北城挺好的,陆伯禹没理由调来这边……

正想着,身前忽然传来一道发颤的声音:“乐乐。”

顾钟乐呼吸一滞,下意识抬头。

正好和不远处的陆伯禹四目相对!

第21章

谁也没想到重逢会这么突然。

异地他乡,忽然跨过了生死。

陆伯禹眼眶通红,漆黑的瞳孔中满是难以置信和悲伤。

顾钟乐猝不及防对上他的视线,心像是被狠狠敲了一下,又疼又麻。

她下意识转身想要躲开陆伯禹。

不料还没走两步,手腕就被人猛然攥住。

下一秒,顾钟乐就被一股霸道又强势的力量拥住。

众人诧异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转,顾钟乐却没有丝毫觉察。

男人身上熟悉的清冽气味传来,她的眼里瞬间浮上一层水雾。

委屈和怨念不断浮上来。

满脑子都是,陆伯禹早干嘛去了?

要是他从始至终都这样坚定的选择她,看破他们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ᴸᵛᶻᴴᴼᵁ一步?

陆伯禹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积压已久的思念倾斜而出,他的双臂紧紧环抱着顾钟乐,力道大的像是要将她融入骨血。

“太好了,你还活着。”

他说着,眼里差点落下泪来。

之前和顾钟乐离婚的时候,他没哭过。

眼睁睁看着顾钟乐抱着炸药包坠河时,他也没哭过。

哪怕后来,他把那条河翻了过来,没找到顾钟乐时,他仍旧忍着没哭过。

但现在,失而复得的这一刻,陆伯禹真的忍不住。

他的双手,声音、甚至整个人都在颤抖:“我找了你好久,你怎么现在才出现?”

顾钟乐攥紧手指,深呼吸逼退眼里的湿意。

她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已经有了顾俏儿,他们在雪地里拥抱的那幕,如刀刻一般印在她的记忆中。

而且她和陆伯禹已经离婚。

“陆参谋长同志,麻烦你松开手,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顾钟乐的声音很轻,说出话的却比冬日中的寒风还要冷。

如同冰水一样,瞬间浇灭了陆伯禹心里失而复得的欣喜。

他的动作僵住,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顾钟乐抬起手,佯装漠然得掰开他的手:“陆参谋长同志,这里是在肃州西军区,麻烦您注意您的行为举止!”

陆伯禹的身形晃了晃,僵硬的收回手。

他其实有好多话想要问顾钟乐,可现在喉结滚了滚,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千言万语都化作生铁哽在喉间,咯的人心口都在发痛。

一旁的室友和不远处政委这才从震惊中回神。

政委更是端起自己的搪瓷杯子,狠狠喝了口热水压惊:“那个……陆参谋长和顾同志认识?”

“认识。”

“不熟。”

陆伯禹和顾钟乐异口同声。

顾钟乐藏在军大衣下的手指蜷缩着:“之前在北城,和陆参谋长打过几次照面而已,不熟。”

陆伯禹脸色微沉,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

可一想到顾钟乐没死,他又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

至于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修复。

众人神色各异,但是由于两个人都是新来的,于是谁也没有开口打听。

开会时,顾钟乐都因为遇见了陆伯禹而心神不宁。

一听到“散会”两个字,她赶忙起身,跟着人匆匆往外走。

可没想到还没出剧院,喇叭里就传来陆伯禹低沉的声音:“顾钟乐同志,麻烦你留一下,我怕有私事和你说。”

第22章

喧闹的剧院静了一瞬,接着就是大伙热火朝天的议论声。

“哎,哪个同志是顾钟乐啊!?”

“没听说过,咱们文工团有这么个人吗?”

“这个北区新来的参谋长好俊啊,只是他找那个顾钟乐有什么私事?”

顾钟乐听着,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看着陆伯禹的眼神里都带着不满。

顾钟乐的舍友却眼神亮晶晶的,抓着她的手高高举起:“这里,顾钟乐在这里!”

舍友的嗓门大,一嗓子话,整个剧院都能听见。

大伙齐刷刷回过头来,好奇的大量着她。

“这就是顾钟乐啊!”

“是新来的同志吧,我说怎么之前没见过。”

“这闺女长的真俊呢!一看就是跳舞的好苗子。”

顾钟乐顶着大伙的注视,耳后红成一片。

只是到了这种时候,再扭捏也不合适,她大方的朝着大伙鞠了躬,朗声道:“大伙新年好,我是今年新加入文工团的同志,顾钟乐。”

听到新年祝福,大伙瞬间也乐呵起来,你一言我一语。

“大妹子也新年好!”

“大妹子哪儿的人?这小脸蛋看起来真细嫩!”

顾钟乐一一回了。

众人听见她说自己是北城人后,又震惊了瞬。

陆伯禹坐在前方,看着她的目光中盛满了复杂的情绪。

他等了又等,顾钟乐才从众人的围观中走到前面来。

“陆参谋长同志,请问您找我有什么私事?”

她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问,不少人眼里都闪过好奇的眼神,凑上来听。

陆伯禹剑眉紧拧,眼里闪过无奈:“乐乐,你一定要这么和我说话吗?”

‘乐乐’两个字顿时让好奇的大伙眼里闪出奇异的光。

顾钟乐黛眉一拧,手指攥的紧紧的:“陆参谋长同志,我和你没有那么熟,请你不要叫我的小名,这样传出去,对我的名声不好!”

她说完,完全不顾陆伯禹难看的脸色,气冲冲的出了剧院。

外面寒风凛冽,吹在身上,让人瞬间清醒不少。

顾钟乐松开紧握的手心,轻轻舒了口气。

顿了好一会儿,等心里各异的情绪稳下去之后,她才快步回了宿舍。

为了让自己不去想和陆伯禹之间的事情,她拿出自己最爱读的《飞鸟集》翻了又翻。

全然不知道,外面关于她和陆伯禹的事情已经传的漫天飞。

一直到她的舍友回来,一把拉住她问:“顾钟乐同志,你到底和那个新来的参谋长是什么关系啊,他为什么管你叫乐乐?”

“现在外面都传疯了,说那个新的参谋长”

顾钟乐眸光闪了闪,强行转移话题:“同志,你还没对我做自我介绍,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舍友双颊红扑扑的,脱口而出:“我叫马春竹!顾同志以后叫我春竹就好!”

“好的,春竹同志!”

顾钟乐拿出自己从北城带的花生酥,递给她:“以后咱们就是舍友了,还请你多多关照。”

马春竹看见糖,眼神都亮了,却还是连连摆手:“不,不用,我……”

顾钟乐笑了笑,赶忙把糖塞进她的手里:“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还有事情拜托你呢。”

马春竹一愣,忙问:“啥事,你说。”

顾钟乐深深叹了口气,脸上满是苦恼:“其实我和陆参谋长真的不太熟,但是顾俏……我


本微感悟为铁扇美文网微感悟频道心情日志提供,版权归原作者do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