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小说 小说排行 浏览微小说内容

裴舒隋仪景(锦上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锦上眠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3-11-20 13:04:40 38

  倘若在那时,她没有将王氏给弄死,那等裴今砚回来,她便愈发的没有机会了。

  鄢廷骋对于裴今砚,也是生了有意拉拢之心。与裴今砚聊得极为的火热。

  话说到最后,裴今砚的目光看向了裴舒,笑意盈盈的向着鄢廷骋道:“太子殿下,我与舒侧妃有些话要说。不知太子殿下可否行个方便?”

  鄢廷骋见状,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带着裴雪贞先一步出了宫去。

  裴舒看着裴今砚,虽然是一身的文人风骨,但裴舒看的出来,他眼中的那一丝嗜血之意可并不轻。

  “大哥哥,回来的可是晚了些。不然……倒也是能赶上我与殿下的喜事。前来喝上一杯喜酒,也是好的。”

  “裴舒,我真是没有想到。曾经那个蠢钝如猪的你,竟然蜕变成了这样。而且还让你害死了二妹妹和母亲。你的手段,可真是让我意外啊。”

  裴舒微笑。

  看来,裴今砚已经去过佛堂了。而从他的话来看,王氏应该是已经在红花的血崩之症下,彻底生机衰败而死了。

  想到此处,裴舒面上的笑意更重了些。

  当初曲氏便是被王氏用这样的手段给害死了,她就要让王氏感受一下相同的绝望。

  裴今砚一下被裴舒唇边的笑意给激怒了,走进了两步。

  两人之间帖的极为的紧,裴今砚笑的有几分狰狞,如同从天而降的修罗煞神一般:“你笑的好像有几分开心?看来,二妹妹的死和我母亲的死。你当真是不意外。”

  “不,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大哥哥可不要因为从小对我有所成见,便将所有的污名全部都栽赃到我的头上。”

  裴舒笑意更重了些:“我只是觉得可笑罢了,毕竟将一个罪名安插在一个人的身上,可是需要证据的。大哥哥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二妹妹和母亲的死与我有关呢?”

  裴今砚深吸了一口气,想到了自己初回到府上。

  便听府上的老人说,母亲遭了难被送往了底下的寺庙。他便丝毫不敢停歇的向着寺庙中赶。

  直到……他看见瘫软在佛像前,下身血流如注。只有最后一口气吊着的王氏。

  王氏就是在等,原本她的身子已经不能让她坚持到他回来了。

  他还记得,王氏在最后咽气的时候,还不断的说着,自己和二妹妹是如何被裴舒所害。

裴舒隋仪景(锦上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锦上眠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让他一定要替她们讨回公道。

第223章不共戴天

  他此番回来,甚至连裴锦的面都没有见到。只从王氏的口中知道,裴锦的死定然和裴舒脱不开关系。

  “裴舒,你不认没有关系。但是这一笔账我们心中清楚就是。”

  裴今砚一字一句的说着:“弑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的。”

  裴舒撇了撇嘴,看来王氏撑着最后一口气见裴今砚时,应当是有些神志不清了。不然也不会将所有的罪责全部都推到她身上,反而是对裴雪贞似乎一字不提。

  “大哥哥说的话,说完了吗?”

  既然已经注定是势不两立,裴舒便也不会给裴今砚再装作兄妹情深的戏码。

  “大哥哥若是有本事,那便尽管来吧,我拭目以待。只不过……”裴舒一顿,复又是笑道:“我如今是太子殿下的侧妃,早已不是裴府之人了。大哥哥若真要与我为敌,还是请大哥哥仔细思量思量。动我便等同于是和太子为敌,你——当真想好了吗?”

  语气虽是调笑,但威胁告诫的意味,让裴今砚皱了眉头。

  原本一张颇为俊朗白皙的容貌,变的发红,又是青。活像是变脸一般,极为有趣。

  裴舒倒是喜欢上了这种以势压人的感觉。

  今日,若她还是裴家的大小姐,那她定然会被裴今砚给捏死。但如今她是堂堂太子侧妃,裴今砚就算心中再如何的不满,此刻也只能是忍了。

  若是当初林家遭难的时候,她也有如今的权势的话……

  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也明白往事不该再提。

  “大哥哥还有什么要与我说的吗?若是没了的话,那我便是先走一步了。毕竟……太子殿下还在宫外等我呢。”

  裴今砚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暴虐之气;“的确是还有一事,母亲在底下的寺庙中重病难治,已经过世了。尸身已经在运回的路上,舒侧妃虽然已经是太子府上的人了,但也望侧妃能体面了亡母的身后事,前来上一炷香,聊表心意。”

  裴舒点了点头,轻笑着:“这种事情竟然需要大哥哥亲自来告诉我,我当真是又惊又喜了。放心吧,大哥哥,我一定会的。”

  裴今砚咬着牙,隐忍着。将身子侧到了一边,裴舒直直从裴今砚身侧走过,没有丝毫停留。

  裴今砚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转身向着内宫走了去。只是目标并非是安文帝的御书房,而是向着菀嫔的宫殿去了。

  菀嫔听到宫人传来消息,说裴今砚求见的时候,颇为惊喜。

  连忙让宫人将裴今砚给请了进来,殿内人多眼杂,裴今砚依然是行了一礼:“微臣见过菀嫔娘娘,娘娘金安。”

  “起了吧,快些起了吧。”

  对于这个侄子,菀嫔是喜欢的不行。王家虽然也出了不少的英才,可是无一人能比着裴今砚优秀。

  王家这么多年来,已经没有出能够撑得起王家门楣的人了。

  日后,许是她还得仰仗着这个侄子,帮他平衡着前朝的势力。好让安文帝多多给她抬了位份呢。

  菀嫔满是热络:“瞧瞧,你这身上的一身寒气,快靠着这炭火边坐下暖暖身子。本宫这就让人去呈些姜汤来。不过,你是何时回了京城?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可见过你母亲了?她总是日日挂念着,总盼着你回来呢。”

  菀嫔说的热闹,却是半响没有等来裴今砚的应话。

  一转过头去看到裴今砚脸色有些不对,心中顿时知道,应当是发生了什么。

  “你们都出去在门外候着吧,本宫与侄子有些话要说。”

  殿内伺候的宫人,纷纷应了声退了出去。

  等着人全部出去,菀嫔才是走到了裴今砚的身边,满是关切道:“怎么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侄儿怎么瞧着这般的满面愁容?”

  裴今砚一双眼发红,似有泪光浮动:“姨母,母亲……没了……”

  “什么?”

  菀嫔脸上的笑僵了僵,她还有些没明白裴今砚那话的意思。

  裴今砚咬着牙关,眼眶中的泪终究一颗颗从脸颊边滚落而下。男儿有泪不轻弹,若非到了伤心处。

  又是一字一句的将那话说了一遍:“母亲过世了


本微小说为铁扇美文网微小说频道小说排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小说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