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一入宫门深似海

更新时间:2020-01-25 20:04

一入宫门深似海 已完结 已完结

一入宫门深似海

来源:悠书阁作者:猗兰霓裳分类:言情主角:薇儿 皓月时间:2020-01-25 20:04 浏览:

《一入宫门深似海》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猗兰霓裳,薇儿皓月性格讨喜。精彩节选:“爹,女儿来了。”我轻声地说着,带着硬挤出的笑,可是眼泪却掉了下来。父亲缓缓地睁开眼,对我慈爱地笑着:“薇儿……老臣……给皇后娘娘……请安……”我喉头一紧,拉住了父亲的手:“爹……我不是皇后,我只是你的女儿啊……”说着便哭泣起来。“莫哭,莫哭……”父亲努力地想抬起一只手为我擦去泪水,可是他的手却没有力气抬起。...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们站在我的床边,脸上是悲戚的神色,我心里不祥的预感弥漫至全身,手不由得握紧了,不敢眨眼的看着沈羲遥。
 
“皇上,”我怯生生地叫了一声,他眼中是怜惜和心痛,我更加的害怕起来。
 
“皇上,出了什么事?”我的声音越发的小了下去,我甚至已经不敢看他。
 
沈羲遥重重地叹了口气,却不是对我说话,他转头看站在一旁的惠菊:“快服侍皇后更衣,应该还来得及。”
 
懵懂中被人扶下床,换上一件月华色缎袍,我无助且疑惑地看着沈羲遥,他不看我,只是在东暖阁里踱着步。
 
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了焦虑,还有,我看错般的,一丝丝的悔意。
 
“皇上,”我挣开在我周围的侍女,走到他的面前,我几乎是含着泪看着他:“皇上,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终于是看了我一眼,可是飞快的别开,他很苍白的笑了一下,嘴唇嚅动下,低声说道:“你父亲……病重……我们去见他……”
 
他的话犹犹豫豫,我心沉到了谷底,眼泪掉了下来。木然地看着他。
 
我的唇在发抖,我的脸色已经完全的惨白,我挣开所有的人,飞速地跑了出去。
 
我站在坤宁宫中庭里,人已经是麻木的了,若不是被他抓住了手腕,我也许就已经向那宫门的方向跑远了。
 
月依旧是清冷的光,我看到他的脸,是痛心的,他是为我伤悲的。
 
我就那样如陌生人般看着他的脸,很久,很轻很低的吐出了一个字:“赫……”
 
那声音,我自己都听不分明。
 
他颤了下,我能感到他拉着我手腕的手紧了下,可是他的目光看向了我的身后,我不回头也知道,沈羲遥在那里。
 
“皇兄,臣弟已备好了马车,就在坤宁宫外,您快带皇后娘娘过去吧。”他的声音清亮。
 
我回头看着沈羲遥,泪眼婆娑。
 
沈羲遥点了点头,走上前拥我入怀:“别怕,有我在。”
 
我的目光越过他坚实的臂膀,看着羲赫,他的眼神是给我的支撑。
 
他轻轻地朝我点了点头,嘴唇动了动,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别怕。”
 
我点点头,沈羲遥拉了我的手走了出去。
 
凌府门前的长街寂静无声,夜风飒飒,吹拂得马车顶上的车盖“扑扑”直响,我只觉得这风中充满了不祥。
 
待我们到时,那大门是紧闭的,一盏孤零零的灯笼飘摆不定。
 
随行的侍卫上去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应,这不寻常,怎么说,门边一定是有值夜的小厮。
 
我蜷在马车里,沈羲遥紧紧抱着我,我见半天没有反应,一把掀开帘子说道:“去偏门,那里一定有人。”
 
“可是,娘娘,走偏门不合礼法啊。”一直跟随的张德海为难地说道。
 
我呆了呆,沈羲遥的声音响在耳旁,是不悦和焦虑:“都什么时候了,还顾什么礼法。”
 
马车正要走,我突然喊道:“停,不要走。”
 
之后回头看着沈羲遥:“是何人通报的家父病重?”
 
沈羲遥看着我,眼神中是不解。
 
张德海走到马车前:“回娘娘,是凌府大管家。”
 
我摇着头:“不会,若是管家通报,那是会有人在此守侯的。”
 
我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此时是深夜,周围很静,甚至侍卫随手带的火把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都清晰可闻。
 
我突然明白过来,对着驾车的侍卫说道:“去户部尚书府。”
 
大哥家门前灯火通明,早有人在那里等候,一见到这驾深蓝的马车就有人跑来。
 
我一掀帘子看去,是凌府的管家李平福,他一见到我就上前跪拜。
 
我急得一把拉起他:“父亲怎么样?”
 
“小姐……”他失声哭起来。
 
我拉住他的手跳下马车:“李管家,父亲到底怎么了?”
 
李平福正要开口,突然又合了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身后,露出惊诧的表情。
 
我回头,沈羲遥刚下了马车,李平福定在那,呆呆地看着他。
 
我摇着他的手:“李管家,说啊!”
 
他终于是回过神来,眼睛还是不住地朝我后面看。
 
沈羲遥穿的是一件十分简朴的墨蓝儒衫,头上也只戴一个普通的青玉发冠,掩去了帝王气派。
 
“小姐……老爷他……大不好了。”
 
我晃了晃,看向那深深的大门里,脚下快步地走了进去。
 
大哥跪在床前,屋里屋外随处可见御医的身影。
 
我走进去时,父亲在的那间房子里很安静,安静得似乎没有人。
 
我有些踉跄的向床边走去,父亲就躺在那里。
 
“爹,女儿来了。”我轻声地说着,带着硬挤出的笑,可是眼泪却掉了下来。
 
父亲缓缓地睁开眼,对我慈爱地笑着:“薇儿……老臣……给皇后娘娘……请安……”
 
我喉头一紧,拉住了父亲的手:“爹……我不是皇后,我只是你的女儿啊……”说着便哭泣起来。
 
“莫哭,莫哭……”父亲努力地想抬起一只手为我擦去泪水,可是他的手却没有力气抬起。
 
“爹不行了,就想着见你一面。”父亲带着笑说着:“从小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他停了停才道:“眼看你进了宫去,心里也是懊悔着之前怎么能跟皇上置气,失了做臣子的本分,好在看到你在宫里好,爹也就放心了。”
 
他一口气说着,苍白的脸上满是怜爱和宠溺,就好似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般。
 
我要说什么,爹很轻地摇了摇头,我咬紧了嘴唇,他看着我,眼神明亮。
 
我看着他,他又说道:“在宫里要时时注意周围的人,这后宫,可是比前朝还要残忍的地方。最重要的是,要自保。”
 
我点着头,眼泪不停得淌着。
 
“你三哥在民间,有机会要照应他,毕竟商人的地位……”父亲没有说下去。
 
我点着头:“爹,您放心。有女儿在的一日,就不会让家族受到委屈。”

《一入宫门深似海》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