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悬疑> 阴冥鬼探

更新时间:2018-10-23 17:33

阴冥鬼探 连载中 连载中

阴冥鬼探

来源:有书阁作者:道门老九分类:悬疑主角:宋阳黄小桃时间:2018-10-23 17:33 浏览:

《阴冥鬼探》是道门老九创作的一部悬疑小说,主要讲述主角宋阳是一个仵作,在帮助警方办案的过程中认识了女主黄小桃。小说精彩片段:警察们立即开始忙碌,黄小桃递给我两副橡胶手套,问道:“能搞定吗?”“法医能做的事情,我都能做到;法医做不了的事情,我也能做到!”我凝视着尸体说道。“行,那我就放心了。”黄小桃点了点头。...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小说灵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喂,你好! ”
 
“你好,我是展飞,您还记得我吗?”
 
电话那头的朱政只是犹豫了片刻,便想了起来。
 
“嗯,记得!”
 
“叔叔,我知道我可能有些唐突,但我想委托你帮我办件事情。当然,律师费我肯定会给的,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电话那边传来朱政很有磁性的笑声。
 
“不用拘束,既然你是委托人,我再怎么样也得先听一下你的委托啊!这样吧,如果你不急的话正巧下个星期我会去s市,到时候我去找你!”
 
“那你怎么联系我?我没有手机!”展飞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买个手机了,虽然学校里并不提倡。
 
“没事,到时候我去你们学校找你!”
 
挂了电话展飞笑了笑,有些事情必须是自己往前走的,别人帮不了你。上辈子就是因为自己停滞不前,才落得那种下场。
 
展飞甩了甩头骑上自己的车子去接将要放学的展眉。
 
临近年底,北方的冬天都格外冷些!学校也都在为一个星期后的期末考试紧张复习着。展飞的学习成绩其实之前一直都不是太差。虽算不上拔尖,但还是在中上游。只是这半年多来,随着展飞的突然改变,他的学习成绩也是如坐了火箭般蹭蹭的往上窜,之前的一些模拟考试,成绩一直都在年级榜首。这让学校的老师都大吃一惊。都以为是他家庭的变化让他改变了自己。只是展飞却心里清楚,自己一个三十岁的老男人再考不过一群小屁孩儿,那就丢死人了。
 
这天早上刚到学校,展飞和其他同学一样,早早来到学校,便趴在桌子上埋头看书。离上课铃响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班主任徐老师提前来到了班上。展飞埋着头并没有抬头去看,直到……
 
“各位同学都先停一下,今天呢,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新同学?都要期末考了,这时候来新同学?而且上辈子……靠,屁的上辈子,上辈子自己现在还在少管所呢。展飞带着好奇抬头看了一眼,只一眼,他便倒吸了一口气。
 
要怎么去形容眼前的新同学呢?帅气?不,更胜;冷酷?也不是,虽然看上去很冷,但总觉得很自然。最吸引展飞的是那个人的眼睛。年纪轻轻却富含着少有人有的深邃,当然那种气势让人有种距离感。
 
“好帅哦……”
 
“对啊,这人谁啊?”
 
……
 
身边不停的有人在小声赞叹。班主任轻咳一声,制止了大家的讨论。
 
“自我介绍一下吧!”
 
那人很自然的开口做了一个最简短的介绍。
 
“大家好,我叫萧楚!”
 
声音很好听,听那声色应该是变声期结束。看看就知道了,台上人的身高已经差不多在向一米八靠近,这种早熟的男孩儿,在展飞眼里哪里都是很吸引人的。展飞情不自禁的盯着台上萧楚的喉结愣了神儿。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让他收回了眼神。展飞不仅心里自嘲的笑了笑:
 
展飞,你真是没救了!
 
可能是萧楚个子高的原因,他的座位被安排在了后面,隔着展飞两个人。
 
看着他从书包里拿出几本课本,不是很新,但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翻看的次数多的那种旧。展飞觉得这个人可能会是自己学习上的对手。
 
萧楚穿的很体面,虽然都是很普通的那种休闲服饰,可是料子上一看就知道不便宜。再加上这个时候转学,应该是家里条件还不错。
 
展飞收回了自己的心神,毕竟萧楚再怎么吸引人,对现在的展飞而言也都是个陌生人。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为一个星期后的期末做好充分的准备。
 
这天下午,展飞刚出了校门,就听见身后有人喊自己。看到朱政他并不吃惊,只是比自己预想的要早一些。
 
“走吧,找个地方谈!”
 
展飞将自己的自行车放回学校,然后上了朱政的车。身后不远处的萧楚看着这边,不禁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朱政找了一个比较好的饭馆儿坐了下来。作为律师,朱政他做事一向严谨,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年他没有看轻,半年多前那件事情他还清楚的记得。眼前这个孩子当时处理事情的果断和镇定,让他刮目相看。
 
“说吧,委托我什么事情?”
 
朱政点了两个特色菜,转身便对展飞问道。
 
“朱律师,我想买几间房子,想让你作为中间人帮我买下来,顺便用您的律师身份办一些手续。毕竟我还未成年……”
 
展飞将自己的打算对朱政说了一遍。他的想法让朱政大吃的一惊。
 
“你怎么会想去买那边的房子?难道……等等,你不会是想炒房地产吧?”
 
展飞并没有想瞒着朱政,毕竟之后还有好多事情要麻烦他。
 
“算不上炒房地产,只是不想坐吃山空。”
 
朱政沉默了一会儿,在对展飞大胆的想法吃惊之外,也觉得这个孩子的思维很成熟。
 
“行,这个忙我帮了。至于律师费什么的就算了。但我想跟你一起在这里买几间房,只要你不闲我跟溜儿就行!”
 
“朱律师你这是想跟我一起买?你就不怕我判断错误,万一赔了怎么办?”
 
“哈哈,你这小子,你买你的,我买我的,“清儿妹妹的画作,果然是传神。”
今日正是十六,八皇子与花子情相约一起出城采景作画,而此时南予祁正盯着花子情刚刚画好的画作看得仔细,脸上的柔情似潺潺流水,让人赏心悦目。
花子情虽然面上依旧笑意盈盈,可是就连他自己都知道他的笑是有多敷衍。
“八哥哥说得哪里的话,你的画可是要比清儿的强上百倍。”花子情有何不知,这八皇子邀请他一起作画是假,他不会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清儿妹妹,今年也有十一了,可不能再小孩子气了。”虽然南予祁声音依旧温柔,可是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本来落在画上的视线突然一骤。
南予祁,这几年来心思越来越沉重,如果花子情没有看错,那天新年宴中途他和小九在一起时,这八皇子应该就在假山后吧。
“八哥哥,清儿还小呢。”
花子情的确还小,可是如今的南予祁已经十四岁了,他早就没了当初的天真,对于小九和花子情的一些互动他都看在眼里,只不过南皇都不管的事,他怎么敢擅自做决定。
“可是再过几年,清儿就到了定亲的年龄了。”
“八哥哥说什么笑,清儿怎么会懂那些事,清儿只是知道在皇宫中大家对自己都很好。”花子情眼眸一沉,南予祁的话倒提醒他了。
“也对啊,可能是我心急了,哈哈。”南予祁爽朗的笑了,之后拿起画笔在自己面前的纸上作画。
时间已经到了晌午,花子情有些累了,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睡得很不好,再加上他昨夜一夜未眠,现在难免会有些倦意。
“我看清儿妹妹也累了,要不我先带你去孙警官告诉我,这桩案子距今已有整整十年,当时他还只是一名刑警队长,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全靠我爷爷的帮助。
 
我爷爷脾气古怪,轻易不会出手,但只要他出手必定能破案!
 
那是一个没有星光的夜晚,当时他去辖区派出所送个文件。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摇摇晃晃的,脸上泛着红晕,好像喝醉了一般,一进派出所就嚷嚷着有人要杀他,然后一头倒在地上。
 
孙警官当时以为这是个醉汉,可是一探呼吸,人已经死了。
 
打开他手上的袋子,发现里面竟然装了一颗人的心脏!
 
死者身上没有任何伤口,神态就像睡着了一样,没有受虐待迹象,没有中毒迹象,他的车就停在派出所外,火还没熄,车上只有他自己的指纹。也就是说,他自己驾车来到派出所报案,然后死在这里。
 
警方调查了下他的身份,发现此人竟然是本市的一名法官!
 
厅里对这案子高度重视,把周边最好的刑警、法医调来,成立专案组,调查一切线索,但几天下来一无所获,连死者的死因都没弄明白……
 
专案组里都是些牛人,大家讨论起案件来争得面红耳赤,谁也不服谁,查案子也是各干各的,完全是群龙无首的局面。
 
孙警官当时是组里最没发言权的,所以当他提出请我爷爷出山的时候,受到了一群专家的嘲笑,讥讽说找一个过了气的仵作,还不如去道观里请个道士。
 
就在这时,第二个案子发生了,死者是个女的,是一名海外归来的富商。
 
和第一名死者一样,警察在她的尸体旁边找到了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里面装的也是一颗心脏!
 
侦破工作完全没有任何进展,孙警官豁出去了,带上卷宗来找我爷爷。我爷爷答应帮忙,可当孙警官把他带到刑警大队时,发现两具尸体已经被解剖了。
 
法医把尸体拆的稀巴烂,只发现了一件事,袋子里的心脏正是死者本人的,凶手不知用什么手段,在完全不破坏体表的情况下,精准无误地将心脏取了出来。
 
我爷爷当时就说这案子他办不了,因为他与警方合作有个条件,接手之前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尸体。
 
孙警官拼命恳求才把我爷爷给留住,我爷爷提出去死者家里看看。
 
死者家里早被搜查了好几遍,除了那些刑警的脚印和指纹外,什么也没有,这个凶手作案的特点只有两个字——干净!
 
犯罪动机、杀人手法、现场痕迹,一切都太干净了,没有给警方留下一丁点线索!
 
可是我爷爷不是一般人,他把所有窗帘拉上,用一捆艾草点燃在屋里反复地熏,墙上竟然慢慢浮现出八个血字来——江北残刀,吊民伐罪!
 
江北残刀大概是凶手给自己取得绰号,‘吊民伐罪’的意思则是替广大底层人民铲除罪恶!孙警官立即回到刑警队调出死者资料,发现第一名死者,那个法官,曾经收受贿赂,使一对见义勇为的叔侄背上了杀人罪名;第二名死者,那个女富商,曾经投资过医疗行业,运用不正当手段,把一种成本只有几十块钱的治疗癌症的药物抬到几万块,大发病人财。
 
凶手认为他们有罪,所以自诩为审判者,杀死了他们!
 
这时,第三起命案发生了,死者是一名大学教授,和前两人一样,同样也是私德有亏,他多次和自己的女研究生搞上,还拍下视频胁迫对方。
 
这名教授是死在一个学术研讨会上的,当时有很多记者,这案子再也隐瞒不住了。
 
经过媒体报道大肆渲染,网上竟然有许多人崇拜起了这个‘为民除害’的杀人狂魔,说警方颠倒黑白、善恶不分,这给专案组造成了巨大的舆论压力。
 
就算社会上确实存在许多不公,有许多坏人钻漏洞,但法律和制度是可以不断完善的,没有人有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下,用这种恐怖手段来制裁恶人,犯下的是杀人罪,作为警察必须逮捕他!
 
这一次我爷爷要求第一时间验尸,孙警官不顾其它刑警的反对,让他进停尸房检验。我爷爷把自己在停尸房里关了整整一天一夜,孙警官就一直守在外面,不许任何人打扰。
 
中途孙警官去上厕所的时候,有个实习法医无意中推开门,看到的一幕把他吓傻了!他说我爷爷自己和尸体都戴上了奇怪的面具,他用两根绳子把尸体牵起来,好像是在重现犯罪现场。
 
一天之后,我爷爷突然在停尸房里哈哈大笑,孙警官进去问他有什么发现没?我爷爷说这个案子真是难倒了他,竟然完全找不出杀人手法,活取心脏的谜,他解不开。
 
但他也不是一无所获,他说:“尸体告诉我,凶手身高一米八,身材偏瘦,三角眼,刮刀眉,高鼻梁。”这是他的原话。
 
两人合作过多次,孙警官自然相信我爷爷的本事。
 
于是他发动手下全部警力,按这个特征在H市进行地毯式搜查,虽然没找到凶手,但是找到了一个关键证人。这人叫张豹,以前是个黑社会混混,打死了人,靠着自己的手段只蹲了三年牢就出来了,张豹说最近见过长这个模样的怪人在他家附近徘徊,他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请求警方提供保护性拘留。
 
我爷爷要求看张豹的口供,然后又拿出前三起命案的资料比对。
 
最后在H市地图上画了一些奇怪的符号,命令孙警官马上去被标注的街道附近搜一搜。
 
孙警官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我爷爷没有解释,只是催促他快点!
 
警方立即赶到对应街道,挨家挨户询问。果不其然,有一个房东说最近有个男人租了他一套房,这男人和我爷爷描述的长相长得一模一样,还说他家里有一份租房合同,上面有住户资料。
 
孙警官大喜过望,连忙派两名警察跟房东去取资料,其它人去搜查疑犯住处。在房间里,警方发现了许多剪报,三名死者还有张豹的照片都被匕首插在了墙上。
 
基本可以断定,住在这里的便是传说中的‘江北残刀’!一品阁吃午饭,然后我们就回皇宫去吧。”
“好啊,都听八哥哥的。”花子情面上一喜,似乎八皇子这个提议让他很开心。
等到花子情和南予祁两个人回到皇宫时,也已经是下午了,而此时有一列整装待发的队伍停在皇宫门口,人不是很多。
“今天这是有什么事吗?”南予祁疑惑地将头探出车窗,小声的呢喃着。
“哎呦,看我这记性,今天可不就是小九离开皇宫去灵涧谷的日子吗!”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进花子情的耳朵中。
“清儿妹妹,我们下去送送小九吧!”
等到两个人下了马车,小九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宫门口,今天他是一身简装,但依旧是火红的颜色。
“小九,此去灵涧谷,万事都要小心,照顾好自己,不要让父皇母妃和哥哥们担心。”南予祁揉着小九的脑袋,细心的叮嘱着。
看到花子情和八哥哥一起出现,小九并没有意外,因为他今天去找过情哥哥,宋麽麽告诉他,情哥哥和八哥哥一起出去了。
如果不是他特意走晚一些,他是不是就见不到情哥哥了,可是情哥哥并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难道就这样分别了吗?
最后,小九上了马车,他没有再回头,情哥哥,这真的是你所希望的样子吗?
根本就没有什么关联。赔了我认载,那也是我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行,那我明天把需要的资料整理一下给你。”
 
“嗯,那我也弄一份委托合同。先吃饭吧!”
 
饭菜上的挺快,两人吃的都很舒服。临走的时候结账的是朱政,展飞没有跟他争,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让,什么时候不该矫情。而且他还顺便又要了一份儿甜品菜,那是妹妹展眉喜欢吃的。
 
两人分开后,展飞直接回了家。朱政开着车往回走,半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是阿楚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阴冥鬼探》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