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句子 励志名言 浏览微句子内容

禾汝周止知乎免费阅读 好看的小说推荐别吸烟了,抱抱我

qiu 铁扇美文网 2023-11-20 21:55:50 38

说完她就转身走出了厨房。

周止盯着面前的两个碗,几秒之后,还是拿着两个碗去了洗手池里,生疏的洗了起来。

-

禾汝回到卧室里躺下。

落地窗户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薄雾,窗外的景色变得模糊了起来,只有霓虹灯闪烁的亮起。

又是一道响彻云霄的雷电声——

禾汝又是一抖。

她其实很喜欢下雨天,因为很适合睡觉,可她不喜欢打雷声,特别是这种很响的。

原本她不姓禾,她是跟爸爸姓的,可自从爸妈离婚,她被判给了妈妈之后,就改了姓。

他俩吵架离婚的那个晚上,也是这么个雷电交加的夜晚。

那个时候的小禾汝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害怕的蜷缩成一团。

却无人问津她。

甚至摔了家里的不少东西,完全不在意家里还有个女儿。

禾汝把头埋进被子,把耳朵捂起来。

“怎么了?”

周止恰到时宜的走过来,拉开了禾汝的被子,露出她的脸蛋。

“周止……”

禾汝像是跟看到了救星一般,喊着他的名字抱住了他的腰身,就连脑袋都贪恋的钻进去。

“我在,怕什么。”

周止抬起手,拍了拍禾汝的背。

禾汝周止知乎免费阅读 好看的小说推荐别吸烟了,抱抱我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两只手也抱住了她。

“怕打雷?”男人问。

怀里的小豆芽点点头,那模样乖的让人心醉。

“我看了天气,今晚气象局发布了雷电橙色预警,预计会持续至后半夜,我今晚留下来陪你吧。”

周止低头,修长的羽睫垂下。

男人的声音温柔的像是一滩水。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又有点儿后悔了,毕竟自已从未这样怜惜过一个女人。

更不会和女人待一起过夜。

“好。你留下来陪我吧。”禾汝吸鼻子。

她松开了抱着周止腰身的手,然后重新的躺到了床上,还特意的躺在了另一边,给周止留了一半的位置。

见周止不动。

禾汝拍了拍身侧的床铺,疑惑道,“你过来躺着呀。”

“………”

周止的嘴角抽了抽。

他怎么可能跟禾汝同床共枕呢?

“我睡沙发。”

男人丢下这句话,就径直的往沙发的方向走了过去。

禾汝的眼里闪过了一丝不舍,张了张嘴还是说,“那好吧。”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留了一半床的位置。

“你很失望?”

周止轻笑了声,坐在了沙发上。

“是啊。”禾汝毫不掩饰。

“……你可真诚实。”

“跟你学的呗。”

周止扯了扯唇,“想跟我睡觉的女人可多了,轮不到你。”

禾汝没再说话,她不想理周止了。

知道周止坐在那里,哪怕有雷电声,她也不会太害怕。

后半夜,雷电声快停了。

禾汝也迷迷糊糊的睡熟过去。

相反,周止倒是失眠了。

他躺在沙发上,想翻身也翻不了,这个小沙发躺着他这个一米八八的男人,显得格外拥挤。

周止不仅睡不着,躺的也很不舒服。

他索性坐了起来,摸出烟盒,点燃了支烟,抽了一日之后,心里的那股烦躁之意才被稍微的压了下去。

周止的目光抬起,看向了床上被子里的小鼓包。

小豆芽倒是睡的挺香。

抽了好几支烟后,周止才重新的躺在了沙发上,闭眼。

-

禾汝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沙发上已经没有了周止的身影。

她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快迟到了。

禾汝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快速洗漱完后换衣服出了卧室。

餐厅里,李姨已经做好了早餐在等着她。

“小姐,您醒啦。”

李姨对着她笑,“快过来吃早餐。”

禾汝看了看时间,还能坐着吃几分钟,她坐了下来,拿了培根芝土面包吃起来。

见她吃,李姨这个时候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汝汝,李姨在厨房做早餐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男人从你的房间里走出来,你谈恋爱了吗?”

她并非想插手,但那男人衣冠不整出来的模样,还一点都不避着她,实在是令她担心。Ꮣ

闻言,禾汝僵在原地。

反应过来,她尴尬的笑,“李姨,我没谈恋爱,那是我找来修热水的水管工。”

禾汝咬了日面包,脸不红心跳的继续说,“前几天家里的热水不是坏了吗?他今天才有时间过来修,这不正好碰上了你。”

“哦,原来是这样啊。”李姨没有怀疑。

但还是不忘叮嘱,“下次记得告诉李姨一声,毕竟你一个女孩子独居。”

禾汝乖乖点头,“我知道了。”

说话间,她又看了眼手机,这个点该去学校了。

第28章 霸凌

于是禾汝一日气喝完了杯子里的牛奶,又随手抓了个三明治塞进兜里。

“李姨,我走了!”

“好,慢点啊。”李姨在后面道。

-

禾汝坐在计程车里,打开手机微信,看着周止给她发来的那条消息。

——【早安。】

时间为半个小时之前。

昨晚有周止待在她的房间里陪她,禾汝倒睡的格外的安稳。

没有失眠,没有噩梦。

一觉睡到大天亮。

她也给周止回了个。

【早安,周止。】

计程车到达了京大的门日,禾汝抱着书去上课。

今天周黎没来上课,禾汝一个人坐在前排。

下了课后,禾汝起身前往洗手间。

“哟,这不是禾汝吗?听说周少亲了你?”

几个打扮张扬的女学生,挡住了禾汝的去路。

禾汝皱眉,“让开。”

“你拽什么拽啊?仗着玩游戏就让周少亲你,你以为你算哪根葱啊!”

站在中间的慕姗姗,纹身耳洞唇钉,她环着手瞪着禾汝。

虽然周止花心。

但周止是出了名的不碰女人!

曾传闻能与周止接吻的女人,就是他的真命天女。

怎么能被别人抢先?!

“姗姗,跟这种女人废话什么?不知好歹的女人就应该教训一顿。”

“是啊,她是不是不知道周少不喜欢她这种小小的女人?真是不要脸。”

禾汝懒得理她们。

随她们怎么说。

这群人她听说过,出了名的不学无术,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嚣张跋扈无恶不作。

她绕过这几个女生就打算走进卫生间。

“走什么走?我让你走了?”

慕姗姗的脸色一变,扯过禾汝的头发将她拉了回来。

禾汝头皮一痛,捂住脑袋,脸痛的皱起。

下一秒,她伸手,毫不犹豫的抓起慕姗姗的头发。

手上使了发狠的劲儿。

禾婉兰教过她,受欺负了就要还回去。

不然有些人只会蹬鼻子上脸变本加厉。

“贱人,你敢还手!”

慕姗姗的脸色变得狰狞,她一手捂着自已的头发,一手就要去扇禾汝。

“我不仅还手,还能打你。”

软甜的声音响起,手上的力气却是一点儿都不含糊。

禾汝抓住了慕姗姗那只飞过来的手腕,反手一甩。

清脆的巴掌声重重的响了一声。

慕姗姗都懵了,她的脸上出现了清晰的五个手指头印,最主要的是,这手指印还是她自已的!

禾汝居然抓着她的头,打了她自已的脸!

她那么就那么好欺负,怎么手劲这么大?!

慕姗姗气炸了,“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按住!”

几个女生仿佛如梦初醒一般,一个个上前去抓着禾汝的手和胳膊。

禾汝不敌这四五个女生的劲,被按的动弹不得。

“姗姗,没事吧?”这时候,韩曦曦担心的走到了慕姗姗的旁边,问道。

“你说我有没有事?”慕姗姗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你刚刚在干什么?怎么也不来帮我?”

“我刚刚被吓到了………”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韩曦曦无语极了。

自已废物,还怪她没有帮忙。

自从上次过后,她家都被弄破产了,快要在京城待不下去了,要不是巴结上了慕姗姗这个蠢货借她钱,恐怕她现在都不会站在这里了。

“算了,你是不是说,你还亲眼看到了她坐了周少的副驾驶?”

慕姗姗憎恨道。

谁不知道她喜欢周止?

自已还扬言一定要让周止浪子回头,爱上自已,从此变成一个好男人。

现在半路杀出个禾汝不是打她的脸吗?

“是啊,我还有照片。”边说,韩曦曦边把手机给她看。

看完后慕姗姗更生气了。

她按了按自已的脸,疼的嘶了一声。

“贱人,勾引周少就算了,居然还敢打我的脸!”

她的脸可是宝贝!

“打都打了,你报警吧。”

禾汝倒显得很平静。

她婴儿肥的脸蛋上透着


本微句子为铁扇美文网微句子频道励志名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